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八章 再遇小野

  • 作者:六哥1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1-12-02
  • 本章字数:3271

他的每一句话,都如同一把把刀深深的插入我的心脏上,让我窒息,我终于忍受不了这种痛苦压抑的感觉,终于爆发了。

“我受够了!”

“嗯?”黄伟又狠狠地抽了我一耳光,“怎么,说你是杂种生的你还敢反抗?你妈每天接那么多客人,你怎么知道你是谁的种?”

“我不是杂种!”我对着他们吼道,愤怒如山洪海啸般爆发。

压制住了我心底里所有的恐惧。

狗急了,都会跳墙……

我浑身剧烈的颤抖着,竭嘶底里的哭吼,愤怒点燃了我内心沉寂多年的压抑痛苦,愤怒的我情不自禁的扑向了黄伟,朝他狠狠地打了一拳。

黄伟压根儿没反应过来我会对他动手,直接愣住,于是我又拎起拳头,朝他肚子砸去。

砰!

黄伟直接弓成了一只大虾。

“小子!你找死!”此刻长辫子反应过来,一拳砸在我的脸上,其他人也疯狂地涌了过来,对我拳打脚踢。

“我不是!”愤怒已经将我的理智埋没,尽管身体处处传来疼痛,但我不管不顾,盯着黄伟一人狠狠地打!

就这样,我俩都被打倒在地,在地上不断滚着,一下他压住我,一下我压住他,全身上下沾满了刺鼻的液体。

“有老师!有老师!”这是不知谁在外面大喊,所有人当即停下,全都慌乱的往外面跑。

“你娘的给我等着!”黄伟最后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也跟着离开。

我全身上下都是伤,估计一张脸已经成了猪头,但我很痛快,很痛快!我狠狠地抽了黄伟几巴掌,把他的脸压在了地上,嘴里绝对沾到了那些刺鼻的东西!

我很痛快!我很痛快!

我发誓,在黄伟的面前,我从来没有如此痛快过,这种快感像毒药,却致命的诱惑着我……

老师并没有来,我全身上下都是湿的,弥漫着一股怪味,通过洗手间的镜子发现,我的脸差点变成了猪头。

我急急忙忙的走出去,报了名还有三天的假,我准备到家好好的待着。

“苏平?”跑着跑着,突然的,我又听到了一个熟悉声音。

我下意识的转头,结果发现,叫我的人,竟然是——小野!

我从来没想过,在我生命里,还会遇见她,是她,让我到了这种境地。

她此刻与我之前见过的小野完全不一样,一头酒红色的长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黑色的紧身衣,黑色紧身短裤裤,雪白的大腿露了出来,笔直而不带丝毫瑕疵。特别是她脸上充满了张狂,充满了野性,像是一头桀骜不驯的小猎豹。

全身上下,满是一种野性美。

“呦呵,苏平,没想到我们竟然还能相见,你这是怎么了?谁打你了?”她淡然的说著,那种淡然,几乎和她哥哥一模一样。

而正是他哥哥,挥起自己的屠刀,斩断了我所有的安逸,所有的美好。

来到省城之后,在店里寂静的夜晚,苏妈都会摩挲着自己的伤口,缺少拇指的那里是多么的醒目。因为它,苏妈被客人嫌弃,被同行嘲笑,不知受过多少的苦!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小野的哥哥!

“呵呵,我好不好,用得着你管?”我刚刚逝去的怒火又冲了上来。

“我救了你,你却只会恩将图报!早知道这样,我当时就应该把门牢牢地锁好!”我恶狠狠地说,这一年来,我常常后悔于当时我所做的决定。

“什么?你还怪起本姑娘来了?你敢说你妈不是人贩子?我差点被一个老男人强奸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是在数钱还是……”

“去你妈的!我呸!”我实在没法遏制住我的愤怒,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你不知道本来我就想进去救你?你把好心当成了驴肝肺!那个时候是谁给你开门的?”

“不是我你能在这里吗?但你跑了之后又做了什么?我和苏妈差点连命都丢了,你知道吗?”

愤怒,委屈交织着,鼻涕眼泪都流了下来,让我愈发的狼狈。

“你……”小野似乎被我气的说不出话,“你这废物,又被谁欺负了?”

她竟然还骂我废物,是在嘲讽我吗?

周围开始渐渐有了围观者。

我狠狠地瞪了一眼同样怒气冲冲的小野,直接往校门口跑去,心想今天真是背到家了!

