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十九章 挖坑等跳

  • 作者:北冥听涛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1-10-23
  • 本章字数:2174

眨眼间,桌面上的菜便是被风卷残云般的解决。

姜雨涵和姜小梅吃得很饱,可以说是这么多年来,吃得最饱的一次。不是说她们很饿,而是刘越做的菜仿佛有很深的魔力,让她们欲罢不能,恨不得连舌头都吃下去。

刘越看着已经吃撑了的两位美女,无奈一笑,便是收拾起桌面上的饭菜碗筷。

“刘越,我先回去收拾一下,一会儿到我房间检查下有没有窃听器。”姜雨涵揉了揉略有凸起的肚子,慢慢向着房间走去。

她担心一会儿刘越检查的时候,万一看到或者触碰到她的那些隐私的贴身衣物会很是尴尬,于是便是打算先去房间里把所有的衣服收起来。

刘越看着姜雨涵回到了房间里,看着姜小梅那满是坏笑的目光,觉得这个小妖精一定心里在揣摩着什么坏水,心里也是有些发憷,毕竟之前可是调戏过这个未来的小姨子,一想到她的腿有可能踢到自己的二哥,便是淡淡的忧桑。于是也回到了姜雨涵给他安排的房间里。

啪。

听着楼上传来关门声,正在看电视的姜小梅突然间站了起来,她用眼睛的余光注意着客房的动静,心中冷笑几声,然后便是迅速地上楼溜回房。

“咦?人呢?”

刘越从客房出来,左右看看,电视没关,人却没了。

电视里,正在播放着最近热门的棒子国的电视剧,此时的男主角正拖着女主角的下颚,深情凝望后,展开了一场热火朝天的拥吻。

“艹,真的太色.情了,难怪现在的小孩一个个都跟老司机一样,都是让这些棒子剧给教坏了!”

刘越摇摇头,换了个‘动物世界’,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大概十多分钟,姜小梅从楼上下来了,她看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刘越,撇撇嘴,这家伙还能欣赏得了棒子剧?

可当她目光挪到电视屏幕上后,脚下一个踉跄,差点从楼梯上滚下来!

屏幕里,一头公象晃着自己的鼻子慢慢地向着一头正在吃树叶的母象走去,然后长鼻一甩,趴到了那头母象的身后,随之便是进行着某种最原始的动作——交配!

公象一边做着,一边发出低沉的象鸣,时不时还用粗壮的鼻子甩起拍打到母象的臀部上,显得有些暴力!

“你……你不要脸,竟然看这种东西!”

姜小梅俏脸一红,以前偷偷看过人与人的,这动物的还真没看过!

“嗯?”刘越一愣,“啊,你是说狮子啊,这怎么不要脸了?难道,你没觉得这呈现出了一种原始的野性之美吗?”

“美你妹啊美!”姜小梅咬牙,这家伙就是一彻头彻尾的流氓,得尽快把他赶走,要不然……姐姐会有危险的!

刘越摇摇头:“唉,现在的孩子,不懂欣赏原始之美,光知道看没营养的棒子剧。那棒子国什么不都还是从我堂堂华夏学过去的?

“你……好女不跟流氓斗!”姜小梅愤愤地说道。

“咋地!我是流氓我骄傲!”

“哼,不跟你扯淡,对了,既然我姐姐的房间可能有窃听器,你也顺便帮我看看我房间里面有没有窃听器吧!还有我房间里面的灯开关也坏了,未来姐夫帮我看看呗!”

“真的?”刘越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姜小梅。

“当然是真的,骗你干嘛!”

“……”

“你不会是不会修开关吧?连开关都不会修,还当什么全能姐夫啊!”姜小梅鄙视着说道。

刘越无语,这当姐夫和修开关有什么关系么?有个毛线啊!可是一想到这是自己未来的小姨子,而且跟她姐姐的关系还特别好,一句话足以掌控未来他的生死,就不得不屈服在她的小白鞋之下。

“赶紧的,灯关不上,我晚上怎么睡觉?”姜小梅不耐烦地说道。

“好吧,你先回房间吧,我拿了工具一会儿就来。”

“嗯,工具箱在外面储物室里,我先上去了。”

刘越看着姜小梅的背影,想了想,先回了一趟客房,然后又去拿了工具,来到楼上。

进了房间,刘越四下打量起来,姜小梅的房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卡哇伊,只有几个玩偶放在大床上。

“嗯?”

忽然,刘越眼睛陡然一亮,黑色的蕾丝丁字裤?

“我先去洗脸,就那个开关,你先检查下有没有窃听器,然后再好好修修。”

姜小梅见刘越注意到了丁字裤,心中冷笑,鱼饵已经扔出去了,现在该给鱼吃食儿的机会了!

“好。”

姜小梅走进卫生间,关上门,身体靠近门,憋住呼吸,想要仔细听听外面的动静。

“臭流氓,本大美女今天可是为了抓你,不惜牺牲一条性感的小内内,看你上不上钩!只要你一碰,那你就完蛋了,哼哼!看我不揭穿你虚伪的面目,让我姐看清你的本质!”

姜小梅面带得意之色,脑海中禁不住勾勒出外面的画面——刘越忍不住诱惑,拿起她的丁字裤,还放在了鼻尖闻一闻,然后……想到这里姜小梅已经没有办法接下去了,简直是难以启齿!

虽然那条性感的小内内,她已经彻底不打算要了,但好歹也是她穿过的,万一真被一个猥.琐的男人给……,那岂不是要凉凉?

想到这,姜小梅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再也等不下去了,打开卫生间的门,瞬间便是有如一道闪电冲了出去,看都没看,大喝一声:“臭流氓,你在干什么!”

“我在给你修开关啊!”刘越头也不抬,继续用螺丝刀捣鼓着开关。

姜小梅看着眼前的一幕,彻底傻眼了,什么情况,这怎么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啊?

她扭头看向放在床上的小内内,发现竟然和刚才的摆放完全一样,这就代表着刘越根本没有翻动过!

卧槽,这不可能啊!这不科学,刘越这个大色狼竟然会无视吗?

刘越不应该现在正拿着丁字裤放在鼻子那边陶醉的闻着吗?怎么会这样!丁字裤根本没有动过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