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748章 定军心

  • 作者:梅八爷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0-04-27
  • 本章字数:3251

刘宝摇摇头否定说:“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必定的事儿,一个人不是一定打不过两个人,而是要通过技巧胜出,而不是硬拼。”

“技巧?我们应该怎样通过技巧的赢过他们呢?刘宝将军我们真的很想赢过他们。”

领导点点头,旋即说:“我知道你的想法,同样我和你们拥有一样的想法,我可以这样说一句,我们如今的失败,这是为了获取胜利而失败的。”

“失败是成功之母,这句话我们也听过,可是老是失败,让我们的完全看不到胜利,连一丝希望都没有。”

是的,已经做战好几次了,他们顶多和对方打个平手,大部分是失败的。

为了保命先考虑你,刘宝不可能把他全部计划告诉这些士兵,所以只能望着这些士兵,淡淡的说:“你们还相信我吗?如果相信我,就请跟着我走,我迟早有一天会把胜利送给大家。”,

“刘宝将军您放心,我们相信你,我们也相信维纳瑞拉希斯基,所以我们会跟着您走,直到我们获取胜利。”

刘宝满意的点点头,旋即说:“这几次作战大家都辛苦了,我和维纳瑞拉希斯基决定好好的犒劳大家一下,今天加餐,饭菜任意吃,酒任意喝。”

“刘宝将军,咱们的粮草不是被对方夺走了吗?这个时候我们应该节俭才是。刘宝将军你放心,我们不会动摇的,我们不需要加餐。”

刘宝拍了拍他的肩膀,旋即说:“这正是我要说的话,大家可以放心,我们的粮草虽然被夺去了一部分,但是我们新的粮草已经到了,放心我们的粮草供过于求,大家就还是加餐吧,痛快的吃,痛快的喝。”

这里的气氛格外热烈,维纳瑞拉希斯基却一脸忧愁:“刘宝,我闻到了,战争的味道。”

“我们是军人,是军人就要作战,要随时有战死沙场的准备。”刘宝淡淡的说,旋即抬头望了一眼四周。八月,秋老虎正盛的季节。遍地荒草。而刘宝清楚,这枯黄的草,也许永不了多久便会被仁人志士的血所覆盖。这是命运,每个战士的命运。曾经各种势力林立的天下,而今只剩下三股势力,能剩下的都是大头,都是强者,也间接说明他们之间的争斗将会更加厉害。

“刘宝将军,普佩里斯和楚拉家族的联盟出现了一点儿小问题,不过他们竟然在构建攻击通道,想必要对我们发动异常大的袭击。”

维纳瑞拉希斯基有些不解:“为什么会这样,不是说他们的联盟出现问题了吗,怎么会合力对我们发动攻击。我们才十万人马,根本挡不住对方四十万大军。”

“他们是急了,他们知道为了打垮我们,他们必须联合在一起。他们也清楚的知道他们的联合维持不了多久,是以才会急于攻击。”刘宝如是说,旋即道:“通知下去,待酒宴结束后便根据蛰伏草图构筑防御工事,我们一定要将这四十万联合大军拦住困住。”

维纳瑞拉希斯基点点头,旋即说:“不都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吗。要不,我们主动攻击吧。”

“不管是鸡蛋碰石头还是石头砸鸡蛋,结局都是一样,都是失败而已。”刘宝看了维纳瑞拉希斯基一眼,斩钉截铁的说:“维纳瑞拉希斯基,我们不能主动出击,最好也不要迎战,我们所能做的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拖,拖垮他们的联盟,我们的机会就到了。”

维纳瑞拉希斯基嘟起嘴,有些郁闷的说:“这种感觉糟糕透了,就像是一身湿透的衣服粘腻在身上,让人难受至极,偏偏你又不能脱。”

“湿掉的衣服穿在身上虽然不好受,但总比光着身子被人打好多了。你放心吧,要不了多久,他们的联盟就要垮了。兔子和狮子只能一时和平相处,终究会有一战的。”刘宝摸着下巴,极为自信的说。

维纳瑞拉希斯基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是的,终究是会有一站的。只不过在他们分裂之前,我们的日子可不会太好过。这些人肯定每天都要来骂阵。”

“让他们骂,随他们骂。反正被人骂了,也不会少一块儿骨头。我们就当听音乐了,心若放得开,火处可栽莲。”刘宝好整以暇的说,似乎完全不把对方的骂阵当回事儿。

维纳瑞拉希斯基撇撇嘴,“你说得倒轻巧,我们的士兵肯定会觉得窝囊的。我就怕他们,以为我们这些将领怯战,从而军心不稳,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不会的,我相信我们的士兵。”刘宝淡淡的说,眼里有一抹自信。他确定自己连日工作不是白做的,也相信这些士兵会做出真是可靠的成绩。

