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二章 奇怪的村子

  • 作者:老黑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0-09-24
  • 本章字数:2103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之间感觉自己被人抬起来,然后有女人说话的声音。

慢慢睁开眼睛,我看到的是茅草屋做的屋顶。

“嘶…”

刚想坐起来,却感觉大腿传来钻心的疼。

我低头一看,自己左腿被包的严严实实,上面敷着些绿色的泥巴,有点像捣碎的草。

这是哪儿?

环顾四周,茅草做的墙壁、燃着火的灶台、陶瓷罐子、竹子编的躺椅…

一切就跟古代人的家里一样。

看着这些,我心里咯噔一下。

难道我穿越了?回到古代了?

我一激灵,赶紧挣扎想要爬起来,可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胳膊和脸疼得要命。

“不要乱动!你现在还不能起来呀!”

我侧着头朝门口一看,就见一个女人抱着一堆柴火走进屋里。

再看这个女人,我当时就惊了。

高挑的个子,丰腴的身材,雪白的肌肤。

她穿着一件藏蓝色的布裙子,露出雪白的臂膀和美腿,乌黑油量的长辫子垂至腰际,那张瓜子脸上有一双细长水灵的眼睛。

这女人眼角有颗泪痣,显得十分妩媚,也许是刚去砍完柴火的原因,她雪白的脸上带着一抹红晕,呼出的热气都带着一股独特的女人味道。

太美了,多长时间没见过这样的天然美女,而且身材还这么正点,那胸和屁股绝对是长期锻炼才能那么大、那么圆。

“这是哪儿?我这是怎么了?”

那女人弯腰将柴火放在灶台旁,她擦了擦额头的汗回答道:“这里是桃花村,前天我在河边发现了受伤的你,于是把你带回我这里养伤。”

我沉默片刻,这才想起来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事儿。

那个傻比卡车司机,把我给撞下了悬崖。

我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都是后换的,于是扭头问那女人:“我手机呢?”

那女人疑惑的看着我:“什么是手机?”

我一阵尴尬:“就是电话啊,你们这儿没有电话?”

女人摇了摇头。

我看了一下这屋里的摆设,连个灯泡都没有,灶台旁边放着一盏油灯,我心立马凉半截。

这是贫困山区吗?这年头还有连电话都不知道是啥的村子?

震惊之余,我调整心情问她:“妹子,咱们这村里没有电话咋跟外界联系?”

那女人微笑道:“桃花村的村民们没人跟外界联系。”

我彻底傻了,这桃花村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沉默了好一阵子,我慢慢接受了现实,好在还有个美女养眼,挺不错。

“妹子,谢谢你救了我哈,我叫王乐,你呢?”

那女人坐到我床边柔声道:“我叫阿雪。”

“阿雪,好名字,长得又白又漂亮,人如其名啊。”我笑着调侃。

阿雪只是淡淡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也是,这个村子连电话都没有,估计也不会懂我的调侃。

只是现在腿根本没知觉,不然真想下去走走。

“那个…我这腿伤的严重吗?”

阿雪伸出玉手轻轻摸了摸那堆绿泥:“皮肉伤,只是伤口很深,但需要静养几天,放心吧。”

我松了口气,幸亏没伤到骨头,不然哥们得瘫在这儿。

眼下最大的问题是我得弄个手机,老张还等着我送货呢,怎么着我得把我的情况跟他说一声。

“对了,我掉下来的时候,你看没看到我的面包车?”

我看阿雪一脸懵逼的样子,只能尴尬道:“就是一个银色的东西,带四个轱辘的。”

阿雪恍然道:“哦你说那个大箱子,它挂在树上,而且从它里面掉出来一些奇怪的东西。”

我脸一红,心想这女人连手机和汽车都不知道是啥,车里那些货她更不知道咋回事了。

“你能扶我去大箱子那儿吗?”我有些着急。

阿雪摇摇头:“你现在一动,伤口就会破开,等你养两天我再带你去。”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那这两天只能辛苦你了,回头等我出去了好好谢谢你。”

阿雪抚了下额前细碎的头发,笑而不语。

我看着她弯腰去整理那堆柴火,隐约间竟发现她是真空上阵!

再看下半身的轮廓,大腿根连痕迹都没有,她竟没穿内衣裤。

难道这个桃花村落后到女人都没有贴身衣物穿?

“你是男人,对吗?”

阿雪突如其来的这一句话给我弄得一愣。

我侧着脑袋疑惑道:“你…刚才说什么?”

阿雪站起身子看着我:“我说,你是男人,对吗?”

“呵呵,我当然是男人啊,怎么?我像个娘们吗?”我哭笑不得道。

阿雪有些脸红道:“我只从村里的阿婆嘴里听说过男人,没想到男人和我们确实不太一样。”

我诧异道:“你没见过男人?”

阿雪一脸平静的点点头:“是啊,桃花村的女人们都没见过男人,你是第一个来到我们村里的男人。”

我一听这话笑出了声,结果伤口被牵着疼,只能龇牙咧嘴道:“开什么玩笑,没见过男人?没男人怎么有的你啊?你们靠啥繁衍后代?不生孩子?”

阿雪却一本正经道:“我们当然生孩子啊,年龄到了的时候,村里的阿婆就会带我们去洗…”

说到这里,阿雪忽然打住了,她一脸谨慎道:“对不起,这是桃花村的秘密,阿婆不让说出去。”

我真是哭笑不得了,也就是说这个桃花村里全是女人,没男人?我来到了西游记当中的女儿国不成?

真逗,没想到这妹子吹起牛逼来脸都不红。

不行,我得戳破她这个玩笑。

“你刚才说你们村所有女人都没见过男人是吧?但那个什么阿婆给你讲过男人,那不就代表她见过男人吗?”我反问道。

阿雪摇摇头:“没有,阿婆也是从祖上传下来的书籍上才知道男人的样子,她也没见过。”

我真想对她抱拳表示服气,不管是开玩笑还是吹牛逼我都服了。

阿雪见我不说话,她自顾自的将灶台旁边的木桶拎到床边,然后整个人两腿一劈站到上面。

我一惊:“你…你这是干什么?”

阿雪一边撩起裙子一边蹲下:“撒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