• 书架
  • 登录

第四章 你属狗吗

  • 作者:微微
  • 类别:现代言情
  • 更新时间:2020-04-07
  • 本章字数:2324

火辣辣的疼痛感顿时袭了上来。

“贱人!”

林荫抬起头来,就在南玉玉的手抬起来的那一刻,林荫迅速抓住了她的手,奋力将她向后一推。

踩着高跟鞋的南玉玉脚下一个趔趄,顿然被推倒在地,还因为地板滑,往外滑了几米。

林荫面色清冷,老虎不发威,真当她是病猫了!

“你!”南玉玉气急败坏的指着林荫,就在要发火的时候,突然听到缓缓传来的脚步声音。

她像是变脸一样,脸上泪眼婆娑,满是委屈,“你为什么推我?我只是想要让你从擎盛的身边离开,有错吗?他是我的未婚夫,你为什么要横刀夺爱?”

说着的同时,南玉玉还不忘往自己的胳膊上狠狠扭了几下,白皙的长臂上顿时一片青。

林荫不解她正在干什么的时候,突然,拐角处,莫擎盛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

“擎盛,她,她打我……”南玉玉抬起那带有淤紫的小臂,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很是心动。

林荫听到有人这么污蔑自己,自是不愿意,“喂!你胡说什么,我承认是我推了你,但是你胳膊上的伤和我什么关系!”

“好了!”傅擎盛肃然喊了一声,阴鸷的眸光淡然扫过林荫,随后蹲下身去把南玉玉抱了起来。

走了两步,停下对林荫说:“跟我走。”

“干什么?”

“你伤了人,难道不应该负责吗?”

说罢,莫擎盛漠然离开,只留下林荫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

什么规定?

她自残,还要自己负责?!

林荫最后几乎是被压到了医院。

得知南玉玉受伤,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她所在的诊室门口已经挤满了人。

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遮挡不住的焦急。

至于吗?

林荫的心里不由腹诽着,白了一眼,紧接着有人冲了过来,林荫已经吃了两次亏了,见有人过来,她下意识往后躲了一下。

好在反应过来了,不然今天这个脸就要肿成猪头了。

“贱人,你怎么能下得去手?!”林荫凝神看着面前的妇人,全身的富贵,看样子是傅擎盛的母亲。

“阿姨……”

“谁是你阿姨!勾引我儿子不说,还打我未来的儿媳!我告诉你,不管你做什么,莫家太太的位置也不会是你!”莫老夫人气焰嚣张。

林荫牵了牵嘴角,淡然道:“我不在乎,看您这样的素质,莫家我还看不上眼。”

“你!”莫老夫人说着,接着就要扑过去。

傅擎盛从诊室里出来,看到这一幕,款步到了两人的中间,挡住了他的母亲,“妈,这里是医院,适可而止。”

“擎盛!你看这个恶毒的女人!”

“我恶毒?”林荫心中顿时燃起了小火焰,憋屈了一天,终是忍不住了,可是就在要爆发的时候,莫擎盛忽然扯住了她的手,愣是拽着她到了没有人的角落。

“你放开我!”林荫甩手,反倒是惹怒了莫擎盛,就看到他狠狠地抓着她的手腕,仿佛一用力就要折断一般。

林荫就觉得自己不应该去找他,怎么现在有一种上了贼船下不来的感觉。

莫擎盛把林荫大力地抵在墙上,和她对视着,薄唇轻启:“林荫,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在南玉玉身边照顾她,要么就待在我的身边。”

“这两个选择我都不要,你放开,放开我!”林荫大力地晃动着自己的手,欲哭无泪,怎么就碰上这么一个无赖了呢!

她真想让所有人都看看,堂堂莫氏的总裁竟然强人所难。

倏地,林荫的呼吸瞬间被夺了去,她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忽闪了两下,长长的睫毛落在眼睑处,迅速形成了一道弧影,甚是好看。

林荫很快反应过来,两只手抵在了莫擎盛的胸前,愤力将他推开。

但是束缚在她腰间的手越来越紧。

情急之下,林荫突然咬住了他的嘴唇,一阵血腥味顿时袭来,莫擎盛吃痛地闷哼了一声,迅速推开了林荫,擦着嘴角,“你属狗的吗?”

“无赖!无耻!下流……”林荫把自己所能想到全部形容词全部说了出来,她的香吻可是要留给梓楠哥哥的,今天居然被这个恶魔抢走了?

越想越气,林荫本能地抬起了手,就在要扇下去的时候,莫擎盛突然扯住,挑弄着眉眼,“不就是亲一下,像你这样的女孩子,恐怕没少亲吧?”

像她这样的女孩子?她怎么了!

林荫甩开莫擎盛,不想再和他纠缠下去,陡然伸出手来,指着他,“莫擎盛,你我恩怨两清,再见!”

她最初不过是想要找他算账,但是现在,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再见!再也别见到了!

林荫转身离开,莫擎盛站在原地,饶有趣味地看着林荫。

你想走?

不好意思,林小姐,你被我盯上了。

莫擎盛勾着唇角,不由掏出了手机给助理打去了电话,“这一次招聘会,北城大学给了几个实习生的指标?”

“回总裁,三个。”

“除了这三个,再额外在管理设计系每班开放以个名额,要求必须是交换生,还有就是女生。”

“是,总裁。”助理挂断电话,扯了扯嘴角,还必须是交换生,女生,直接说让林荫来公司上班不就行了?

唉,果真是总裁的心思,别人永远都猜不懂。

医院这边,莫母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南玉玉,看着胳膊上那斑斑淤紫,很是心疼,“你瞧瞧,疼不疼啊,玉玉……”

南玉玉咬着嘴唇,摇了摇头,“没事,伯母。”

莫母拍打着南玉玉的手,“玉玉,你放心,莫家太太的位置只能是你,也只能是你,擎盛那个臭小子这么对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伯母……”南玉玉挤出眼泪,看上去很是楚楚可怜的样子。

莫擎盛挂断电话后,缓缓走来,看到自己母亲和南玉玉,他肃然说道:“南玉玉,退婚吧。”

“擎盛,你,你说什么?”不同于刚才,林荫的泪唰的一下涌了下来,她从莫母的手里将手抽了回来,缓缓走到莫擎盛的跟前,扯了扯嘴角,“擎盛,不要闹了好吗?如果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可以给我说,但是你别开这样的玩笑,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