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六章 阴魂不散

  • 作者:六哥1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1-12-02
  • 本章字数:2143

命运,真是能给我开玩笑,我原本以为自己能在按摩店安安静静地过上一辈子时,所有的一切都垮掉了,我感觉自己彻底沦为了这个世界里最微小的尘埃。

卑微的活着,没有出路,没有方向。

苏妈失去了一根手指,失去了她这些年来积攒的所有财产,而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小野!她不念恩情,我把她放了,而她却叫上人,将我们的一切都无情的摧毁。

但苏妈,这个坚强的女人没有倒下,她带着我来到了省城,在按摩店接了一份工,准备从头干起。我原本打算自己也找点小工乾乾,结果被苏妈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她告诉我一个男人应该要有志气,要好好的读书,于是我继续在省城读初中。

到了省城,我还是受着欺负,受着嘲笑,但令我开心的事,老天虽然没有给我强壮的身体,却给了我一个好的脑子,让我轻轻松松的学会了别人许久都学不会的东西。

所有经常接零工,旷课的我,竟然破天荒的考了省城最好的高中。

这的确不可思议,但我却把它给办到了。

不知为什么,在无人的夜里,我常常梦到当年的那个场景,梦到小野那倔强怨恨地眼神,苏妈满身都是鲜血的哭泣。

上高中了,我以为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我将迎来全新的生活,过去的就让它彻底地过去吧。

早早听说,新海一中是省城的超级中学,这里的学生学习成绩都十分的优异,我觉得在这样的环境中像黄伟那种学生应该会很少。在初中,因为黄伟在寝室抽烟,查寝老师发现了烟头,但找不着人,然后我被教导主任叫去,扛不住的我全部交代了,黄伟因此被罚。

我也就因此一直受他欺负。

再也见不到他,这种感觉,对我来说,特别的轻松愉快。

……

时间过得快,转眼就到了开学的时间,我十分期待的拿著录取通知书,来到新海一中报道。

那天人山人海,报名的同学基本都是家长接送,只有我一个人例外,报名时我拿着手头上的各种单子,难免心中有些许的尴尬。

找到高一【一】班教室,里面全是一些陌生的面孔,不过我没有丝毫的不适,反而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感到十分的兴奋。

我真得很是期待迎接全新的一切。

我找了个靠后的位置坐下,虽然前面的位置没满,但是大多都被女生零零散散的占据着,而且班主任也在讲台上,我向来胆小,和女生说句话都会脸红,自然不好意思跑到前面。

所以我干脆坐到最后。期间又陆陆续续来了很多同学,但我的同桌却一直空着,不过我也没有在意什么。

来到这里的同学有的在小声聊天,有的则早早拿到了教材,好奇地翻着书本,我很开心的看着这一切。

这里不再有无所事事的人,也不再有只知道抽烟打架的混子。

第一天,我似乎就交到了一个可靠的朋友,幻想中的天堂生活似乎离我并不遥远。

紧接着我看了看前面围在一起的男生,他们似乎在讨论什么英雄,什么联盟,每个人都是特别的愉悦,但他们说的我都听不懂,也就无法去插话。

观察一轮下来,我发现能和自己交流的少之又少,他们似乎都活在时尚前沿,而我,则像一只井底之蛙。

不过我也成功的找到了我的一个室友,他太受人瞩目了,胖乎乎的,感觉打开他的肚子就能把我给塞进去。

他名字我没记住,暂且就叫他张胖子吧。

我本来以为自己找不到同桌了,结果老天似乎很看得起我,给我找了一个超级漂亮的美女。

“你好,我叫苏菲,很高兴认识你。”苏菲从教室前面走到教室后面的时候,十分成功地让班级的目光集中到了后面。她对我说话时目光很是纯净,看不到一丝的鄙夷。

她长得青春靓丽,甜美无比,声音也十分动听,简直就是我在无数个夜晚对着星空幻想过的女神。

“我……我叫苏平。”我脸红症又犯了,声音也开始结巴起来,不知所措。

在按摩店那么久,那些色狼大叔的话,我基本已经背熟,但到了这种关键时候,就偏偏什么都不会了。

苏菲毫不介意,依旧甜美的一笑,说道:“等下我们一起去领书吧。”

我愣了一下,连忙点头,说好好好。前面的陈飞听到我俩的对话,回头幽怨地看了我一眼,不过此时我已经顾不得他了,内心窃喜。

苏菲她微微一笑,自顾玩起手机来。

我深吸口气,脸色涨红地低下头,不敢去看她,借助余光隐隐瞥见,她应该是在聊QQ,玉指在智能手机屏幕上缓缓滑动。

我突然有些自卑,QQ这东西我虽然有,但是智能手机的价钱,我是望尘莫及的。

“好,上午应该没有同学来了吧,同学们可以去领书,自由活动了。”这时,一直在讲台的班主任开口说话了。

“报告!”结果班主任话音刚落,一个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我一惊,突然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

于是我连忙向门外一看,只见来人一头黄发,穿着一身名牌,双手插在牛仔裤袋里,就这样站在门外。潇洒帅气,却是我一辈子都不想看到的面容。

他,就是……黄伟!

当年在宿舍揭发他,实在是我无奈之举,而他却记恨在心。

而此刻,黄伟或许是因为苏菲在我旁边的缘故,看苏菲的时候,也发现了我,嘴角,回荡起一丝玩味的笑。

仿佛我在他的眼中,仅仅只是一个玩具。

我低着头,内心激荡,为什么?为什么?这不公平,为什么他黄伟全校垫底的成绩,也能上这所超级中学,还和我一个班?

他一脸桀骜不逊,阴冷地看着我,毕业前他曾说之后见我一次打我一次,我常常把这句话当成笑话来回忆。

结果,却变成了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