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二十章

  • 作者:上官熙儿
  • 类别:穿越言情
  • 更新时间:2020-05-05
  • 本章字数:2474

屠飞鸢等他的身影看不见了,抬脚走到屋门口:“奶奶,什么情况?”

“没事,别担心。”李氏说道,起身走过来,堵在门口,“阿鸢别进来,再吓着你。”

屠老汉的声音也传出来:“阿鸢啊,这屋里有我跟你奶奶,不必你担心。”

“好吧。”屠飞鸢只得又退回院子里。

不一会儿,王大夫回来了,手里捧着几只粗瓷瓶子:“这些都是敛伤的药,这孩子伤得重,得每天涂两次,不可沾水,不能着凉……”

“好,好,我们晓得了。”屠老汉和李氏连声应道。

王大夫嘱咐了一通,见二老记住了,便背起药箱,告辞离去。

原本,王大夫不欲收诊金。屠家二老的日子过得如何,村里人都看在眼里。此次屠家二老救了一个重伤的孩子,却是做了好事,王大夫不收诊金,也算出一份力。然而,李氏心眼实,非抓了一把钱塞给他。

“王大夫可真是个好人。可是,咱们家就算穷,也不能赖人的诊金?”李氏把余下的钱放好,一边说着,一边往里屋走去,“哎哟,那孩子瞧着可怜,我给他冲个鸡蛋茶吃。”

屠飞鸢愣了一下,说道:“奶奶,干什么给他吃鸡蛋?”家里统共没多少鸡蛋,给这小子吃了,爷爷奶奶吃什么?扬高声音说道:“奶奶,给他用面汤泡一个窝窝头就够了!”

“你这孩子,还小气起来了,早先不是大手大脚得很吗?还给我和你爷爷一人冲了两个鸡蛋。我就给那孩子冲一个鸡蛋,倒剜了你的肉了。”李氏口里说着,脚下不停,手里握了一只鸡蛋,往灶边去了。

屠飞鸢听了,忍不住跺脚。她救了那小子的性命,很对得起他了,还要把爷爷奶奶的鸡蛋分给他吃?她做了套,从李露儿那里坑来钱,可不是给那小子花的!

无奈,李氏虽然疼她,这回却不听她的。就连屠老汉都说:“这个孩子伤得太重了,不吃点好的,只怕挺不过去。”

屠飞鸢只得闭了口。抿着唇,瞅向少年的方向,眼中闪过不悦。

“哎哟,冲开了,蛋花儿开了!”李氏站在灶台边上,舀了一瓢开水,浇入打了鸡蛋的碗里。霎时间,丝丝缕缕的蛋花就涌腾起来,比雪花还要碎,一团黄澄澄,好不喜人。

“阿鸢真聪明,这都能琢磨出来。”李氏往碗里撒了一把糖,口里安慰着满脸不高兴的小孙女儿,拿着勺子,往少年所在的屋里走去。

屠飞鸢撇了撇嘴,抬起脸看了看日头,眉头微微皱起。何青云,怎么还不来?

正思索着,屠老汉的声音传了过来:“阿鸢啊,你不是答应人家,进城里给人家做工吗?怎么还不去?”

“我等何公子,他说今天来借书。”屠飞鸢说道,视线移到小路上。何青云再不来,她可就不等了。

屠老汉道:“你先去吧,别挂心这些,等何家小子来了,我们给他拿书就是。你去上工吧,别耽误了。”

“嗯,我再等他一会儿。”屠飞鸢说着,走到篱笆外面,看向小路的那头。

就在屠飞鸢等得不耐烦时,何青云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

“屠姑娘。”何青云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丝满意。露儿就是厉害,任是多么刁蛮任性的女子,都能被她感化。瞧,这个大冬瓜不就变得服服帖帖了?居然站在路上,等着他来。

“你在这等着,我进去给你拿。”屠飞鸢不知他心中所想,说完便转身进院子去了。

从前的屠飞鸢虽然不识字,却有些灵慧,何青云借过的书,她都单独放在一处,没借过的书,再单独放在一处,每次拿出两本,给何青云看。遵循这个法子,屠飞鸢拿出两本书,走出院子,递给何青云。

“谢谢屠姑娘。”何青云看着书,眼中浮现喜色。谁知,接了一下,却没接过来,不由愕然抬头:“屠姑娘?”

“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屠飞鸢捏着书不松,抬眼看着何青云。

何青云愣了一下,心里转过几番念头。这个丑八怪,她要做什么?心里不禁想起昨天,回去的路上,李露儿对他说的话。李露儿说,屠飞鸢倾慕他,绝不会真正为难他。即便有什么推诿,也就是想跟他说说话罢了。只要哄好她,什么书都能借到手。

想到这里,何青云的眼神闪了闪。

何须李露儿告诉?他一早就知道,屠飞鸢对他的别样心思。不止是屠飞鸢,村里哪个姑娘对他有意,他都知道。他是读书人,心思聪明,若连这么点儿细节都察觉不出,以后如何做官?之所以装作不知道,乃是……这个丑八怪,实在太难以入目了!

“屠姑娘,你是个好人。”想了想,何青云说道。

屠飞鸢愕然一下,啼笑皆非,指了指头上:“何公子不觉得我头上的簪子眼熟吗?”她还要上工,没工夫跟他玩猜猜的游戏,飞快又道:“何公子如此愕然,想必猜出来了?不错,就是李露儿的。何公子以为,她为何会将簪子送我?”

“屠姑娘,如果你不肯借给我书,直说就是,为何夺去我未婚妻的心爱之物?”何青云拧起眉头,厉色斥道。他当然认得这根簪子,昨天他还特意夸了一句。

屠飞鸢见他口里如此说着,手下却没松,仍旧紧紧扯着书,不禁十分鄙夷:“何公子以为,李露儿为了让我借书给你,便痛舍所爱,把簪子给了我?嗤,自作多情到你这份上,也是稀罕!”

口气冷诮又凉薄,听得何青云面上一恼。刚要驳斥,忽然屠飞鸢手一松,两本书悉数到了他手里。

“只可惜了我父亲的书,到了你这种人的手里。”屠飞鸢说罢,转身便走,留下一句:“我真为它们感到羞耻!”

“你什么意思?你说清楚!”何青云听了这样的话,如何还能放她走?在身后叫道。

“有什么好说的?跟你这样自以为是的人!”屠飞鸢抱臂转身,冷眼睨他,“只听爱听的话,偏听偏信,从不肯主动求证。若你这种人做了官,一方百姓可就苦了!也就做了八辈子孽的,在许大人的辖区里讨生活!”

何青云的脸上涨得通红,不沾阳春水的手指,紧紧捏住书皮。

屠飞鸢却不理他,朝里面喊了一声:“爷爷奶奶,我上工去了。”绕过何青云,往镇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