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十六章

  • 作者:上官熙儿
  • 类别:穿越言情
  • 更新时间:2020-05-05
  • 本章字数:2401

这一兜子,又是肉,又是蛋,还有糖,可得不少钱!

“阿鸢,你哪来的钱?莫不是从咱家里屋的罐子里掏出来的?”想到这里,屠老汉顿时急了,“那里头装的可是你的嫁妆,你怎么能动那个?”

“爷爷冤枉人。”屠飞鸢做了个鬼脸,“我不跟你说了,我回家跟奶奶说去。”说完,撒开屠老汉的手,一溜烟儿跑向家里。

“奶奶!”跑进院子里,屠飞鸢清脆的声音喊道。

李氏听到声音,立刻从屋里出来:“哎哟,阿鸢,你可回来了!哪里去了?叫奶奶好找!”

“我进城啦。”屠飞鸢说道,鼻尖嗅了嗅,“奶奶,你做好饭啦?”

“是不是饿了?快进屋坐着,奶奶给你盛饭。”李氏摸了摸小孙女儿的脑袋。

“我给奶奶帮忙。”屠飞鸢搀着李氏的手臂,往灶边走去。只见锅里做着稀拉拉的面汤,竟是再没别的了,连窝窝头也没有。

李氏摆开碗,往里头盛汤。稀稀拉拉的面汤,灌满了每只碗。锅底,躺着一只荷包蛋,李氏盛出来,舀进屠飞鸢的碗里:“光顾着找你了,都没蒸窝窝头,你吃个鸡蛋垫垫吧。”

屠飞鸢抿了抿唇,低下头,端着碗往屋里走。

总有一天,她会让爷爷奶奶吃上好的,穿上好的,再也没有舍不得吃的东西。她还要盖青砖大瓦房给他们住,雇几个乖巧伶俐的丫头在跟前伺候着。再买一个戏班子,天天唱戏给他们听,想听什么就听什么。

这时,屠老汉也回来了,进屋后把东西往桌上一放,对李氏道:“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

李氏端着一碗汤进来,看见桌上一堆东西,“哎哟”一声,睁大眼睛:“这是从哪里来的?”

“你问阿鸢。”屠老汉坐下来,喝了一口汤,眼睛却看向屠飞鸢。

“奶奶,你坐,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屠飞鸢把李氏按在凳子上,清了清嗓子,宣布道:“今天进城的时候,有个卖肉的小贩算错了账,我给他指出来了。恰逢一个书局的账房先生听见,说我脑子快,叫我给他做学徒,一个月开给我一吊钱。”

“哎哟!”李氏听罢,顿时愣住了。

屠老汉也愣住了,抬起脸,愕然地看过来。

“吕先生很看重我,预先支了我两百文钱。我买肉、鸡蛋和白糖,花掉一百文,还剩下一百文。”屠飞鸢说罢,在怀里掏了掏,拿出一只小布包,搁在桌上,“这是剩的,奶奶,你收起来吧。”

屠飞鸢今天进城,跟人打赌赚了七百文,给沈思思梳头得了一两银子赏钱,后来三支首饰被屠小玉买走,又得一两。一共是二两银子七百文钱,屠飞鸢怕都拿出来吓到两位老人,便只说出两百文来。

即便如此,屠老汉和李氏仍旧满脸惊疑:“阿鸢啊,你……”

他们攒了这么些年,也才攒了两吊钱而已。为此,屠飞鸢的嫁妆甚至都没着落。李氏打开小布包,看着一大把铜钱,不知道说什么。

“咱家田里的活不多了,我寻思着,答应他也无妨,便应下来啦。从明天开始,我就上工去啦。”屠飞鸢端起碗,喝了起来。

汤不热了,她几口就喝完了,用筷子把碗底的荷包蛋一夹,分成两半,一半给屠老汉,一半给李氏:“我今天进城被笑话了,我要减肥,我不吃鸡蛋,吃鸡蛋会胖,爷爷奶奶吃。”

李氏听屠老汉解释过,屠飞鸢才不是怕水鬼,而是变着花样孝顺他们。张口刚要拒绝,听到“减肥”两个字,不由一顿,说不出话来了。

“奶奶,你们吃,我去把肉收拾了。”屠飞鸢说着,提起那包肉,往外头走去。

眼下的天气,搁不住东西,用盐或者糖腌了,才能勉强搁两日。屠飞鸢走到灶边,打水洗净了肉,切成豆腐大的方块,倒进锅里。添了两瓢水,煮了起来。

屠老汉和李氏很快喝完汤,一前一后走出来,站在院子里。抬眼看向灶边,只见小孙女儿坐炉膛口,一把一把往里填着柴火。

炉膛里的火光,把她的脸打得明亮,映出一双黢黑的眼睛,微微抿起的薄唇。又沉静,又深沉,叫人无论如何也摸不清她心里想的什么。这模样,像极了当年的屠大海。

“愣什么?还不快给阿鸢帮忙去?”屠老汉推了推发愣的李氏,“阿鸢走了一天的路,定累坏了,你快替了她,叫她回屋歇着。”

李氏抬起手背抹了抹眼睛,抬脚往灶边走去:“阿鸢啊,你快别忙活了,回屋歇着吧,奶奶来收拾。”

“不用,奶奶你歇着。”屠飞鸢道,伸手抓了一把柴火,填进锅底下,“奶奶,你们不能老惯着我,就得叫我多干活。否则,到时候我啥也不会,咋嫁人啊?”

李氏听罢,不由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还有些心酸:“你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理由。”

小孙女儿从前何曾是这样的人?就是那日落水后,才变成这样,像极了当年的屠大海。李氏面前仿佛又浮现出白净可亲的少年脸庞,笑起来有一对酒窝,总能叫人心里舒舒坦坦,谁见了谁喜欢。

屠飞鸢琢磨着肉熟得差不多了,便站起身来,到里屋拿出一只陶瓷罐子,拎到井边冲干净了,便放在灶沿上。待锅底的柴火熄灭了,便揭开锅盖,拿起勺子,捞了两块肉出来,用勺子盛着送到李氏的嘴边:“奶奶,你尝尝熟了没?”

“熟了,熟了。”李氏不吃,推开勺子:“都煮成这样了,怎么能不熟?快盛进罐子里吧。”

“不行,你尝尝。”屠飞鸢不依,“这可是我头一回煮肉,奶奶不尝尝,就是不给我面子,我要生气了。”

李氏无奈,捏了一块肉出来,吹了吹,放在嘴里。没有放任何佐料,原汁原味,一丝肥肉都没有,又筋道又香浓。李氏才一入口,便觉浓浓的香味充斥了味蕾,直是眼角眉梢都舒展开来:“好吃,好吃。”

“我再给爷爷尝尝去。”屠飞鸢见李氏吃了,心里高兴了,捏着勺子,小跑到屠老汉的身边。

“爷爷,你也尝尝。”屠飞鸢举着勺子,送到屠老汉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