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18章 你是第一美人

  • 作者:野龙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1-12-01
  • 本章字数:3066

“哪里的话,我当时也没想什么,就觉得吧,像你这么好看的女孩儿要是没了命,那多可惜啊!”

这话一说,小莲脸上一红,不过张富贵不经意对她夸赞,倒让小莲很高兴,“富贵叔,你真会夸人。”

“哈哈,我说的是实话,咱晓林村要是选个美什么的,小莲你得第二,没人敢当第一。”张富贵继续夸她。

小莲被他说得又高兴又害羞,小脸红通通的,“瞧,富贵叔说的,你们家的兰兰那才叫美。”

“嗯,没错”

小莲一听,有点生气,小嘴嘟得老长,“那你刚刚不是说,小莲第一吗?”

张富贵傻呵呵地笑着,“我是说,你和兰兰并列第一。”

这话把小莲哄得开心了,她娇骂道,“瞧富贵叔说的,你这个嘴自从不结巴后,还挺伶俐地,跟你们家二庆可有得一比了现在。”

“哈哈,是吗?”张富贵很高兴,这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夸他嘴巴会说,别说跟他弟一样会说,就是能有他的一半,他张富贵也就心满意足了。其实他说的话,并不是他的嘴能说,只是今天他夸小莲的话都是真心的,在他眼里,小莲真的很好看,跟兰兰可有得一拼了,这要是真放在一起,还真难分高下。

只可惜自己太普通又有缺陷,这两大美女,估计他一个都要不到,想到这,张富贵心里有些悲凉,他不禁叹了一口气。

小莲见他叹气就问,“富贵叔,刚刚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一下子就叹气了呢?”

张富贵看着小莲真诚而又水灵的大眼睛,他又叹了口气,“哎,想到自己都三十出头了,还在打光棍所以有些难过。”说着,他浓眉紧锁。

自从张富贵不顾自己的命救了她的小命之后,她对张富贵的看法和态度大有改观,看张富贵这么伤感,她也有些难过,于是安慰道,“富贵叔,你不必难过,现在你也不结巴了,又能干,我相信很快就会有姑娘家瞧上你的。”

“是吗?”听小莲这么一说,张富贵的眼里发出了难得的夺目的亮光。

“嗯,再加上你心地这么好,肯定能娶一个漂亮的老婆的”

“哈哈,小莲你真会说话。”张富贵被她说得高兴起来,这可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有这么高的评价。

“富贵叔,我说的是真的,小莲看好你。”小莲说着,向张富贵眨了一下眼睛,差点把张富贵的魂给勾了去,但听小莲的意思,似乎把小莲她自己排除在外,张富贵心想,难道我就不能娶小莲你吗?虽然你叫我富贵叔,但这个叔叔当然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叔叔,他完全可以娶她,只是眼前这个小姑娘想都没想过要嫁他,想到这,张富贵有些难过。

小莲一看他又不高兴,就问,“富贵叔,你又怎么了?”

张富贵这才晃过神来,“呵呵,没什么”,他越来越懂得隐藏自己的想法了,秀花的那一脚不但让他不再结巴了,似乎也让他变得聪明多了,这一点连他自己也不相信,但事实确实如此,也许真是原来有几根筋没连上,经秀花那么一踢全接上了,这世上有些事,连科学也没法解释,不是吗?

小莲听他这么说,“呵呵,没事就好。”

接下来,小莲还跟张富贵讲了一些她读书的趣事,两人笑得合不拢嘴,相谈甚欢。

很快,饭菜做好了。

秀花见他们聊这么好,也很高兴,她把饭菜摆上,三个人坐在桌边,有说有笑地吃着晚饭,就像是一家人一样。

但马上三个人就笑不起了来,因为从门外闯进来一个不速之客。

“你们倒挺像一家人的”进来的人不是别人却是兰兰,她说着,让人闻到一股酸味。

“哦,兰兰妹子啊,来,一块吃点”秀花站了起来,招呼着。

“不了,家里已经做好了饭菜,正找他大伯吃饭呢,没想到他在这。”说着,兰兰眼睛瞪着张富贵,“你倒挺会享受啊!”

张富贵听她这么一说,嗖地站了起来,“兰兰,你怎么来了?”

