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八章 那一夜

  • 作者:微微
  • 类别:现代言情
  • 更新时间:2020-04-07
  • 本章字数:2352

莫擎盛踉跄了一下步伐,双手环在了胸前,饶有趣味地看着林荫,“怎么不走了?刚刚不还挺有骨气的?”

“莫擎盛,你别欺人太甚。”

莫擎盛冷笑两声,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坐到了床上,薄唇轻启:“我可以帮你的忙,但是我要看到你的诚意。”

林荫自然知道他口中所说的诚意是什么,下意识咬住了嘴唇,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泛了紫。

她很想走,她不想让自己的尊严,一点一点在他的面前被践踏。

可是现在,她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拿不到那一百万,父亲以及她整个家,都会面临着危险。

林荫突然自嘲,以前遇见那种为了钱而出卖自己的女人,她还骂着人家傻。

如今这种事情摊在了自己身上,好像她也不比人家好到哪里去。

莫擎盛的嘴角始终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林荫攒着拳头的手突然一下释然。

就见她那修长的渐渐划过自己的肩膀,用力一扯,一大片的白色顿然出现在莫擎盛的眼底。

笑意越来越深,没想到这女人还真算是有料。

林荫一边逼近莫擎盛,一边褪着身上的衣服,直到最后一件衣服被她勾在手里,随后掉在地上,她淡然道:“莫少,不知道我这样可否是有诚意?”

没有了尊严,林荫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是不是只有真的到了份儿上,人才会长大?

莫擎盛勾着唇角,深黑色瞳仁看着林荫那张倔强却又别扭的脸,“林荫,你认为你有什么资格爬上我的床?”

一句话让林荫顿时怔在了原地,从最初到现在,他一直在耍自己?

泪一下涌了上来,衣无遮拦的胴体就这么摆在莫擎盛的面前,像一件玩物一样。

林荫恍然蹲下身去,想要拿起衣服开始往身上套的时候,手腕处蓦然传来一阵疼痛感,莫擎盛那只大手狠狠地抓着她,好像一用力,那手腕就会被折断一般。

她想要挣扎,可是莫擎盛却骤然一扯,她整个人被摔进了床里,两眼泪汪汪地看着莫擎盛,就见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赤果了上体。

“莫,莫擎盛……”

“林荫,你的诚意我看到了,从现在开始,你便是我莫擎盛的妻子。”

说罢,他突然扑向了林荫。

密密匝匝的吻落了下去,虽这么说着,可是莫擎盛清楚的知道,他之所以会答应,完全是因为这个女人刚才的表现让他顿然心痛。

她对他来说,的的确确是有着一股吸引力。

林荫的双手紧紧抓住床单,木然的接受,却又被他娴熟的技巧屈服,呼吸急促,身体滚烫。

……

翻云覆雨过后,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种荷尔蒙的气息。

莫擎盛起身,修长的手指从她脸庞滑落,放在林荫的眼前,冷哼一声,“你的诚意似乎也不过如此。”

窗外的清辉下,他的手心发出点点光亮,林荫看着想要说话,喉咙上一片哽咽,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一眨眼睛,有水珠滴落。

莫擎盛看着她,剑眉越皱越紧,薄唇一抿,十分生气的从林荫身上离开,旋即走向衣橱,随意拿出一件睡袍穿上,走进浴室,须臾便传来了水声。

林荫躺在床上,直直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眼里一片刺痛。

“还不起来,不想拿钱去还你父亲的债务了?”

莫擎盛怒意中压抑着丝丝无奈的声音传来,林荫猛然惊醒,他果然知道父亲还不上债务的事。

林荫立刻起身,快速将地上的衣衫捡起穿上,可她的衣物皱皱巴巴的,还似乎被踩上了鞋印,穿上身很是难看。

莫擎盛扫了她一眼,林荫只觉一抹黑影从头上落下。

“换上!”

林荫穿着莫擎盛的家居服,他的衣服很大,穿在林荫的身上空荡荡的,莫擎盛扫了她一眼,拿出支票本子,大手一挥唰唰写下一百万并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莫擎盛直接把支票扔在床边,薄唇微凉,“合作愉快,我的妻子。”

说罢,他便转身离开,留下紧拽着手中支票的林荫。

如果之前有人给她说,她林荫会为了钱和一个并不相熟的人发生关系,甚至成为别人的妻子,她一定会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

林荫苦笑,原来她的婚姻,不过是一张薄薄的支票罢了。

她一直坐在阳台上,看着黎明前的黑暗,看着天空出现鱼肚白才回过神来。

容不得她花太多时间去悼念自己可悲的婚姻,林荫随便收拾了一下,马上离开了莫家,爸爸还等着这笔钱来救命呢!

车刚停在小区门口,林荫就快速下车往家的方向跑去,刚走在楼层的走廊,就听见林父的嘶喊声:“是我没用!都是我的错,我怎么不去死!”

“爸!”

林荫的心差点吓得停止了跳动,刚进家门,就看见林父双手捉住天台的栏杆作势要跳楼,边上站着几个远方亲戚,似乎也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

“林荫啊,你好好劝一下你爸,还是赶紧把钱还上吧!”大概是听闻他们家被高利贷的找上门了,那几个也借了钱给林家的远方亲戚纷纷来讨债,生怕自己的钱打了水漂。

“爸,您赶紧下来,我能给您还债!”林荫见那群亲戚悻悻然地走了,忙扶着林父说道。

怕他不相信,林荫随即掏出那张承载着六个零的支票递给林父看,“爸!您看,钱我筹到了,我真的筹到了!”

林父一怔,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支票,一百万!

他下意识就从栏杆上跳下来,嘴里念叨着“还债”的字眼,压根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林荫是如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筹到了一百万的,风风火火的冲出家门,似是要去拿这张支票去还债。

林荫看着他离去的身影,一直悬着的心总算归位。

她深深叹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瞬然松懈下来,坚强的铠甲褪去,说不清的无助感随即铺天盖地般向她袭来。

她缓缓走进房间反锁了门,将自己整个人都埋进了被窝内,好像这样才能给她一些安全感。

不知道过了多久,还了债的林父回到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林荫的不对劲。

敲林荫的门,林荫也一声不吭不愿开门。

林父不放心,想起林荫有一个小闺蜜叫悠然,唯有联系上悠然,请她来看看林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