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752章 决战前夜

  • 作者:梅八爷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0-04-27
  • 本章字数:3455

终于,刘宝和维纳瑞拉希斯基顺利和维纳瑞拉八嘎秀会师了。由于是死里逃生,是以场面极为火热。

刘宝、维纳瑞拉希斯基还有维纳瑞拉八嘎秀聚集在一起,维纳瑞拉八嘎秀眼里闪烁着清冷的杀气。

“刘宝,赶紧想个法子灭了普佩里斯和楚拉家族吧。战争已经进行的够长了,再拖下去,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维纳瑞拉八嘎秀径直说道,眼里闪过一抹叹息。

刘宝点点头,旋即道:“如今普佩里斯和楚拉家族都保持了平静,这让我有充分理由相信,下面的人并不平静。说不定楚拉家族和普佩里斯的联盟已经破裂,只不过没有让我们知道而已。”“会吗?”维纳瑞拉希斯基和维纳瑞拉八嘎秀一起发问,有些不敢相信。不过,他们马上就信服了,因为摩西气息可传来的消息:“楚拉家族和普佩里斯正式决裂了。”

刘宝精神大振,他起身笑道:“维纳瑞拉希斯基、维纳瑞拉八嘎秀,准备好了吗,大战要来了。”

维纳瑞拉八嘎秀摩拳擦掌,径直说道:“终于来了,我都要等不及了。”

刘宝点点头,旋即道:“立即召集个营大将。”

“是,聚将点兵!”号令传了出去,片刻之后,大将们人人一头热汗匆匆赶来。他们有的刚刚睡下,有的还没有来得及喝一口水。虽说对突然聚将有些不解,不过骨子里还是兴奋起来。毕竟点兵就会有战争,而现在的他们渴望一战。刘宝看了他们一眼,旋即一字一顿道:“就在刚刚,我得到了一道消息:楚拉家族的大将军去了,普佩里斯和楚拉家族的联军瓦解了。我想普佩里斯会尽快离开这里,他们或者退向他们的大本营,或者退向山后。不管他们去哪里,对我们来说都是战机。而近日,我想楚拉家族的士兵也定会有所动作,说不定会打着替老将军报仇的名义攻击我们。是以,我们要体现部署,已备不测。”

“是,但听刘宝将军吩咐!”大将们全部起神,目不转睛的盯着刘宝,等候着他的吩咐。

刘宝望了一眼众人,看着他亲手培养出的大将军们,心里有些感慨。旋即朗声道:“后军十万,莫克你几向高銮统率,自西向东杀向普佩里斯的军队。”

莫克你几向高銮向前一步,旋即朗声道:“领命!”

刘宝满意的点了点头,旋即说:“右军十万。涅金斯基统率,自西向东杀向普佩里斯的军队。”

涅金斯基接过令牌,点头道:“末将听令!”

刘宝向他点头示意,旋即说:“前军十万骨戒斯卡娅统率,左军十万安纳克里恩统率,合力攻杀楚拉家族的军队!”

骨戒斯卡娅和安纳克里恩一起起身,迅速答道:“末将领命!”

“中军十二万维纳瑞拉八嘎秀老将军统率,其时赶赴楚拉家族的和新城,全力堵截楚拉家族!”

维纳瑞拉八嘎秀迅速起身,大声道:“领命!”

“刘宝,我也要求出战!”维纳瑞拉希斯基突然起身,盯着刘宝说:“前些日子我犯了一个错误,对此我深感抱歉。但是,刘宝将军,我要出站!”

刘宝看了维纳瑞拉希斯基一眼,他知道面前这个女人瘦了不少,只为前一次的失败。他知道自己有义务有责任让她重新站起来,只为她将是澳小利亚将来的领导者。刘宝深深地看了维纳瑞拉希斯基一眼,旋即喊道:“维纳瑞拉希斯基!”

“维纳瑞拉希斯基听令!”维纳瑞拉希斯基声音有些颤抖,说实话,她原本以为刘宝会不再重用她了。

“好,维纳瑞拉希斯基,你想出站,这是一件好事儿。”刘宝的声音有些颤抖,轻轻点头慢慢从帅案后站了起来。他停顿了一会儿,旋即走到了维纳瑞拉希斯基面前,“我知道,你会成功的。维纳瑞拉希斯基听令,率领精兵一万从正面攻破楚拉家族。”

“刘宝将军啊!谢谢你……”刘宝话音刚落,维纳瑞拉希斯基顿时低声哭泣起来。她曾经败的那么惨,连他自己都认为自己不该成为将军了。可是没有想到,刘宝还是给了她机会,而且将任务的关键交给了她。

听到维纳瑞拉希斯基的哭声,大将们顿感心酸,忍不住唏嘘连连。

刘宝看了众人一眼,旋即道:“怎么,感觉心疼是不是?既然心疼,那就用咱们的努力让维纳瑞拉希斯基将军重绽笑颜。我要用胜利,换的维纳瑞拉希斯基将军的温笑。”

