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751章 危机解除

  • 作者:梅八爷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0-04-27
  • 本章字数:3317

楚拉家族的大将军离开了,楚拉家族的族主狠狠地摔了一个杯子,凶神恶煞的说:“普佩里斯,你竟然敢动手脚,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刘宝这里,情况依旧不容乐观。他们的兵太少了,不足五千人,想要取胜,真的很难。

“刘宝,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安。虽然打退了敌人一次攻击,可是敌人还是会发动攻击的。”

刘宝点点头,旋即说:“你说得对,所以我们要做下一个准备。”

维纳瑞拉希斯基眨巴眨巴眼睛有些不解的说:“下一个准备,你准备做什么?”

“疑兵取胜。普佩里斯和楚拉家族之所以敢肆无忌惮的对我们发动攻击,是因为他们觉得咱们没有多少人。那么咱们就要让他们知道,咱们的人并不少。”刘宝笑着说,眼里划过一抹亮光。

维纳瑞拉希斯基挠挠后脑勺,一脸的无奈:“可事实上,咱们确实没有多少人。人数本就不多,怎么才能让他们觉得咱们有很多人呢。”

“造人呗。”刘宝笑了笑,旋即说:“草人也是人,你说是不是?”

只见刘宝将一个个捆好的草人穿上士兵的衣服,而后将其绑在一排排灌木丛前,远远望去,就像是一个个士兵一样。然后,他命令其他士兵广泛的使用烟火,那烟火量,好像是做了几万人的饭一样。

普佩里斯和楚拉家族的联军再度出击,普佩里斯站在船头,望着那些浓烟,觉得有些不妙。旋即遥望向岛屿,但见无数人黑压压的挤在一起。他立马喊停了船,大声问道:“谁知道这海岛上有多少人马?”

“将军,应该没有多少人吧。那维纳瑞拉希斯基也就带着五千人来袭击咱们。刘宝也没有带多少人来救她,又被咱们杀了不少人,现在他们手中应该没有多少人才对。”

普佩里斯瞪了他一眼,旋即说:“你看海岛上那烟雾量,是做几千人的饭能冒出来的吗?还有,即便是你笨,你也可以仔细看看。那灌木丛后面,是不是隐隐约约有人在。”

“好像是这样。楚拉家族的人没有说这事儿。”

“楚拉家族,楚拉家族!”普佩里斯一拳拍在船舷上,旋即说:“尽听楚拉家族的,咱们哪里还能活。听我的号令,撤回海岸。”

“将军,要不要和楚拉家族的人商量一下,毕竟是两方合力出兵。”

普佩里斯冷哼一声,旋即道:“和他们商量个什么劲儿。敌人的人数他也没有准确告诉咱们。不管他们,撤。”

普佩里斯的军队就这样撤走了。楚拉家族的大将军追都没有追上。他忍不住仰天长叹道:“天,老天爷给了我们这么好的一个歼灭维纳瑞拉希斯基和刘宝的机会,我们都没有抓住,想要再歼灭他们,可就难了。”

可是没有办法,见普佩里斯的人撤走,楚拉家族的族主也便没有了作战的意思,径直撤走了。只留下楚拉家族大将军的长叹在海水间飘荡。

普佩里斯临阵脱逃的事儿,让楚拉家族的族主对普佩里斯越发不满,一心想要除之而后快。不久,联军的军营里又发生这样一件事儿。

普佩里斯最为喜欢的一个将军突然死去了,他的眼睛被一根很细,约莫五厘米长的毒针刺破。怪异的是,凶手竟然没有将毒针带走,反而放在了尸体旁边。

有些人怀疑,这个将军自己当时拔出了毒针,是以才会这样。也有人说毒针是凶手故意留下的,就是用来彰显自己身份的。对此莫衷一是。

普佩里斯和楚拉家族的大将军仔仔细细的勘察了现场。将军家的屋子时候伤了门栓的,是以外人肯定不能从外面进来。将军死的时候趴在桌子上,桌子正对着窗户,可是窗户也是关着的,想要通过窗户杀人,似乎也不可能。

于是他们不由得想,这难道是一起自杀。

“不可能。”普佩里斯迅速否决:“这位将军一直干的很好,他没有自杀的理由。我绝对相信,他是被他杀的。”

楚拉家族的大将军看了普佩里斯一眼,旋即问道:“对于杀人凶手,普佩里斯将军心中可有人选。”

普佩里斯摇摇头,坚持说:“我虽然不知道是谁杀了他,但是我确定他是被人杀死的。”

