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1020章 完满落幕

  • 作者:月半子
  • 类别:现代言情
  • 更新时间:2020-04-07
  • 本章字数:2105

现场一阵诡异的死寂,针落可闻。

紧接着,庄园大门口忽然响起一道清晰的脚步声,下一秒,几乎所有人视线都顺着那声音看了过去。

沈瑾汐也顺着众人视线看了过去,然后她就看见岚歌一身黑色紧身皮衣,满脸血腥杀伐戾气,一步一步走了进来。

空气里,顿时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而岚歌身后,还跟着一个人,这人竟然是魏凌天,沈瑾汐做梦都么想到,画风这么清奇的两个人竟然会到一起。

这特么什么情况??

沈瑾汐一脸懵逼的盯着两人,而这两人却是齐刷刷的走到他们跟前,魏凌天眼角余光瞥了岚歌一眼,被岚歌一眼给瞪了回去。

岚歌冷声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魏凌天干笑一声,“不是,那个……我就只是想要个电话号码……”

众人;“……”

这是什么优秀的操作?

几路人马剑拔弩张,魏凌天居然还有心思要人家电话号码?!

岚歌双眸略微一眯,目光如同淬了毒的冰刃一般朝着魏凌天射了过去,本来想拒绝,却又无意瞥见景枭,岚歌迟疑了两秒,随即报了一串数字。

沈瑾汐听完之后,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因为她报的,是景枭的电话号码。

那啥,默默在心里替魏凌天点个蜡……

魏凌天飞快记下了电话号码,然后喜滋滋的走到顾云琛跟前,“BOSS大人,外面的人都已经解决好了……多亏了岚歌小姐帮忙,呵呵。”

顾云琛:“……”

沈瑾汐:“……”

沈瑾汐默默瞥了魏凌天一眼,所以,这人是当众在撩岚歌吗?

岚歌垂下眸子,一言不发的走到景枭身侧,懒声道:“景总,任务完成。”

景枭脸色阴沉到了极致,“所以呢?”

岚歌心脏微微一跳,开口:“正事办完了,我可以……正式追求景总了吗?”

魏凌天“刷”的一下抬起脑袋,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岚歌,他刚才是不是出现了幻听?他难得遇见一个喜欢的女孩子,她居然……有喜欢的人了?

景枭冷笑一声,“正式追求?”

岚歌一脸认真,“是啊,毕竟都睡过了……我总得要负责任的,不是吗?你可以拒绝,但我不会放弃。”

景枭:“……”

被彻底晾在一边的温垣,恍惚才从刚才的晴天霹雳里回过神来,满脸阴沉怒火,“不可能……怎么可能!我的计划万无一失,只要杀了你们,顾家……这所有一切都是我的了!这怎么可能!”

顾云琛:“万无一失?你当真以为,你在滨海做的一切都无人可知吗?温垣,你太自大了。”

“我自大?”温垣狞笑,“我自大又怎样?我……迟早会都杀了你们!”

顾云琛看向温垣,“事到如今,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吗?如果不是因为祖训不准杀生,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

温垣瞳孔骤然一阵紧缩:“你!!”

顾云琛收回视线,面无表情道:“把人带下去。”

魏凌天一脸被雷劈成灰烬的神色,呆了呆,“啊……哦……好的。”

魏凌天说完,朝手下打了个手势,立即就有人上来将温垣带了下去,一场风波,竟然如此奇迹般的平复了下来。

就在这时,岚歌笑眯眯的盯着景枭,“景总……你看,我这有个恋爱想跟你谈一下……”

景枭脸色黑如锅底,咬牙切齿:“滚!”

岚歌:“诶诶诶!你不要这么急着拒绝嘛,来日方长……我是方长。”

景枭:“……”

景枭竟然没有说要杀了岚歌,而是阴沉着脸走了,岚歌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

其他人眼见有惊无险的度过了这一劫,哪里还敢在这里耽搁,立即如鸟兽散一般离开了庄园。

沈瑾汐他们也没在这里多待,跟着一起离开了庄园,上车之后,沈瑾汐斜瞥了顾云琛一眼,“心肝儿啊,你不觉得你欠我一个解释吗?”

如果不是她今夜临时心血来潮的过来,是不是就无法亲眼见证这一幕了,虽然是有惊无险,但如果顾云琛稍有差池,今夜这一庄园的人,可就未必能全部保得住了。

顾云琛这人,究竟背着她都干了些什么啊喂!

顾云琛抬手,轻轻揉了揉女孩脑袋,“你想要什么样的解释?温垣是顾家私生子,他这几年一直在背后暗中动作,今夜这一场局,的确是我跟景枭一起联手策划的……事先没有告诉你,是怕你担心,本来故意让泽臣陪你去香山别墅,转移开你的注意力,却没想到,你最后还是来了。”

说到最后,顾云琛的语气也是十分无奈。

沈瑾汐总是会给他一些出乎意料的反应,比如今夜,如果不是早有准备,恐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沈瑾汐叹了口气,幽幽开口:“话是这么说,但这是最后一次,从今以后,你不可以有任何事瞒着我,不然的话……”

顾云琛轻笑一声,“不然你想怎样?”

沈瑾汐眉头轻轻一挑,“不然我就去把喜欢我的所有男人全部从头到尾撩一遍!”

顾云琛脸色瞬间黑如锅底,“哦,是吗?”

沈瑾汐立即顺毛,“呵呵,我当然是开玩笑的了……没办法,谁让我家心肝儿长得这么好看,因为是你,就算是陷阱,我也愿意跳啊。”

顾云琛眸光微微一亮,一字一顿的道:“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小汐,我答应你,从今以后,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隐瞒你半个字,好吗?”

沈瑾汐一双潋滟的眸子里划过一抹温柔至极的笑意,然后郑重的点了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