回到家,我就把自己锁在小单间里,自己为自己上药,这几年,我几乎已经熟悉了这种生活,像一头舔舐伤口的小狼。

苏妈也不多管我,只是时常叹气,为我买好药,我觉得自己应该让她很失望吧,收养我这么一个渣渣,连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我这一辈子,都要这么下去吗?

几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我再次回到学校已经是下午。

一路上我都很忐忑,不知道来到教室会发生什么。

但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恶劣。

走进教室,老师不在,此刻大家基本上都在自习了,我来的时候,引起了大部分同学的注意,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我发现他们的眼中,竟有奇异的光芒闪动。

“他就是那个苏平……”有个戴眼镜的男生欲言又止。

“就是吧,听说他家住在红灯区,妈妈还是做的那工作?”

我羞愤的无可附加,看着他们的诋毁,泪水竟然又要流了下来。苏妈是在按摩店工作不错,但那是正规的,而且她只接女客。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是红灯区啊?”有点微胖的,大大咧咧的女生直言,顿时引起全班的注意,大家都偷笑起来。

“红灯区你都不知道,东莞你知道吗?”

“以后你找到你老公了,要管好他不能去红灯区知道不?”

同学们戏谑地看着我,声音再一次次讨论之后大了起来。

新同学的音调,仿佛将一切淹没,屈辱,屈辱,填满了我的世界,眼前都带上了不可擦去的屈辱色彩。

“那苏平妈妈就是做鸡的呢!”黄伟乘势起哄,大声开口,顿时全班哄笑一片。

“你们听我解释啊!我……妈妈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一个普通的按摩女!”我大喊,浑身剧烈的颤抖着,委屈的泪水不断流下。

“按摩女!他还承认了,卧槽!他竟然不知羞耻的承认了!”黄伟带着一行人,此刻疯狂的起哄,张狂放肆地笑着!

原本班上还有人的脸上带着不解疑惑,现在,经我这么一说,被黄伟再次一黑,他们似乎都信了。

我妈妈,是红灯区的一个按摩女。

“哈哈!他妈妈是按摩女,你们猜他妈妈每天接那么多客,生物学得好的大神来解释下,他应该是谁生的?基因变异没有?”

“我觉得可能变异了,我在新书上看到什么孟达而定律,不知道能不能解释……”

“哈哈!难怪长成这样,好基因都没继承下来……”

几乎所有人,都跟着黄伟和他的马仔起哄,无情地嘲弄着我。

顿时我觉得眼前一片阴暗,没有希望,没有方向。

“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待新同学!”这时,苏菲直接站起,娇喝道。

我心头一震,感激的看着她,全班这么多人就她愿意相信我,为我说话,让我在这个冷冰的世界感到一丝温暖。

可是她为什么选择相信我呢?可怜我,或者同情我?真是一个善良的好姑娘。

“怎么,你同情他?他妈妈做的可是犯法的事,你同情他?”

“班花,你别被他的外表骗了,你不知道在红灯区这东西是基本技能?”黄伟带着小弟无情反夺。

“你……”苏菲胸口起伏,显然被气得不轻,但有毫无办法,只能抱歉地看了我一眼,随后坐下。

“啊!”我爬起身,浑身颤抖着,发疯似的跑出了教室。

虽然是九月,但教室外面的风很大很冷,我拚命地逆风奔去,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最后来到一个堆放垃圾角落后,蜷缩着身子埋头痛哭了起来。

丝毫不顾垃圾散发的恶臭。

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原本蔚蓝色的天空变成了沉沉的铅灰色,金色的太阳早已没入黑暗,光明在死去……

我原本幻想高中美好的一切,但这一切的幻想都随着黄伟的出现,彻底的破碎了。

他就像一个恶魔一样,不管走到哪都不肯放过我。

我像一个受伤的孩子,独自蹲在角落,看着所有光,化为星星点点,渐渐逝去。

我内心充满了苦涩,委屈,难过,不知道自己在高中是否会延续初中那个的噩梦。

当我最后一滴泪水滴落之时,黑暗已经完全降临,亮起了万家灯火。

但我周围还是黑暗的,那毕竟是别人光,一点都不属于我。

这个世界,也不属于我,我注定是一个配角。

我黯然地离开了这个角落,准备回教室教室看看,结果,碰到了正在教室外抽烟的黄伟。

他带着几个小弟,一脸阴狠地走了过来,目中露出难以想象的怨毒。

“小杂种,上次的仇,老子还没报呢!这次非得打断你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