普佩里斯的话很快在军队里传开,许多人都说将军是楚拉家族的人杀的,毕竟将军的妻子曾经被楚拉家族的某位高管看中。是以他们对楚拉家族的士兵横挑鼻子竖挑眼,总之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楚拉家族的士兵一脸委屈,他们什么都没干,凭白背了这么一个黑锅。总之这件事情让原本就紧张的楚拉家族和普佩里斯的联盟越发紧张了。

这件事儿到底是谁做的?就是他,摩西气息可。摩西气息可奉命来这儿做卧底,一直想为维纳瑞拉希斯基和刘宝做点儿什么,可惜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直到前些日子,他才发现这个将军每天晚上有读书的习惯。是以事前在书中做了手脚。他用弹簧和箭筒做了一个小型的仪器,而后将这个仪器放到书的后面。等这个将军,想要拿书观看的时候,仪器突然发动,弹簧将针射出。毒针就这样扎入了将军的眼睛。看样子,当时候的将军想要呼救来着,只不过是毒素发作极快,是以他没有呼救的时间。

如今摩西气息可正望着桌面,暗自有些犯愁,怎么才能将后续处理干净。如果让别人发现了,恐怕自己的身份多少会暴露。

心中虽然忐忑,摩西气息可却没有将视线过分的投注到那本书上面,他可不想,不想引起这俩人的怀疑。

维纳瑞拉希斯基觉得有些奇特,忍不住问向刘宝:“刘宝,你不觉得奇怪吗,最近海面上安静了许多,怎么会这样,我可是一直认为楚拉家族和普佩里斯的联军会对咱们穷追猛打呢。”

“我也觉得有些奇怪。”刘宝低下头思索了一会儿,旋即有些狐疑的说:“该不会是摩西气息可发挥了什么作业吧?”

维纳瑞拉希斯基眼睛一亮,旋即说:“摩西气息可?那个摩西气息可。有可能是他,很可能是他。说不定他让普佩里斯的军队后院着火,咱们才得到一夕安寝。”

“你说得不错,如果真是这样,咱们得抓紧时间离开这里,毕竟摩西气息可说不定是用生命代价为咱们换区到逃亡的时间。”刘宝极为有感触的说。

维纳瑞拉希斯基点点头,她也清楚做间谍的危险。她屹立在刘宝身旁,轻声道:“刘宝,你知道这五年多,我有什么感触吗?”

刘宝摇摇头,径直望着维纳瑞拉希斯基。

维纳瑞拉希斯基淡淡一笑,旋即说:“我觉得战争真的很可怕。让高位者失去他的统治之位,让贫寒的人流离失所。我真的很讨厌战争,真的很讨厌。”

“这是好事儿。毕竟比起一个好战的君主,一个不喜欢战争的君主或许能够给他们带来更好的生活。”刘宝拍了拍维纳瑞拉希斯基的肩膀,旋即说:“相信你一定能成为一个好皇帝,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也算是开国之君。开国之君从人民群众中来,懂得民生疾苦,是以会做很多好事儿。”

“谢谢。”维纳瑞拉希斯基深情的望了刘宝一眼,旋即略带玩笑性质的说:“如果我能重新掌握澳小利亚,我封你做护国公怎样?”

刘宝有些讶异,旋即笑道:“护国公,不小的位子呢。不过我这个人你也了解,平时散漫惯了,还真没有当什么大官的能力和心情。”

“切,说的一本正经,其实你是舍不得,舍不得你那八个老婆吧。”维纳瑞拉希斯基的声音低了下去,她知道,一旦澳小利亚回到她的手里,刘宝也就会离开了。

刘宝点点头,旋即说:“是的,我离不开我那八个老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随我回华夏,我可以让你做我第九个老婆。”

“没兴趣,除了别人的正室,我什么都不会做。”维纳瑞拉希斯基异常坚定的拒绝,旋即又笑道:“刘宝,其实华夏和澳小利亚相隔的也不是很远,你说对不对?”

“近吗?”刘宝摇摇头,极其肯定的说:“够远的了,何况还要穿过死亡地带。”

“我说不远就是不远。”维纳瑞拉希斯基难得的发起脾气,只见她抿着嘴唇说:“澳小利亚就在你们华夏的隔壁,所以刘宝你可要记得时时过来串门,否则,我会带着士兵去华夏请您的。”

刘宝猛地抖了一下身子,旋即笑道:“可别,我们华夏的人胆子可小的很,经不起您老的扣关。话说,我还没走呢,怎么就说起这些事情了。”

“现在是没走,可迟早要走,不是吗?”维纳瑞拉希斯基极为低沉的说,其实她已经习惯了刘宝的存在,想到有一天刘宝会离去,她便觉得有些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