“是!”众将纷纷响应,一脸众志成城。

月色已深,维纳瑞拉希斯基却了无睡意。她知道澳小利亚如今正处在关键阶段,而她所率领的军队也面临着一次考验。她的一个决定足以让他君临天下也足以让她万劫不复。人生多变,谁都无力料全一次抉择会让自己的人生,自己的军队的走上怎样的道路。

和维纳瑞拉希斯基一样,刘宝心中也有些迷惑。只不过他的神色依然淡然。拿起酒壶,向酒樽中倒满美酒,刘宝不由得想起了昔日时光,想起了迦陵频伽,不知道那个妩媚而多情的鸟女,如今怎么样了。

饮完一爵酒,再次斟满,刘宝望着酒樽中自己的倒影,嘴角挽起一幅无力的笑容。他向来以保家卫国为己任,而今,华夏大国地位确立,澳小利亚短时间内也不会和华夏有什么冲突,那么,自己是不是该想想以后的日子怎么过?怎么过呢。刘宝不由得想起他那八个老婆,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以后就不东奔西走了,就和他们一起好好地过日子吧。

“刘宝,你也没睡?”

刘宝望了一眼来人,正是维纳瑞拉希斯基,旋即举起手中的酒杯笑道:“你也没睡?紧张病又犯了?”

“害怕,睡不着。”维纳瑞拉希斯基看了刘宝一眼,睥睨的说:“你也可以理解为我要揍对手,所以兴奋的睡不着。”

“在楚拉家族待了这么久了,可谓是知根知底了,有什么可怕的。”刘宝摇摇头,一脸的无畏。

“正是因为曾经身在楚拉家族,所以才会知道对手和自己实力的对比。楚拉家族地处沿海,兵精粮足,战船数量众多。而我们,虽说是正义之师,但是实力治终有很大差距。”维纳瑞拉希斯基无比感慨的说,她真的没有办法乐观。

“没有办法,现在的情况是战也得战,不战也得战。”刘宝眼里划过一道光芒,旋即道:“这个作战的命令是我发出的,所以我会负全责。”

将酒杯扔到地上,维纳瑞拉希斯基心中几多烦闷,低声道:“这个决定可非同小可。很容易为咱们的军队招来灭身之祸。此种罪责,你一人怎么承担的起?所以,要我们两个人承担,毕竟我才是这个军队的领导者。”

刘宝看了维纳瑞拉希斯基一眼,没有说话。

维纳瑞拉希斯基伸出纤纤素手,将地上的酒杯拾起,放到桌子上,为刘宝披上一件外衣,低声道:“如今,你可是我的希望,要好好保护,不让你受到一丝伤害。”

刘宝眸色变深心意动了几动,差点儿将维纳瑞拉希斯基搂入怀中。他缩回手,清了清嗓子说: “不早了,早点儿休息吧。说不定战争马上就来了。”

“好。”维纳瑞拉希斯基应了一声,走下台阶,突然双脚踏空,身子一歪,差点儿跌倒在地。此时她一脸如同坠入万丈深渊的表情。

“小心点儿。”刘宝低声道,将维纳瑞拉希斯基稳稳的扶住。

维纳瑞拉希斯基打开他的手,低声道:“我得学会自己照顾自己,毕竟你总有一天会离去,习惯了你的照顾可不行。”

刘宝惊讶的望了他一眼,旋即俯视四周。侧头回望,维纳瑞拉希斯基一脸冷然。于是悄然松开手,潇洒的挥了挥手,先行离去。

月凉如水,风华无双。月下花枝影重重,随风摆动如人起舞,舞出一片绚烂。刘宝不禁开始想,明朝局面又会是一番怎样景象。到底是他们的军队赢,还是普佩里斯或者楚拉家族取得胜利?

微风吹来,让他微微觉得有些冷,是以缩了缩脖子。

突感背后袭来一阵暖意,侧头但见维纳瑞拉希斯基站在自己身后,她把头紧紧贴着自己的后辈。

刘宝突然觉得喉咙一紧,旋即道:“维纳瑞拉希斯基,你还没睡吗?”

“废话,我睡不着。”维纳瑞拉希斯基轻轻一叹,旋即说:“我做了一个噩梦,梦中和楚拉家族的人搏斗,楚拉家族的族主伏在我的身上吞噬着我的鲜血。刘宝,你说我是不是很没有出息,竟然会为这样一个梦而感到害怕。像我这样胆小的人,是不是不配成为澳小利亚的君王。”维纳瑞拉希斯基有些自嘲的道,她自觉和那些英明神武的帝王相差甚远。

刘宝转身,和维纳瑞拉希斯基面对面,低声安慰道:“我并不觉得不知害怕就是勇敢,因为无知才会无畏。你是太了解你的对手,太了解可能的后果,所以才会害怕。这是好事儿,有所敬畏才不会校长。所以,维纳瑞拉希斯基,感到害怕,并不说明你不能成为英明神武的帝王,相反你很有成为英勇神武帝王的特质。维纳瑞拉希斯基放心吧,不会有事儿的,最差还有我刘宝陪着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