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1015章 你要我怎么做

  • 作者:月半子
  • 类别:现代言情
  • 更新时间:2020-04-07
  • 本章字数:2224

“徐总,宋总那件事……你应该已经办妥了吧?”

视频一点开,便立即响起一道极其暧?昧又娇弱的声音,只见一个打扮得十分妖艳的女人,正半坐在一个穿着宝蓝色西服的男人大腿上,女人一手勾住男人的脖子,眼神无比妩媚,充满诱?惑。

傅明成一见到那女人,瞳孔骤然一阵紧缩,揪着床单的手指因为过于用力导致脱力,他面上浮出一抹前所未有的茫然无措之色。

怎么可能……

那个女人,怎么会是她!

男人眸内闪过一抹精光,满脸猥琐笑意,右手捏着女人下巴,在女人鼻尖上轻轻啄一下,一副志在必得的神色,“不过弄死一个多事的老女人而已,这点事,我还是办得好的……而且,那个老女人要是还活着,你觉得,外面会这样平静吗?”

“这倒也是,要怪也只能怪她居然想去自首,要不是徐总你动作快,差点就让那个老女人坏了我们宋总的好事了,呵呵~”

“就凭她?就算是绍正希那个小崽子亲自出面,都未必是我对手……FS集团,早已经不再姓绍了!”

“徐总倒真是聪明啊,攥着手里FS集团的一部分股权,不管怎么都是赚的,而且这一次的事情之后,绍正希那个死瞎子,怕是保不住手里的股权了……徐总,你不要这么着急,一会儿……我保证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哼!老实说,到底是我的技术好,还是傅明成那个废物?”

女人一脸不屑神色,“徐总都说了傅明成是个废物了,我又怎么会让他得逞?不过是利用他罢了,他那样的人,根本就配不上我好吗。”

……

后面两人说了些什么,傅明成一句都没听进去,他眸底陡然爆满一片血丝,猩红目光如同致命的毒蛇一般,死死盯着陆泽臣那部黑色手机。

那一瞬间,傅明成的整个世界,彻底崩塌了。

“这女人……好像是叫什么茉莉吧,之前一直都对你爱答不理,最近突然接近你,再三引?诱你去赌?场,最后还联手徐洪斌做了这一场戏,将你彻底拉入深渊……”沈瑾汐幽幽开口,眸内寒芒一闪而过。

“别说了……”傅明成满脸绝望,痛苦与悔恨如同潮水一般席卷而来,“求你……”

“这一场戏其实并不难揭破,只不过你已经瞎了,所以才看不清这个浅显的局,心甘情愿的跳了下去,而后黎嫂为了救你,不得不受人牵制,但她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自杀,你知道为什么吗?”沈瑾汐面色平静无波的道。

傅明成痛苦的看向沈瑾汐,苍白的唇蠕?动了几下,“我……”

他还能说什么呢?

活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从头到尾,都是一场笑话,将恶毒蛇蝎心肠的女人,当成至宝,一步一步沦陷下去……

他真的是该死!

沈瑾汐看向傅明成,面无表情的道:“我也是一名母亲,就算全世界的人都站在我孩子的对立面,哪怕要与全世界为敌,我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孩子,你的母亲,也一样,虽然你不是黎嫂亲生的,但她……从头到尾都将你视如己出,把你看得比她的性命还要重要……”

沈瑾汐尾音一顿,目光一错不错的落在傅明成身上,“如果到了现在,你还是觉得自己可以一死了之,那么,傅先生请便,我绝不会再多说半个字,毕竟,你们傅家的事情,跟我这个外人,本来也没有半点关系。”

沈瑾汐话音落下,屋内陡然一阵诡异的静默。

傅明成手指骤然紧握住床单,最终又徒劳松开,猩红眸子里戾气和滔天的恨意被他强行压制了下去,化为一片平静,如同一汪深不见底的湖水。

“你要我怎么做?”傅明成问。

沈瑾汐闻言,紧绷的神经稍微松懈了几分,开口:“第一,养好这一身伤,因为我们之后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傅明成:“好。”

沈瑾汐:“第二,成为绍先生的助手,像当初绍老和黎嫂希望的那样,彼此信任,彼此依靠,永远不会背叛绍先生。”

傅明成:“好。”

沈瑾汐:“第三,你最应该说一声对不起和谢谢的人,还在等你……等你变成她想要看到的样子,再去跟她道歉和道谢吧。”

这一次,傅明成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等了许久,他才痛苦的应了一声,“好。”

沈瑾汐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从椅子上站起来,“你先好好养伤吧,其他事情,等你康复了我们再继续聊。”

傅明成:“嗯。”

沈瑾汐也没再多说什么,领着陆泽臣等人离开了傅明成的卧室。

“嫂子,有没有觉得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啊?”元湛凑过来,习惯性的拍马屁。

陆泽臣白了元湛一眼,抚了抚额头,“我只是留着他,还有用处而已,毕竟李茉莉那边不见棺材不落泪,傅明成是一张不可多得的王牌,有他在,不愁扳不倒徐洪斌。”

沈瑾汐虽然这么解释,但陆泽臣等人心里明白,想要对付宋嫣然和徐洪斌,多的是其他办法,就算没傅明成,也一样可以达到目的。

陆泽臣:“不过,话说回来,嫂子你是不是忘了一件很紧要的事情。”

沈瑾汐:“说。”

陆泽臣:“当初绍家乾的确是对傅明成抱有期望,但现在绍家乾已经不在了,绍正希自己都没想夺回FS集团,傅明成就算重新获得绍正希的信任,可想要说服绍正希回归FS集团,谈何容易?”

“FS集团是绍家乾一手建立起来的心血,绍正希不会放弃,之前是因为失明而迫不得己,一旦恢复视力,他绝不会眼睁睁看见FS集团败落在旁人手里的。”沈瑾汐开口,一侧眼尾的微不可查的上扬了几分。

陆泽臣短暂的沉默了片刻后,看向沈瑾汐,“如果绍正希真的打算放弃FS集团了呢?毕竟他这几年经历了这么多,早已经心性大变,而且他手上,只有8的股权,想要翻盘,怕是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