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1018章 瞒天过海

  • 作者:月半子
  • 类别:现代言情
  • 更新时间:2020-04-07
  • 本章字数:2228

“不错,”韩璟后脑勺搭在床边,一支手用力按压着太阳穴,“绍正希体内有蛊毒不假,但一般人根本不知道蛊毒和蛊虫,这是第一点,不过我一提到蛊毒之时,百里樾的反应明显不对,他并不像是不知道,而是故意装作不知道,混淆视听。”

听韩璟这么一说,沈瑾汐仔细回忆了一下,似乎的确是这样。

百里樾和他们当时听说蛊毒之时的反应,的确不同,而那个时候,沈瑾汐也并没有特别在意,毕竟百里樾是医生,知道蛊毒也并不奇怪。

韩璟:“蛊虫极其难培养,需要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这样是不少人并不知道这世上真的有蛊毒的原因之一,而蛊虫一旦培养成功,种入人体内,便会开始产生蛊毒,通常来说,普通的蛊毒从种入人体内到发作,至多不会超过半年的时间。”

“半年?”沈瑾汐皱眉,似乎隐约猜到韩璟接下来要说什么话了。

韩璟眉头轻轻一挑,眸光微微转动了一瞬,开口:“没错,也就是说,绍正希体内的蛊毒,本来该一年半以前就发作的,但他体内的蛊毒并未发作,是因为,有人在刻意控制他体内的蛊虫,延缓了蛊毒发作的时间,穆一诚说过,百里樾从一开始就留在绍正希身边,替他医治眼疾,那么,如果有一个人留在绍正希身边,不动声色的控制着绍正希体内的蛊虫……”

顿了顿,韩璟眸内冷意蔓延,“那么这个人,必定是百里樾。”

自从绍正希失明之后,百里樾就一直住在绍家,就算穆一诚请来过名医,但一直负责医治绍正希的人只有百里樾,也就是说,是百里樾一直在控制绍正希体内的蛊毒……

可是为什么呢?

百里樾隐瞒了蛊毒的事实,控制绍正希体内的蛊虫,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

“还有……”韩璟神色一凛,抽回按压着太阳穴的手,“我替绍正希行针之后,百里樾跟穆一诚一起冲过来,他当时是在检查,我到底做到了哪个地步,是否有杀死蛊虫,只是他做得很好,又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合理的借口,瞒天过海,所以我说,百里樾这糟老头子,真的是坏得很。”

陆泽臣:“华夏境内,并没有听说过哪个世家大族会培植蛊虫,难道是我们的情报出了什么差错?”

韩璟摇头,“不是,不是我们的情报出了差错,而是,百里樾恐怕并不是华夏人,又或者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导致了现在的这个结果,华夏境内,绝对不会有人能培植出蛊虫,如果真的有这样天赋异禀世所罕见的天才,我们不可能收不到任何风声。”

陆泽臣脸色彻底黑了下来,“你的意思是,百里樾是黑三角洲的人?”

韩璟:“**不离十。”

“等等……”沈瑾汐摸了摸下巴,一头雾水的道:“按照你们两个刚才的意思,华夏境内没有人会培植蛊虫,那么,绍正希体内的蛊虫是怎么来的?第二,百里樾如果是黑三角洲的人,他留在绍正希身边,到底想干什么?”

百里樾控制了绍正希体内的蛊毒,却又并未彻底为他祛除体内的蛊虫,只是延缓了蛊毒发作的时间而已,他到底是在帮绍正希,还是有着什么别的不可告人的目的?

“绍正希……一定是有什么事瞒了我们,蛊虫这东西,并不能隔空种入体内,”韩璟脸色有些难以形容,“也就是说,绍正希在失明之前,一定是见过什么人,而这个人将蛊虫种入了他的体内,而且,从绍正希的反应来看,他应该是认得给他种入蛊虫的人,甚至在刻意替他隐瞒。”

沈瑾汐眉头深锁,眼前的迷雾却是一层接着一层而来,绍正希身上,难道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可他们手上查到的有关绍正希的资料,却并没有什么异常,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陆泽臣从后视镜扫了沈瑾汐一眼,“好了,嫂子,这件事我们会去查证的,一有消息,我会立即跟你汇报的。”

沈瑾汐敛下眸子,掩去一脸疲惫之色,“嗯,对了,越哥那边怎么回事,这都一天了,他怎么还没露面?”

陆泽臣脸色微黑,一脸尴尬的道:“越哥最不擅长跟女人打交道……嫂子你让他去处理那几个女员工的事情,越哥能全须全尾的回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沈瑾汐:“……”

神特么最不擅长跟女人打交道……

难怪暗卫队里全是一队的单身狗……活该!

短暂的沉默了片刻,沈瑾汐掏出手机,给顾云琛去了一个电话,然而,电话响了几声却一直都没人接听,沈瑾汐眉头微不可查的轻蹙了几分,手指轻轻敲着手机屏幕,双眸略微一眯,“陆爷,今晚你家BOSS大人有什么应酬吗?”

陆泽臣想了想,“应酬吗?好像在恒业太子爷的私人庄园里有一个晚宴……嫂子要过去吗?”

沈瑾汐的身份现在也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而且,他家老板这种宠妻狂魔,他把沈瑾汐送过去,绝逼是成倍的惊喜有木有~

沈瑾汐垂下眸子,车内光线忽明忽暗,倒是有些让人看不清楚她面上到底什么表情。

片刻后,沈瑾汐幽幽开口:“去啊,毕竟不去接自己男人回家的女人,都是渣女,待会儿路过花店,你顺便停一下,我买一束花过去。”

陆泽臣:“……”他为什么要嘴贱?!

韩璟:“……”

我,要,下,车!

此刻,某两只被塞了一大波狗粮,莫名十分羡慕后面一条狗开车的元湛……

……

M市,郊区某个私人庄园。

庄园内灯火通明,庄园外,各色名贵的超跑豪车跟烂大街似的随意停放在路边,红色地毯铺足了十里开外,目光所及……全都是钱。

此刻,庄园内。

今夜的主角,这庄园的主人,恒业集团太子爷桓珞羽,此刻正一身庄重的黑色礼服,一副招财猫似的笑容站在庄园入口处。

“哎哟喂……好久不见了亲爱的,来来来,这是你的金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