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1019章 放你一马

  • 作者:月半子
  • 类别:现代言情
  • 更新时间:2020-04-07
  • 本章字数:2248

沈瑾汐一下车,刚走到门口,就听见这么一声魔音灌耳的声音,沈瑾汐还没反应过来,一根金灿灿的金条就伸了过来。

沈瑾汐:“……”

这是什么骚操作?

一边陆泽臣默默看了沈瑾汐一眼,“咳……这个,桓少的一片心意,嫂子你就收下吧。”

不收可能一会儿某个沙雕财主就要翻脸了,当然,这翻脸的结果,无非是再多砸一堆金条而已。

沈瑾汐抚了抚额头,接过金条,想了想,还是跟桓珞羽道了谢,然后领着人进了庄园。

庄园内灯火通明,随处可见的都是奢华至极的装饰品,说寸土寸金,都是对这庄园的侮辱,四周都是金灿灿一片……真的是灰常暴发户了……

“哎呦喂……这不是小汐汐吗?你怎么也来了?不会是来抢我们家景总的吧?我跟你说啊,景总就在那边……卧槽!景总怎么跟……顾云琛在一起,这尼玛是要打起来的节奏?”姬宵满脸兴奋之色,一副看戏的小表情。

沈瑾汐差点一口血噎在嗓子眼,也顾不上姬宵了,立即朝着顾云琛和景枭走了过去。

此刻,顾云琛和景枭两人一人手里端了一杯酒,两人之间的空气,仿佛禁锢了一般,周遭的人默默的挪开了几分,生怕被这两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冻成冰块。

“心肝儿……”沈瑾汐眉头深锁,大步流星的走过去,顺手挽住顾云琛的手臂。

男人面上冰冷气息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散尽,而另一边,景枭的脸色却是可怕的阴沉到了极致。

景枭死死盯着沈瑾汐,“你叫他什么?”

沈瑾汐一脸心有余悸的神色,立即道:“心肝儿啊,不然你以为呢?”

景枭脸色陡然一沉,“你再叫一句试试,信不信……”

“信不信什么?我就算再叫一百句又怎样?”沈瑾汐一脸凶狠的道。

景枭冷笑一声,眸内寒光大盛,“很好……我会让你现在,马上就守寡!”

沈瑾汐嘴角一阵抽搐,瞬间炸毛,“你才要守寡!你全家都守寡!我家心肝儿长命百岁呢!”

居然敢咒她家心肝儿死!

真是气死她了!

景枭气得浑身发抖,猩红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沈瑾汐,不及他开口,身后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阴恻恻的笑声。

紧接着,一名穿着白色西服的男人,带着一大队人马走了进来,这人正朝着沈瑾汐他们走过来。

“啪——啪——”

来人轻轻拍着掌,满脸笑意,“真是没想到,今天晚上你们都聚集在这里,那我就不用再多跑一趟了……今晚,你们全都要死在这里……我亲爱的,二哥,还记得吗?”

二哥?!

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一上来就叫顾云琛二哥?

不及沈瑾汐反应过来,那男人已经朝着顾云琛走了过来。

“不……不好了,外面已经被包围了起来……他们……他们带了很多人,还切断了所有通讯工具……”

“什么?这些人到底什么来头?!”

“怎么回事?”

“他们都带了武器过来的,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

紧接着,便是一阵歇斯底里的尖叫声,那些平素看着很有修养的名媛,此刻全都吓得花容失色,有胆子小的,这会儿已经哭了出来,现场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很快,整个庄园外便被彻底封锁。

“温垣……你确定要在这里动手?”顾云琛下意识将沈瑾汐护在身后,深潭般的眸子里陡然一片铺天盖地的阴霾之色。

温垣……

沈瑾汐一下反应过来,这个人就是温垣,顾继业的私生子,顾云琛……的弟弟?

温垣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似笑非笑的盯着顾云琛,“是又怎样?难得借助桓少的手将你们全都聚集在这里,今夜之后……整个天下都是我的,难道我还会顾忌在哪里动手吗?”

的确,今夜到场的都是非富即贵,背后都有着极大的势力,有这些人在手,就算不把他们都杀了,那些世家大族也只有俯首帖耳的份儿。

这时,刚才还一副招财猫模样的桓珞羽,踩着步子,满脸笑意的走到温垣身边,笑眯眯的道:“垣爷,怎么样,我这办事效率可还行?如今这些人都在你手上,要怎么处理,还不都是你一句话的事情?只要杀了他们……这天下,可全都是你的了。”

温垣冷笑一声,“是啊……那桓少呢?”

桓珞羽一怔,眸底冷光乍现,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道:“我只不过是你手里的一枚棋子而已,你不要忘了我母亲还在你手上,就算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跟你作对,对吧?”

温垣冷哼一声,“你最好记得,你如果敢轻举妄动,我必定会亲手杀了你的母亲。”

桓珞羽皮笑肉不笑,“是,不如……垣爷还是先处理掉这些碍眼的人再说吧,庄园外都已经被封锁,他们插翅难飞。”

温垣冷睨了桓珞羽一眼,没有再理会他,旋即扭头看向顾云琛,“怎么样,现在认输,我或许还能看在你是我二哥的份上,放你一马。”

顾云琛:“你以为,我今天是空手而来吗?温垣,你未免也太小看我,小看顾家了。”

如果单凭一个拙劣的计谋,就能除掉他和顾家,那顾家早就被灭了,又怎么会给温垣机会?

温垣闻言,脸色陡然变得阴沉,他阴森森的盯着顾云琛,“外面现在都是我的人,庄园四周都埋了火药,大不了就是同归于尽,顾云琛,凭什么你生来就可以享受万人敬仰,而我……却要被当成阴沟里的老鼠,人人喊打!凭什么!我今天就要杀了你们!”

温垣话音落下,抬手打了一个手势,面无表情道:“给我……统统杀掉!一个活口都不许留!”

“你……你疯了吗?杀人是犯法的,你不可以这样做!”

“快报警啊!这个人……真的是疯了,居然想把我们所有人都杀了!”

“你知道我们这些人都是什么身份吗?你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