维纳瑞拉希斯基有些疑惑的望着刘宝,摸摸下巴道:“我觉得你是一个奇人,做事儿啊,想问题啊,出发点儿都很奇特。所以我原本以为你会想出好多奇策指挥我们的战斗,没有想到你却让我们一味地躲。这真有点儿不符合你的英雄形象。”

“符不符合我的英雄印象又有生没关系,我想要的只是胜利。想要获得绝对的胜利,就要把获得胜利的各项因素都拽到自己身边。敌人如今处于足够强大的时期,我又不是傻叉,才不会直接撞枪口呢。”

维纳瑞拉希斯基忍不住堵住耳朵,旋即道:“你听,他们骂的多难听,说咱们是缩头乌龟也就罢了,竟然还说咱们是软蛋!麻蛋,爷从来没有被人说过是软蛋,当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忍不住你也得忍,否则就让对方得逞了,不是吗?”刘宝双手环胸,一脸高瞻远瞩的说:“我懂的事儿不多,但是脾气倒不小,我尤其不喜欢让对方得逞,顺对方的意。”

“你就是一根硬骨头,就是卡在哪里让人不舒服。”维纳瑞拉希斯基如是说,脸上却没有一丝嫌弃的意思。

正说着,有士兵蹭蹭的跑了进来:“维纳瑞拉希斯基将军,刘宝将军,普佩里斯和楚拉家族的联合军队,射来了一封信。”

刘宝接过信,打开看了一眼,旋即露出一抹笑容,将信件递给维纳瑞拉希斯基。对方才看了一眼,就立马火了:“这普佩里斯也太嚣张了,竟然说我们要投降他们?混蛋,我要给他好看。”

“说好了莫生气,怎么又动肝火了。他想怎么说就让他怎么说,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世界上最难控制的就是人心和人这个吃饭的东西。既然普佩里斯这么想当长舌妇,你又何必阻止他呢。”

维纳瑞拉希斯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也怪了,不论多么难堪的事儿,到了刘宝那里,是只是让对方难堪而已。或许这就是刘宝的特殊的功能吧,让人转换心境,心情大好。

这样的刘宝,真希望拥有留在自己身边。维纳瑞拉希斯基如是想,却也明白,刘宝不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他注定会回到他的故乡,回到那八个老婆身旁。

不过,这些日子,维纳瑞拉希斯基的军队确实憋了一股火。对方将领花样百出的骂战也就罢了,偏偏他们还做出维纳瑞拉希斯基和刘宝将军的人偶,用各种令人发指的手法进行侮辱。还给人偶穿上了女人服装。当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许多士兵都义愤填膺,纷纷请战,却被维纳瑞拉希斯基和刘宝给挡了回来。

“我们在这儿驻军也挺无聊的,对方既然花了血本准备了一些好戏,咱们就赏赏脸好好看一看。不过,那就是戏,真的不必当真,更不必为这种东西生气。”刘宝满面带笑,如同一个得道的弥勒佛。

维纳瑞拉希斯基虽然神色算不上多么好,但也意见明确的说:“别人用尽方法,就是想让我们出站。我们偏偏不要顺从对方的意思,气死他们。”

本来觉得有些受辱的士兵,听闻这样的话,怒气消了大半儿。反而用一种高高在上的心态,开始观看对方的表演。时而还会出口评判几句,直接把对方的将军说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让他们这些本来想侮辱维纳瑞拉希斯基和刘宝的人,反而自取其辱。更好人觉得好笑的是,不用维纳瑞拉希斯基等人的刻意挑拨,普佩里斯和楚拉家族不合的事儿屡有传出。

偏偏心里有着怨气和纠纷的两个人,还要在维纳瑞拉希斯基和刘宝面前展现出一幅关系极好的模样,那情景,着实好笑,让人的尴尬到了极点。

刘宝依旧每天带笑的接受着对方的表演,不过有些事儿他可似乎没有放松。比如对普佩里斯和楚拉家族的侦查,比如对周围地形的考察,比如对自己士兵的分配。虽然对方叫战,刘宝和维纳瑞拉希斯基没有迎战,但这却并不表明他们三人之间不会有战斗。相反,三方势力必有一战,而且必然是极为残酷,事关生死的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