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七章

  • 作者:上官熙儿
  • 类别:穿越言情
  • 更新时间:2020-05-05
  • 本章字数:2497

“可是……”

“你别疑神疑鬼的。阿鸢爹小的时候,你就老怀疑抱错了。”屠老汉翻了个身,“你我两人都是庄稼人,生了个儿子却做了大官,你觉得对劲吗?阿鸢就是像她爹,有什么不对的?”

“也是。”李氏说道,声音渐渐带了骄傲:“咱家大海,从小就不凡。要我说,若是咱家朝中也有亲戚,说不定大海能考个状元,不止是榜眼。”

屠老汉没应声。

黑暗中,李氏的抽咽声渐渐响起:“整整十三年了,大海一点儿音讯也没有,他还活着吗?”

“别想那些没用的!”屠老汉忽然斥了一句,“去那屋看看阿鸢,她今天吃了惊吓,又干了一下午活,别晚上蹬被子着凉了。”

李氏抹了把泪,坐起身,摸黑往斐鸢的屋里去了。

斐鸢的确没睡好,她此刻陷入前世的梦境,梦见爷爷奶奶先后去世。空有大把的钱,空有响亮的名头,却换不回来爷爷奶奶的笑容。伏在灵前,痛哭不已。

“阿鸢?阿鸢?”李氏才走到门口,便听见里头有呜呜的哭声,吓了一跳。

走到床前,借着月色一看,才发现小孙女儿只是被梦魇着了,便伸手推她道:“阿鸢?快醒醒,别怕,都是梦。”

斐鸢渐渐醒来,睁开眼睛,只见李氏站在床边,猛地坐起来,撞进李氏怀里,“哇”的一声哭开了:“奶奶!”

她是混蛋,斐鸢是混蛋!甚至爷爷奶奶去世的时候,她都不在身边!

李氏连连拍着她的后背,哄道:“阿鸢乖,阿鸢不哭,心里有什么委屈,都跟奶奶说,奶奶给你出气!”

李氏已是五十多岁的人,这个年纪做农活都有些吃力,却还想着给她出气。斐鸢埋在李氏的怀里,摇头说道:“没有,奶奶,我梦见水鬼来勾我的肠子。”

闻言,李氏不禁好气又好笑,拍了一下她的脑门:“傻孩子,胡思乱想什么?”

“我没事了。”斐鸢抹了抹泪,推李氏道:“奶奶快去睡吧。”

李氏便回了屋,将此事同屠老汉一讲,两人都笑了起来。

“这回你不觉得不对了?”屠老汉笑道。

“那傻孩子。”李氏合上眼睛,没了心事,很快睡着了。

隔壁屋里,斐鸢枕臂躺着,睁着眼睛看向上方黑漆漆的一片。

这辈子,她再不是斐鸢。她是屠飞鸢,只是爷爷奶奶的心肝小宝贝儿,再也不离开爷爷奶奶半步!屠飞鸢醒来时,窗外已经亮了。看着天色,估摸有六点了,便坐起身,准备穿衣裳。谁知胳膊疼得厉害,不禁龇牙咧嘴,连连吸气。屠飞鸢咬牙撑着,下了床。

“爷爷,奶奶?”屠飞鸢推开虚掩的门,不见人在,便退出来一看,靠在墙边的锄头不见了,顿知屠老汉和李氏趁着清晨凉快,去田里干活了。

这会儿再去田里已经不赶趟了,不如留下来做饭。屠飞鸢抱了柴火在灶边,准备生火。屠老汉和李氏都是勤劳能干的人,又刚收了麦子,家里并不缺吃的。屠飞鸢想了想,从李氏收起来的宝贝篓子里拿出两只鸡蛋,又捡了几个窝窝头,烧火做起饭来。

屠老汉和李氏回来后,只见屠飞鸢已经做好了早饭,直是又惊又喜:“阿鸢起来啦?身上还疼不疼?”

屠飞鸢打了水给两人洗手,端着早饭跑进屋里,脆生生的声音充满了院子:“不疼啦。”

“让爷爷瞧瞧,阿鸢做了什么好吃的?”屠老汉对小孙女儿的变化,心里高兴得紧,洗完手便笑呵呵地走进屋。只见桌上,筐子里是几只窝窝头,微微点头。视线一转,落在盛着蛋花汤的碗里,不禁凝住了。

李氏随后走进来,看见了蛋花汤,顿时急了:“阿鸢,你怎么把蛋花打得这么碎?”

二老仅有种田这么点本事,一年到头也就能填饱一家三口的肚子,想吃好的却是艰难。这几只鸡蛋,还是昨晚李氏去三儿子家,恰逢大孙女儿屠小玉回娘家,才给她装了几只,否则也是没有的。

李氏本来打算都留给屠飞鸢,此时只见屠飞鸢全都打成了蛋花,不禁急了,出去拿了勺子,使劲在碗里捞,想把蛋花都捞给屠飞鸢。

“奶奶别忙了,捞不出来啦。”屠飞鸢坐下来,捧起碗,掩住唇边的笑意。

可不是吗?一片片蛋花打得细碎,就像雪花一样,全然融进了面汤里,一片也捞不出来。李氏拧起眉头,张口要训屠飞鸢。还没开口,便被屠老汉打断了。

“阿鸢打蛋花的手艺,十分高明啊!”屠老汉坐下来,捧起碗端详了两眼,笑着赞道。

屠飞鸢从碗里抬起头,冲李氏说道:“奶奶,快坐下吃吧。”

李氏到底不高兴,吃饭的时候板着脸,一句话也不跟屠飞鸢说。

吃到一半的时候,有客人来了。

“屠家爷爷、奶奶,屠姑娘,打扰你们吃饭了。”一个温和有礼的声音响起。

屠飞鸢抬起眼睛,只见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身如修竹,挺拔地站在门口。手里抱着两本书,眉目修谨而敬重,正是何青云:“我来还书。”

“哟,是何家小子啊?”李氏连忙放下碗筷,站起身,接过何青云递过来的两本书,“好孩子,还想看什么书?走,跟奶奶去挑。”

“奶奶!”屠飞鸢站起来,阻止李氏,“奶奶,咱家还乱着呢,书都没来得及收拾。等我一会儿收拾下,再借给何公子。”说罢,偏头看向何青云,“何公子下午再来吧。如果着急,一会儿过来也行。”

何青云怔了一下,点了点头:“麻烦屠姑娘了,那我一会儿再来。”

“不送。”屠飞鸢拉着李氏坐下。

何青云不由得有些惊讶。往常来借书的时候,屠飞鸢总是送他到门口,今日为何……脑中不禁浮现出昨天李露儿说的话,身形一顿,抬脚离开了。

“阿鸢,今日这是怎么了?”李氏诧异地道。往常的时候,小孙女儿可是最高兴何青云来家里的。每次他来的时候,眼睛里都闪着光。怎么今日,如此冷淡?

屠飞鸢埋头喝着蛋花汤,只道:“没事。”

屠老汉从碗里抬起头,看了屠飞鸢一眼,又埋下头继续吃起来。

吃过饭后,李氏与屠老汉去田里干活。还有四五亩地的种子没有点下去,得抓紧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