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四百三十五章 我要走谁能留

  • 作者:北冥听涛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1-10-23
  • 本章字数:2576

就在刘越要离开的时候,突然,韩爱国说话了。

“怎么?在我韩家撒完野,就想一走了之?”

听到韩爱国挑衅的话语,刘越停下脚步,转身看向他道:“不然呢?难道陪你坐下来喝茶?”

“小小年纪就不学好,招摇撞骗。甚至还胆大包天来我韩家,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雨熏单纯,能够被你骗了,我可没那么容易!来人,给我把他抓起来,扭送公安机关!”

韩爱国大喝一声!

顿时,便是几个黑衣壮汉杀气腾腾的从门外闯了进来,气势逼人,干练简洁。

刘越眯了眯眼睛,看着眼前的这几个壮汉,从他们的行动,刘越能够迅速的分辨出来,这群人都当过兵!

想必就是韩爱国的警卫兵吧。

“给我抓起来!”

韩爱国看着刘越,一声令下。

“是!”

顿时,那几名黑衣壮汉点了点头,杀向了刘越。

“谁都不准去!”

韩雨熏见势不妙,大呵一身,想要阻止。

可是,她的话根本起不了任何的作用!若是在平时,她说,还有几个人会听,但是现在下命令的人是韩家的家主韩爱国,他们根本不可能停下。

“既然你们找死,就不要怪我了!”

刘越冷哼一声,原本他是不想出手的,可是看着情况,今天不动手是不行了。

“刘越,手下留情,留他们性命!”

这里的人不知道刘越是什么身手,她可是清楚的知道的,就家里的这些警卫兵,根本就不够刘越塞牙缝的,连金三角那些久经沙场的雇佣兵都不是他的一招之敌,更别说这些没上过战场的人了。

“嗯。”

刘越点了点头,气势释放出来,战意澎湃,有如滔天巨浪。

随着刘越气势的升腾,其他的几个黑衣壮汉眼中纷纷闪过一抹警惕与忌惮,隐约中他们嗅到了危险的气味。

不过,看刘越的样子不过才二十出头,而且自己这一边有足足五人,所以根本没有什么好畏惧的,五人站立五方,一齐向着刘越打了过去。

“嘭!嘭!嘭!”

就在五名黑衣壮汉动身的时候,刘越也动了!

他刚一出手,便是了解到了这几名黑衣壮汉的真实修为,三个一流巅峰的高手,两个一流高手。

这样的阵容放在外面几乎很难见到,每一个一流高手都极其少见,由此韩家的实力可见一斑。

虽然有五名一流高手,可是真正对上之后,刘越依旧没有任何的压力,如今的他隐约间快要突破到暗劲初期巅峰,就差一个机缘迟迟未突破而已,但是他真正的战力,经过上次以后,已经能够完美的对抗暗劲中期巅峰的存在,对于这几个一流高手,说真的,刘越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一出手,刘越便是力压群雄,占据上风,让那五人愣住了!

什么情况?

一旁,韩爱国如何看不出刘越此时占据了上风,眉头微微一皱,他没有想到刘越会这么强,再想到韩雨熏刚才说的话,手下留情?这么年轻的年纪,武功能有多么厉害?别人不知道这五个人的实力,韩爱国身为韩家的家主,可是确确实实的知道。

韩雨熏盯着刘越,感受到刘越身上的气势,她发现,这一个月,刘越的实力又提升了!

另一边,韩婉静盯着被众人包围而游刃有余的刘越,眼睛闪烁着精光,她也没有想到刘越竟然会这么能打!

我去,太帅了!那动作,简直迷死人了!

一连串的拳头落下,没有任何的犹豫,打的五名一流高手没有任何的招架!

“嘭!”

刘越的拳头落下,爆发出强大的气场,顿时,五名一流高手纷纷被震飞出去!

刘越霸气无敌,全身气场不加掩饰爆发出来,冷眼扫视四周,道:“今天我倒要看看,我想走,谁能留!”

这句话,足足震慑住了韩家在场的众人,一时间不知所措。

他们站在原地,目睹着刘越踏出老宅大堂的门,迟迟都没有回过神来。

就在刘越刚刚踏出大堂门的时候,他突然停下脚步,冷眼看了下韩爱国道:“看在你是雨熏大伯的份上,好心提醒你一句,夜游惊梦,虚汗气短,建议好好去医院查一下,要是再拖下去,估计你会让韩老爷子白发人送黑发人。”

语落,刘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韩家大宅,扬长而去。

韩爱国看着刘越离去的背影,双眼难掩惊讶的神色,心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这几个月来,半夜总是在做噩梦,然后惊起的时候,满身虚汗,去医院查了好几次了,都没有看出是什么病,而且他也没有跟任何人说过,是以他瞬间便是否定了是别人告诉他的。

尤其最近,这种情况发生的频率越来越高,若不是因为老爷子的事情耽搁着,他或许就去医院再检查一遍了。

仔细向着刘越临走前的话,让他更加的担惊受怕,什么叫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不就是在说自己命......

想到这里,韩爱国整个人都惊住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上也是浮现出一缕愁容。

莫非自己真的得了什么不治之症?还是刘越纯粹在胡说八道,恐吓自己?无数的念头有如长河般划过韩爱国的脑海之中,席卷而来,让他的脑袋都疼,甚至忘记接着去阻止刘越的离开。

“大哥,你怎么了?”

韩爱军注意到韩爱国的异样,有些担心地看了看韩爱国,刚刚刘越的话他也听见了,再结合现在自己大哥的样子,看来,应该说的是真的了!

“大哥?”

韩爱家也走上前来,声音大了几分。

“啊?怎么了?”韩爱国从愣神中回复了过来,看向他们问道。

“大哥,你在想什么呢?难道那个刘越说的都是真的,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们?”韩爱家观察入微,再加上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样的人,这种关头绝对不会如此鲁莽,所以心里已经基本上相信了刘越的医术,再加上现在韩爱国的表情,更确信了几分。

“没有,我的身体好着呢,一个江湖骗子,休要听他妖言惑众!”韩爱国作为韩家的家主和老大,自然要顾及自己的颜面,怎么都不会承认的。

“大伯,作为侄女的,好心提醒你,有病就赶快去医院治,否则,悔之晚矣!”

既然刘越说自己的大伯有病,那么就一定是有病,对于刘越的医术,韩雨熏可是十足的相信,不由得冷声地说道。

“雨熏,你就这么咒我的?”

原本韩爱国就有些忐忑,现在被韩雨熏这么一说,更加的慌了,脸上闪过一抹怒色道。

“我没有诅咒你,你是我的大伯,是我爸的大哥,我同样也关心你!既然刘越说你身体有问题,那就一定有问题!因为他的医术真的很厉害!只是你们没见识过而已!”

韩雨熏淡淡一语后,便是离开了大堂,现在刘越都走了,她也懒得再跟韩爱国多说什么,便是离开了老宅的大堂。

现在家里的三个人都不同意刘越给爷爷看病,想要让他们接受刘越,还得另外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