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番外之穿越到现代三

  • 作者:上官熙儿
  • 类别:穿越言情
  • 更新时间:2020-05-05
  • 本章字数:3756

“老大出来了!”这时,一个充满惊喜的声音传来。

斐仁烈立即转头,朝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

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一张手术床推了出来,上面躺着一个女子,黑色长发打着卷儿,如云一般堆在枕头上,映出她带伤的苍白脸孔。那张脸孔上,嵌着一双眼睛,犹如黑珍珠一般,沉黑,疏离,冷静,正是他心心念念的那一双。

斐仁烈的心跳得厉害,左手扶住破军,抬脚要走过去,抬起的一瞬间,又顿住了。

这真的不是陷阱?

他想起周监正给他的批语,想起中了幻觉坠入山崖,想起那粒钻入他身体里的橙色光点,想起脑中莫名多出的许多知识,犹豫了。

“老大,你吓死我们了!”名叫赵梅的女子扑了过去,叽叽喳喳说起来:“缆车坠下来后,我们都没事,就是不见你!我们找了好久,才找到你,被那位先生抱着,昏迷不醒,吓死我们了!”

“先生?哪位先生?”斐鸢问道。

斐仁烈注意到她的声音,与记忆中的不同。

记忆中的小姑娘,声音清脆悦耳。这个女子的声音,则带着微微的沙哑和质感,充满成熟的韵味,还有不容察觉的冷傲与疏离。他抿着唇,抬头迎上她探过来的视线。一触之下,两人都不由微怔,一丝说不出来的异样从两人心底升起。

似曾相识?斐鸢心中冒出一个念头,看着前方黑色长发高高束起,身形高大至少有一米八五,面孔冷峻,犹如雕塑般的男人。似从荧幕里走下来的大将军,身上还带着征战的气息,不禁又惊艳又心动。

顿了顿,笑道:“多谢先生救了我。还请先生留下联系方式,等我出了院,再设宴感谢先生。”

手术床被推着从身前经过,斐仁烈低头看着女子,她长得很漂亮,并不输于他见过的那副面孔。但这个她又是不同的,她美得慵懒,美得张扬,美得疏离,美得冷艳。两张面孔在他脑中交替出现,渐渐的,那张粉团团一般的面孔淡去了。

那张粉团团一般娇嫩的面孔,撑不起这双沉静、疏离的眼睛。

这张面孔,才是她的真面目。

“斐仁烈。”他沉声道,“我的名字。”

斐鸢讶了一下,随即笑道:“那可是巧了,先生跟我一个姓。说不定,五百年前我们是一家呢。”

五百年前是一家?斐仁烈的眼睛一闪,何止五百年前,就在昨天,他们还是一家。

当然,现在不一样了。

他低低笑了,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以后我们也是‘一家’。”他格外用力咬着“一家”两个字,看向她的眼神,带着无法忽视的强硬与势在必得。

斐鸢的眼中几乎立刻就浮现出排斥来。她是个性格强硬的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对她态度强硬。收回视线,淡淡说道:“小梅,替我招待斐先生。”

赵梅立刻应道:“是,老大。”看向斐仁烈道:“先生,您住哪里,我送您回去?”

斐仁烈微微一顿,搜索着脑中的信息,几乎立刻就想好说辞:“我才从国外回来,并没有固定的居住地方。剧组已经杀青了,我最近没有档期,倒是想在这里休息一阵。”

“我对这一带熟,我带先生去宾馆!”赵梅多聪明啊,几乎立刻就明白了斐仁烈的意思。她想起方才斐仁烈对斐鸢的一番略显失礼的表现,心里止不住地偷笑。走在前面引路,带着斐仁烈出了医院。

一路上,赵梅不断打听斐仁烈和斐鸢的关系:“斐先生,你跟我们老大是什么时候认识的?这些年一直没有联系吗?”

斐仁烈心里感激这个女子递给自己名片,对她倒是客气:“我们很久之前就认识了。”

他一贯寡言,虽然表现得客气,在赵梅眼中还是不好亲近。

见他神情冷峻,眉宇间挂着淡淡的惆怅,赵梅不觉脑补出这个人喜欢老大,老大却不喜欢他,他苦苦追求的狗血情节,竟同情起来:“斐先生,我们老大这些年虽然交过男朋友,都不长的,她很少对人动心的,说不定就是念着先生你呢?”

一边说着,一边打探斐仁烈的神情。

见他似有触动,立即又接着说道;“虽然我没有你认得老大的时间长,但是我这几年一直跟着她,对她的脾气倒是了解一些。我们老大啊,看着疏离冷漠,不好亲近,其实她是很孤独的一个人。只要走近她的心,她就对你特别好。”

将斐鸢如何关照她一家的事情,一股脑儿倒了出来,“老大是个很好的女人!”

斐仁烈听着一件件事迹,愈发觉得,她就是他心里念着的“小姑娘”。

听听,她对自己人特别好——阿容可不就是这样?

想到这里,不由得胸闷,也不知道阿容后来想通没有,是不是还找阿鸢报仇了?

