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九章

  • 作者:上官熙儿
  • 类别:穿越言情
  • 更新时间:2020-05-05
  • 本章字数:2484

李露儿的到来,屠飞鸢并不感到诧异。她拒绝何青云,为的就是李露儿上门。余光朝外一扫,何青云就站在篱笆外面,唇角微勾,低下头继续编辫子。

从前的屠飞鸢不会打扮,只懂得把一头乌鸦鸦的青丝绑成麻花辫,甩在脑后。衬得她的圆滚滚的脸,黢黑的皮肤,真正是土得不行。

方才对着水面梳头发的时候,屠飞鸢仔细打量过这副容貌,虽然黑了些,胖了些,却有个好底子。假以时日,瘦下来、白一点,必然是个美人胚子。

“屠姑娘,你为何不借书给何公子呢?”李露儿莲步轻移,走到屠飞鸢的身前,细声细气地说道,“何公子读书,是天大的事,你如此作为,乃是耽误他的前程,你可知道?”

姣好的面上,一副善良体贴,深明大义的模样。

屠飞鸢勾了勾唇,抬起眼,懒洋洋地道:“书是我爹留下来的,我想借就借,不想借就不借,碍着谁了?”

李露儿不禁一愣,死肥妞不是最喜欢何青云的吗?怎么当着何青云的面,却对这番说辞无动于衷?

屠飞鸢暗恋何青云,并没瞒过许多人。至少,李露儿心里门儿清。心里嘲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表面上却对屠飞鸢很好。每当旁人欺侮屠飞鸢时,她便站出来“维护”一番。由此,村民们对她交口称赞——李家丫头,不仅生得好,心也好。

屠飞鸢也认为,只有李露儿这样貌美又善良的姑娘,才配得上何青云。故此,撞破李露儿与王有禄的苟且,才那样惊讶、气愤。

“屠姑娘,有什么你冲着我来,不要难为何公子。”顿了顿,李露儿试探说道。

屠飞鸢眼也不抬,一心一意地编着辫子。

死肥妞,居然敢无视她!李露儿深吸一口气,压下恼怒:“屠姑娘,你可是为了那件事,生我的气?我只是想救你的命,没想过会使你失了名声。你若恨我,我也没有法子。只是,你不应如此对待何公子。”

站在外面的何青云,听到此处,眼中浮现感动。看向屠飞鸢的眼神,更多了几分嫌恶。露儿还是太善良了,就该骂屠飞鸢一顿才是。屠飞鸢这样的人,简直是心肠歹毒,为了一己之私,就破坏他人的前程!

“演得不错。”屠飞鸢点了点头,忠恳地评价。

李露儿心里“咯噔”一下,再看向屠飞鸢的眼神,有些惊疑。死肥妞自从落水后,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原本的木讷、愚笨、憨呆,全都不见了。

只见坐在身前梳辫子的少女,神态慵懒,举止闲适,分明……不禁想起昨天在河边时,屠飞鸢冷厉的眼神。一股不安,涌上心头。

李露儿眼神一沉,向前两步,微微倾身,压低声音说道:“屠飞鸢,你别给脸不要脸!再不知好歹,下次淹死你信不信?”

屠飞鸢迎上李露儿威胁的眼神,不由得笑了。如果村民们发现,他们心中美丽、善良、温柔体贴的女子,实际上是一个阴狠、自私、残酷、不知廉耻的贱人,不知心情是怎样?想到这里,有些兴味:“我不借,你们走吧。”

李露儿愣了一下,立时恼了:“屠飞鸢,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声音压得低低的,说完,伸手往屠飞鸢的耳边拂去,指甲凶狠地掐向她的脸。

屠飞鸢眼神一冷,手中梳子往外一翻,迅速挡在面前。顿时,只听一声痛呼,李露儿迅速收回手。却是晚了,娇嫩的手背上,印着深深的数道齿印,鲜红鲜红的。

“好走不送。”屠飞鸢似笑非笑,收回梳子。

李露儿睁大眼睛,死死瞪着屠飞鸢。这个死肥妞,还真是变得不一样了!抿紧唇,恨不得把屠飞鸢按在地上,狠狠扇一顿耳光。然而,余光瞥见院子外头的何青云,深深吸了一口气:“你要如何才肯借?”

“你凑近一点,我告诉你。”屠飞鸢抬起脸,对李露儿勾了勾手指头。

李露儿目露狐疑,盯着屠飞鸢手里的梳子,犹豫了下才靠过去:“你说。”

“把你头上的玛瑙簪子摘下来。”屠飞鸢的目光向上一移,说道。

李露儿听罢,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原来你看上我的簪子了?”还以为死肥妞长什么本事了,原来不过是见钱眼开,看上她的簪子了!思及至此,不禁“呸”一口,斜起眼角道:“我给你,你敢要吗?”

“谁说我要你的簪子了?”屠飞鸢勾了勾唇:“王有禄送你的东西,我要一半!”

李露儿猛地睁大眼睛,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屠飞鸢,你可真敢想啊!”

“你可以不答应。”屠飞鸢视线一转,扫过院子外头的何青云,眸中浮现兴味。秋闱就快要到了,何青云舍得屠大海的笔记吗?只要何青云舍不得,李露儿就不得不舍得。

果然,李露儿掐着手心,咬牙说道:“好,我给你!”

“我等着你。”屠飞鸢说道,忽然惊讶一声,“对了,王有禄送你的东西,我记得一共有八件。一人一半,共是四件,你别数错了。”

李露儿瞪起眼睛,气得脸都歪了。这个死肥妞,倒是记得一清二楚。她不该每次得到宝贝,都戴出来显摆的。李露儿心里滴着血,面上挤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转身朝外走去。她可不会闷不吭声地牺牲,她要让何青云知道,她为他付出了多少。

谁知,身后传来一声:“何公子,我要考虑一日,你明天再来吧。”

李露儿神色一怔,狐疑地转身:“你什么意思?”

“这件事,我不希望姓何的知道。”屠飞鸢低头拨去梳子上的落发,慢条斯理说道,“给我听见风声,这书可就不借了。”

李露儿的漂亮脸孔顿时扭曲起来,从牙缝里挤出来:“好!”好个死肥妞,敢贪她的宝贝,也不嫌烫手?脑中闪过一个身影,李露儿阴沉地笑了。

打发走了两人,屠飞鸢起身回屋,从床底下拖出一口木箱子。打开盖子,揭开一层层油纸,一本本有些年头的书籍便露了出来。封皮用类似小篆的字体写着书名,里面的内容是规整的文章,只可惜屠飞鸢一个字也不认得。

这个世界的字体,与前世相差甚多。屠飞鸢拿出两本书,翻了翻内容,几乎没有认识的字。不过,却在书中发现一个字迹。工整,有力,规矩。如果她没猜错,这就是这具身体的父亲,屠大海的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