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十一章

  • 作者:上官熙儿
  • 类别:穿越言情
  • 更新时间:2020-05-05
  • 本章字数:2605

最终,何青云清隽的面孔浮现眼前,李露儿吸了口气,包好四件首饰,重新走进院子里:“请屠姑娘收下。”这一回,口气客气了许多,再不是方才张扬无忌的模样。

屠飞鸢不就是想折辱她,出一口气吗?她就给她折辱!待到来日,她做了凤冠霞帔的诰命夫人,才有这个死肥妞的好看!

“有两件坏了,你去换成好的。”屠飞鸢打开手帕,扫了一眼,推了回去。

李露儿的脸上隐隐又抽搐起来。

不多久,李露儿换了完好的首饰,又来了。

屠飞鸢接过来,打开手帕,检查两眼:“嗯,叫何青云明天来借书吧。”

李露儿阴沉沉地盯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屠飞鸢才不管李露儿如何恼恨,从手帕里拿出那根玛瑙簪子,挽了个利落的发式,别在显眼处。而后把其余三件首饰包起来,塞到怀里。关上门,向外走去。

家里没有藏东西的地方,放在家里,说不定又被谁摸去了。进城卖掉,换点实在东西,给屠老汉和李氏补补身子才是要紧事。

走到村子口的时候,大树下有几名妇人在乘凉。屠飞鸢走过去,清脆地挨个叫了一遍:“大婶,大娘……”

“哟,黑妞子,到哪儿去啊?”

屠飞鸢清脆地答道:“大娘,我进城去。”随着她说话,别在乌黑头发里的玛瑙簪子,闪动着红彤彤的光泽,十分显眼。

“哟,黑妞子,我怎么瞧着你头上这根簪子有些眼熟?”一名妇人说道。

“是呀,这不是李家丫头前两日戴着的那根簪子吗?”又一名妇人说道。

屠飞鸢抿了抿唇,有些羞涩地道:“是李姑娘,她觉得自己做事不周到,害我名声被污了,就把这根簪子送给我当赔罪了。”她生得又黑又胖,这一抿起嘴儿,又老实又憨厚,再没人疑她的话。

“哎哟?是这样啊?”几名妇人闻言,纷纷愣住。

屠飞鸢抿了抿嘴儿,清脆地道:“大婶,大娘,我进城去啦。”说罢,顶着一道道各异的目光,出了村子。

身后,一声声嘀咕声,被风吹来,传入屠飞鸢的耳中。

“没道理李家丫头救了黑妞子,却反过来给黑妞子赔罪?”

“黑妞子头上戴的首饰,该不会是偷来的吧?”

“若是偷来的,她怎么敢明目张胆地戴出来?”

“难道真的是李家丫头弄错了,黑妞子并没有勾引王有禄?”

随着走远,声音渐渐听不真切,屠飞鸢的唇角微微勾起,加快脚步往城里走去。

离村子最近的镇子叫做蓝山镇,并不太远,走得快了,一来一回才一个多时辰。屠飞鸢走在硬邦邦、凹凸不平的土路上,没有树荫遮挡,很快被晒得冒出油来,不禁格外怀念前世的爱车。

不过,能换回爷爷奶奶,那些算什么?屠飞鸢抬起袖子,遮在脸上头,挡住一些阳光,加快脚步往城里走去。

一路快走,在双脚累得快要木了的时候,终于来到城门口。屠飞鸢摸了摸胸口塞着的小包,打起精神,走进城里。

蓝山镇位于清河县,与京城紧邻。故此,镇子虽然并不大,倒也算得繁华。屠飞鸢打量着来来回回的行人,只见身穿棉布衣裳的最多,穿着丝绸衣裳的次之,穿着麻布衣裳的最少。

屠飞鸢低下头,看向自己身上。只见袖口、裤脚虽然有些短了,颜色也洗得不好看了,但是布料却实打实是棉布。而屠老汉和李氏,身上穿的粗糙又剌人,却是麻布做的。想到这里,屠飞鸢的眼睛闪了闪,从胸口掏出布包,往首饰铺子所在的街上走去。

首饰铺子的街道,位于镇子的南边,一整条街道商铺林立,中间的青石板路有七八米宽,来来往往的行人,男子女子皆有,竟以年轻人居多。两边路旁,还有一个个小摊贩,站在边上热情地招呼客人。

屠飞鸢慢慢走过去,一边打量小摊上的货品,一边听着小贩与客人的价格商谈,渐渐心中有了底。李露儿的这几件首饰,加起来约莫值个二两银子。只不过,最值钱的却是头上戴的这根玛瑙簪子,约莫值个七八百文。

王有禄对李露儿倒真舍得,屠飞鸢不由啧啧,难怪李露儿胆大包天,在何青云的眼皮子底下,就敢跟他苟且。站在小摊前,心里掂量起来。这根玛瑙簪子还有用处,一时半会儿却是不能卖的。剩下的三件首饰,因为被人戴过,若以普通方法,顶多卖一两银子。

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有脸色蜡黄的,有脸色红润的,有打扮朴素的,有打扮富贵的……忽然,屠飞鸢的目光凝住,落在人群中一名身穿如水一般光滑绸缎的女子身上。但见她神态悠闲,迈着懒散的步子,朝这边走来。

年轻,有钱,有闲。屠飞鸢的眼睛眯了眯,迅速定下目标。

“这位小姐,且住脚步。”沈思思正带着小丫鬟逛街,忽然前方被人拦住。打眼一看,竟是一张又黑又胖的面孔,眼中不禁闪过嫌恶。再瞧她圆滚滚的身材,更是不喜,冷哼一声,扭脸便走。

只听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小姐花容月貌,正该最漂亮出奇的发式来配。”

“嗯?”沈思思微微顿住,朝屠飞鸢看过去。有些没想到,这样的容貌,竟有如此悦耳的声音?然而眼中,依然是嫌恶:“丑八怪,休挡路。”

屠飞鸢也不气馁,微微扬了头,说道:“我赠小姐一个发式,不要钱,保证独一无二又好看。如果小姐不满意,可以叫丫鬟骂我,我绝不还口。”

沈思思听罢,倒是来了兴趣儿:“什么发式,竟叫你如此大言不惭?”

“小姐若有兴趣,不妨在此一停,只消一盏茶的工夫,我就为小姐梳好。”屠飞鸢说着,从身后的小摊上,拿起一把桃木梳子,在空中晃了晃。

身后,小贩见她拿的并不贵重,且又听她说得有趣,也不拦下,只道:“姑娘,你给这位小姐梳完头发,可别忘了还我。”

“忘不了。”屠飞鸢说道,脚下勾过一只小板凳,对沈思思道:“小姐请坐,我为你梳头。”

沈思思的眼中闪过不屑,她乃是堂堂沈家的小姐,却在路边披头散发?也只有这丑八怪敢想了。对身边的小丫鬟使了个眼色,道:“你,坐下。”

她倒要瞧瞧,这丑八怪,凭什么大言不惭?

小丫鬟便坐下来,只不过撅起嘴,狠狠瞪着屠飞鸢:“敢捉弄人,有你好看!”

屠飞鸢不以为意,待她坐下后,利落打散她的头发,观察着她的脸型,很快,一个发式浮现在脑中。拿出梳子,开始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