“到了。”出租车停下,斐仁烈收回思绪,跟着赵梅进了宾馆。

赵梅留下钥匙就要走,斐仁烈拦住她道:“赵小姐,能不能请你帮我买一身衣服?”他无故来到此处,身无分文,连正常衣裳也没有一身,只能向赵梅求助了。

赵梅看着他一身戎装,不禁一笑:“行。”

“我最近资金周转不灵,一时半会儿还不了你,我打个借条给你。”斐仁烈说着,从一旁拿了纸和笔,亲自写了借条给她。

赵梅接过借条,不禁笑了:“斐先生可真客气,既然如此,这借条呀,我直接给我们老大。到时你要还钱,只管找她还去。”说完,咯咯笑了一声,跑走了。

赵梅心里想着,斐仁烈可真有手段,人家追姑娘,都是送花送礼物。他倒好,借钱给自己买衣裳。

这倒是很对老大的胃口,如此一来,老大那样抠门的脾气,哪里还能放他走?

甚至,她心里还替斐仁烈想好了应对的法子:如果老大非要找他还钱,他可以将衣裳一脱,直接肉偿了。想到这里,一路笑得前仰后合,进了知名品牌男装店,狠狠买了几身贵得离谱的男装,打包给斐仁烈送去了。

连同衣服一起,给斐仁烈送去的还有两千块的现金。

“斐先生,我们老大最讨厌花花草草,最喜欢实际耐用的东西……我们老大胃不好,吃不了硬的,也不喜欢甜口……”赵梅巴拉巴拉讲了一堆,才放下东西走了。

回到医院,赵梅被一帮无良的人围住:“那位斐先生住哪里?是什么剧组的?今年多大?没有女朋友吧?他什么时候再来?”

“老大呢?我先汇报给老大。”赵梅推开一众无良的家伙,进了病房,将欠条交给屠飞鸢,笑眯眯地道:“老大,这是那位斐先生打的欠条。”

斐鸢接了欠条,看着上面的数字,微微皱眉。

“老大,人家救了你耶。”赵梅说道,“而且斐先生从前还认得你的,又不是骗子,拿着欠条也不怕他赖账的。”

斐鸢瞪了她一眼:“我又没说什么。”

她不是这群没眼力劲的家伙,斐仁烈那一身穿着打扮,他们以为是拍戏的道具,她却一眼看了出来,那绝对不是道具。

只看他剑柄上镶嵌的宝石,绝对是极品鸽血红,抠下来一颗就不知道卖多少钱了。估计是哪里的公子哥儿,玩cos来了。心里想着,将欠条交给赵梅收起来,抱怨道:“凭什么一样坠下来的,你们什么事都没有,就我摔得这么狠?”

赵梅笑得没心没肺,冲她挤眉弄眼:“若不摔这一下,怎么遇见大帅哥?”

斐鸢剜她一眼,挥手全都撵出去了。一个人躺在安静的病房里,蹙眉凝思,她什么时候认识过这个人?

晚上,斐仁烈一手捧着花束,一手提着饭盒,过来探望费鸢。他已经脱下那一身戎装,换上了西服。赵梅的眼光很不错,挑的藏蓝色西服与同色条纹领带都很适合他,将他挺拔的个头衬得更加笔直,简直比店里的模特还要有型。

“我明明告诉他,老大不喜欢花花草草,他怎么还买花?”赵梅嘀咕道。今晚她值班照顾斐鸢,见斐仁烈来了,立刻起身站到一边,将床前的位置让给斐仁烈。

斐鸢被赵梅洗脑了一下午的爱情故事,腻歪得不行,见到斐仁烈来了,倒是高兴了一下:“多谢斐先生来看我。”

“你吃过了吗?”斐仁烈将花束放在床头,提了提手里的食盒向她示意道。

斐鸢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赵梅插嘴道:“我们老大还没吃呢,斐先生带了什么?”

“带了粥和水果。”斐仁烈坐在床边,将食盒打开,一边往外端东西,一边说道:“我跟厨房说你不能吃硬的,又说你失血过多,厨房就熬了这个送来。”

五星级宾馆的服务很贴心,他只吩咐了一声,他们就把饭做好送来了。

“多谢斐先生。”斐鸢见状,也不好推拒了,谢过之后,叫赵梅道:“过来帮我一下。”

赵梅“哎呀”一声,拍着脑袋说道:“真不好意思,我忽然想起还有点事情。斐先生啊,麻烦你帮我照顾我们老大吃饭吧。”嘻嘻一笑,一溜烟儿跑了。

斐鸢的脸色顿时很不好看,斐仁烈却是低低笑了,也不说什么,端起碗拿起勺,吹了吹还热着的粥,送到斐鸢的嘴边。

斐鸢一开始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们不熟,但是看斐仁烈一副自然而然的样子,好像她太在意似的,也不多想了,道了声谢,就张口含了下去。

斐仁烈本身就是话少的人,秉承食不言寝不语,一顿饭下来也不怎么说话。只把碗端得稳稳的,耐心细致地吹凉了粥喂过去。

斐鸢是什么氛围都适应的,偏偏这会儿不知怎么了,有些坐立难安。她眼角微抬,看见一粒圆润的喉结,微微上下滚动。再往上看,是坚毅的下巴,带着男性独有的线条。再上方,一双冷峻的眼睛,若有似无地看着她。

她不敢再往上看,垂下眼,认真吃饭。鼻尖嗅到一丝丝似香水又非香水的气味,从他的指尖传来,带着一缕清冽,很是好闻。

“听赵梅说,你从前认得我?”费鸢低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