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一章 来钱快的买卖

  • 作者:老黑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0-09-24
  • 本章字数:2395

北漂十几年,我吃了不少苦。

发过传单、洗过碗、送过外卖、卖过保险。

好在前几年做了个来钱快的买卖,我才终于有了起色。

存款有了七位数、开上了奥迪A6、在三环付了一套大二居的首付。

逢年过节回老家也倍儿有面子,亲戚朋友都特别巴结我。

很多想发财的哥们问我做的啥买卖,每到这时候我总是笑而不语。

并不是我小心眼见不得别人发财,而是我干的这个买卖,实在没法说出口。

就连我爸妈我都瞒着,更何况别人了。

所以,对于我在京到底干的什么,亲戚朋友们就开始风言风语了。

有人说我在京给人放高利贷,专门压榨老实人的钱。

有人说我干的买卖见不得光,就跟走私差不多,弄得就跟我是通缉犯似的。

还有人说我在夜店当鸭子,专门伺候富婆,所以才这么有钱。

面对这些话,我全都不在乎,反正我做的是什么事儿,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

很多人看到这里忍不住问了,你到底干的是什么买卖呢?

别急,这一切,都要从四年前说起。

那时候,我白天送快递,晚上就摆地摊赚点外块。

从南边的批发市场进些衣服,晚上再倒手加个二三十块钱卖出去。

结果在一次进货的时候,有个店铺在卖一批特殊的衣服,店门口围了不少人,我好奇过去凑热闹。

结果一看才知道,这些特殊的衣服其实就是晴趣内衣。

抱着新鲜和试试看的心态,我批发了护士、教师、女警COSPLAY三件套。

结果晚上出摊的时候,这晴趣内衣出奇的好卖,不到十分钟,就被几个骚气的女人买走了。

三件套加一起进价不足100元,结果一件就能卖到200元,太暴利了。

后来我才知道,买这些晴趣用品的人,一般都磨不开面子去实体店,所以才在晚上黑灯瞎火的买地摊货。

尝到了甜头,我又进了一大批新鲜玩意儿,各种内衣、皮鞭、套、神油、喷雾、消炎药水…短短几个月时间,我已经稳定月入过万了。

为了能够赚的更多,我把工作辞了,专心研究起成人用品来。

这样摆地摊的日子过了一年,我手里也有些存款了,把外债还完,看到身边的人都在做网店,于是我决定利用淘宝这个平台,把规模做大。

也许是老天爷开眼了,网店做起来之后,每天都有几百块进账,我的客户也越来越多,货物开始供不应求。

于是我租了个两室一厅的房子,其中一个屋子单独囤货,从月入两万,到最高时候月入五万。

我的店铺也从一个开到了两个、三个、四个。

钱包越来越鼓,日子越过越好,我觉得我的人生已经圆满了。

没错,我就是一个卖成人用品的。

现在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公司,每天的订单数近百,有时候忙得连吃饭都顾不上。

虽说手底下员工能帮我分担压力,但我闲下来的时候还会自己开车出去送货。

就像现在,我正开着小面包,拉着一车的成人用品,赶往隔壁津市。

津市的老张是我的老主顾,每次拿货都是几万块打底,这不么,老张昨儿个跟我订了半面包车的器具、药、套、制服还有十几个娃娃,这一批下来,我能净赚十万块。

正好这次去和他聊聊合作,让他批量代理我的产品卖。

毕竟老张这老狐狸在津市混的还不错,社会各方面都有人,凭他的销路,对上我种类繁多的货源,我俩能赚嗨了。

这不是我第一次去津市了,平时从京开车到津市用不上一个小时,可今天不知怎么回事下了雨,车直打滑,我只能压着速度慢慢开。

下了高速,前面是一段盘山路,原本这条路就不好走,加上雨越下越大,整条路变得泥泞不堪。

麻蛋,老子昨天刚刷的车啊!

山路不好走,加上树林子里雾蒙蒙的,我只好将车停到路旁边,打开双闪,等雨小点儿再出发。

将车窗摇下条缝,一股泥土的芬芳飘进来。

我摸出一支中华叼在嘴里,吞吐了一阵之后,只好百无聊赖的掏出手机刷朋友圈。

平时很少上微信,每次一上来消息都上百条,有加我买东西的、有推销的、有合作的、还有主动献身求来一发的。

我翻了下消息记录,挑了几个之前在我这儿买器具的女顾客聊起来。

一个女人,如果买器具的话,那就代表着她很寂寞,或者是那方面没得到满足,所以想要对她们趁虚而入实在太容易。

之前有几个胸大屁股圆的女顾客被我轻松拿下,反正我单身,想要来一发的时候,不缺女人。

我点开一个头像秀沟的女人,看到她刚给我留言:“乐乐哥,我在你那买的棒棒为什么不震呢?充电也不管用。是不是坏了?”

按下语音,我坏笑着回复:“妹子,我家的货都是人工智能,没有水它是不会震的,不行回头我上门给你维修一下?”

没一会儿,露沟女发来一个害羞的表情:“你能修好吗?我这个可是年久失修,漏水呢。”

我发了个色的表情:“我就擅长对付漏水的情况,越漏水我修的也好。”

两分钟后,露沟女把她的位置发了过来,我笑着发了个嘴唇的表情。

没意思,微信里全是这种类型的女人,我都有些审美疲劳了,这也是我为什么没有交女友的原因。

这年头,想找个踏实过日子的女人太难,玩玩还行,当真你就输了。

“哗啦啦…”

后方传来一阵车轮在泥里打转的声音,我瞄了倒车镜一眼,看到后面开来一辆大卡车。

我继续低头玩手机,左边空着的距离足够它过去了。

“砰!”

车子被撞了一下,我重重撞到方向盘上,还好我用胳膊挡住了脑袋,不然这一下非得给我撞迷糊不成。

“傻比吧!这都能撞上!”

我气得大骂,伸手准备拉开车门下去,结果那卡车又撞了我一下。

“砰!”

“哗啦!”

这次比之前撞得更狠,我回头一看,面包车后面窗户碎了,整个后屁股都被撞得变形。

草,疯了吧这人!

卡车抵住我的面包车油门轰到底,我一个趔趄,只感觉车被推着朝前飞速跑起来。

我死命踩着刹车,但身后这卡车速度越来越快,眼看着前面没路了,我在面包车被撞出悬崖的一刹那,开门跳了下去。

可惜我只感觉两腿踩空,身体跟着面包车一起滚下悬崖,眼前的一切天旋地转,耳边尽是树枝断裂的脆响。

“咔擦!”

胳膊和脸被树枝刮的生疼,阵阵暖流从蒙上了我的眼睛。

完了,流血了,要死啊这是!

急速下坠的身体让我没工夫多想,在刮断了几根小臂粗的树枝之后,我只感觉脑袋磕在什么东西上,接着身子一沉,意识越来越模糊,眼前一黑,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