“哦,没事,你继续,你是我们家孩子他大伯,我也管不到你是吧?得,不打搅你们吃饭了。”说着兰兰就走了,她本来想发一通火的,但转念一想,不对,张富贵又不是她老公,她凭什么发火,他爱在哪吃饭,就在哪吃,大不了把他的饭倒给猪吃了。

张富贵见兰兰走了,只好坐了回来。

秀花打趣地说,“看样子,你有些怕你这个弟媳啊”

“哪有的事?不过,我确实不对,没在家吃饭,也没有跟她说一声,害她到处找。”张富贵说。

“是吗?可我刚闻到一股酸味?”秀花挖苦着。

张富贵傻呵呵地笑着,“什么酸味?我怎么没有闻到?小莲,你闻到了吗?”,他又装糊涂了。

小莲笑了笑,一边嚼着菜一边说,“当然了,酸得很,我说,富贵叔,你们家弟媳是不是对你有些意思啊?”

张富贵紧张起来,难得严肃,“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小莲见他那严肃,楞了一下,马上就说,“看把你紧张的,我随口说说而已,你弟弟不在家,她们娘俩就靠你照顾了,她对你管得多点也是应该的。”

“嗯,可不是?”张富贵又傻笑着。

饭罢,张富贵回到家来,本来想跟兰兰解释一下,可是兰兰见他回来,房门砰地关上了,就是不理他,她这门一关把孩子吓哭了,兰兰赶紧来到床边安慰着孩子,她还在生张富贵的气话,他大伯是越来越不象话了,不但帮别人干活,还在别人家吃饭,还跟秀花那一老一小两个狐狸精聊得那么开心,这傻大伯怎么成这样了?岂有此理。

张富贵见兰兰不想理他,稍微洗漱了一下,躺到自己的床上,脑中浮现着三个女人,兰兰,秀花、小莲,兰兰秀外惠中、秀花风韵不减、小莲娇嫩貌美,哪一个他都喜欢,哪一个他都想要,问题是,他现在还一个都没有着落。

想着想着,他就睡着了,晚上做春梦了,梦见兰兰、秀花、小莲三个人都一丝不挂地在他面前,他是喜不自胜,他摸摸这个,又摸摸那个,兴奋不已,还没靠近她们的身体就……

早上一起来又得洗裤裤了,他更觉得自己有问题,心里在哭喊,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张富贵自问这生没做什么缺德事,还为村里人做了不少好事,是为什么他这么惨呢?这是要让他绝后吗?张富贵悲痛不已。

张富贵扛了把锄头早早地出了门。

路过村支书门口时,见一个男的,衣衫不整地慌慌张张地从支书家门口出来,由***早的光线不是很好,张富贵没看清楚这人,他就已经跑远了,张富贵觉得很奇怪,不由得往支书家门里一瞧。

这时“嘭……哗……”地一声,一盆水泼在了他身上,立马把他淋成了落汤鸡,这水有些还进了他嘴里,有股腥臭味,不是洗脚水,定是洗屁股的水,一想到这,张富贵忙往地上吐出那脏水。

这时门口一人在“咯咯”地笑。

张富贵正要发火,娘的,老子被你泼了一身脏水,你他妈的还在笑,张富贵转头就要骂,但他的眼光碰到那人的身体后,愣了一下,只见此人脸上胖胖的,模样还算周正,在往她身上一瞧,更不得了,此人还穿着睡衣,体态丰腴,衣服明显有些凌乱,扣也没扣,一片白花花的展现在张富贵的眼前,雪白雪白地发着亮,真是诱死人了。

张富贵看得眼睛有些发直,强咽了两口口水。

那人并没有回避,却走上前来,轻声问,“好看吗?”

张富贵忙点头,意识到不对,又马上摇头。

那人一点不害臊,居然笑了一下,“要不要看看里面?”

“嗯”张富贵猛点头,马上又摇头。

那人笑了笑,两只小手各抓着她上衣的一边,忽然往两边一拉,哦,妈呀,整个身子都看到了,真是又大又圆。

张富贵完全没料到她有这一招,他眼睛瞪得老大,眼珠子就要掉下来了,这女人也太骚,太胆大了,一大早地向张富贵亮出胸怀,真是胸怀宽广啊。

张富贵还没有看够,那人就把衣服一收紧,盖住了她的春光,妩媚地说,“还想看吗?”

张富贵还是先点头,怕有诈,又赶紧摇头。

那女人却不嗔不怒,脸带桃花,笑了笑,“要看,就进来。”

说着,她转身进了院子,张富贵像被人勾了魂一样,还没弄明白什么情况,双脚就自己做主跟着她走了进去,接着院门“吱呀”地关了上。

张富贵跟着那女的往里走去,还没到屋里,在院中央,那女的转过身来。

张富贵一看这女的徐娘半老的,不是村支书的老婆是谁?她叫荷花。

“我说张富贵,你刚刚看到门外的那男人吗?”荷花撅着性感的嘴唇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