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三章 一种怪病

  • 作者:老黑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0-09-24
  • 本章字数:2097

“哗哗哗…”

阿雪就这样十分淡定的在我面前尿了一发,直到她把裙子放下来我还没回过神。

一切发生的实在太突然,我都没来得及仔细看看阿雪的秘密花园。

不过我现在能确定,眼前这个乡野尤物绝对脑子有问题。

连幼儿园小孩儿都知道当着异性面撒尿害臊,阿雪一个黄花大闺女拎着尿桶当着我的面尿了一发,再加上她口口声声说全村女人都没见过男的,这不是脑子有毛病还能是什么?

阿雪把木桶放到灶台旁边,侧过脸看到我目瞪口呆的样子,关切道:“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吗?”

我一阵尴尬:“没有…我就是有点累了…”

阿雪闻言走到我这边弯腰去拿竹篮。

“我去给你采点果子吃。”

结果阿雪这一弯腰,宽松的领口大开,里面的风光被我尽收眼底。

靠!这白又圆的两大团!一只手根本盖不住啊!

角度刚刚好,而且光线遮挡将中间那道深深地沟壑凸现出来,显得十分诱人。

额头前飘散下来的几根碎发,在汗水的作用下沾到了那两个球上面,更加具有冲击力。

由于距离很近,我甚至能闻到一股女人身体的香气从阿雪领口里面飘出来。

出于男人的本能,我可耻的有了反应。

阿雪抓着竹篮正准备站起身子,可当她看到我某个地方耸立起来之后,她好奇的叫出了声。

“咦?你什么时候在这里藏了根棍子?”

“这个…”

我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好,看着阿雪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凑近帐篷,我忽然产生一个邪恶的念头。

既然她什么都不懂,那我干脆将计就计,好好享受一番。

“其实,我得了一种怪病。”

阿雪见我一脸悲痛,好奇的坐到床边:“啊?什么病?”

我故意用十分消沉的语气说:“从我生下来那天起,医生就说我气血不调,每隔一段时间,全身气血就会朝一个地方乱撞,如果不把气血理顺,我就会爆血管,最后把全身的血都流干而死。”

“这么奇怪的病…”阿雪捂着小嘴。

我无奈道:“你看到的这根棍子,就是这个病造成的。”

阿雪瞪大眼睛,伸手指了指帐篷:“也就是说,全身血液都朝这儿涌起,是吗?”

我点点头:“没错。”

“竟然还有这种怪病?那你不疼吗?”

我叹了口气:“疼倒是不疼,主要一会儿它会越来越大,直到爆炸,到时候我就会失血过多而死。”

阿雪伸出手戳了一下棍子:“那把它切了,血还会朝这里涌吗?”

我嘴角一哆嗦:“切了我就直接血崩了,死的更快,你看现在都这么大,一会儿估计就要破开了。”

阿雪一听这话立马站起身子朝外跑:“我去叫村民们来帮忙!”

“哎!你回来!你自己就能帮我!”我赶紧叫住她。

阿雪返身回来,手足无措的看着我:“我…怎么帮你?”

我露出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我平时都是用手将气血揉顺就可以缓解病情,但现在我全身都是伤,胳膊都抬不起来,只能靠你来帮我揉顺气血了。”

阿雪挽起袖子跃跃欲试:“好!揉哪儿?”

我故作难为情的样子说:“恩…我全身气血朝哪儿涌,你就揉哪儿。”

阿雪看着我的帐篷,一手抓起腰带,一手伸进去,我只感觉某个地方被一把攥住。

“嘶…”

我倒吸口凉气:“对,就是那儿!”

阿雪眉头紧锁:“都涨成这样了,靠手怎么能揉顺,我去拿擀面杖碾一碾吧。”

我看着阿雪举着一根擀面杖要往我裤裆里塞,赶紧阻止:“不行!你一碾会加快爆血管的速度!”

阿雪只好放下擀面杖,用手像抚摸小猫小狗一样,一下一下揉着棍子。

我一边默默享受一边纠正她的手势:“阿雪啊…不是这样揉,你得像握着擀面杖一样,上下抚平,速度快点,速度越快,气血平息的就越快。”

阿雪按照我的吩咐,把手变成了正确的姿势,然后快速的动作起来。

说来也怪,我本以为阿雪在村里头又是砍柴又是烧火,手上的皮肤会很粗糙,结果恰恰相反。

阿雪手上的皮肤竟然很软,而且很有力道,我从没有过这样的舒适感。

麻蛋,这就是哥们胳膊腿动不了,不然现在高低给你按这儿,让你鬼哭狼嚎。

因为她的手被蒙在我的裤子里,再加上棍子温度高,所以没过多一会儿,她的手心就开始出汗。

她这一出汗,棍子和她手接触的时候就发出一种没法描述的声音。

同样,加上汗水的作用,舒适感更上一层楼。

在我的引导下,阿雪的手时快时慢,时轻时重,我看着她领口里的风光,感觉整个人要飞上云霄了。

不行,不能这么快就缴械投降,我得忍住。

好歹哥们阅女无数,可不能败在一只手上。

阿雪快速的揉了一会儿,也许是累了,她停下动作,伸手把我腰带朝下拉了拉,她看着棍子笔直的耸立,上面血管暴起,下意识的叫出声。

“不好了!怎么越来越大了!我…我是不是方法不对?”

我费力的朝下扫了一眼,然后故作一副绝望的样子说:“完了…都因为这两天没有揉顺气血,这一下来势太猛,恐怕靠揉顺已经无力回天了…”

阿雪一听我这么说,声音都开始哆嗦起来:“那…那怎么办啊?你是不是会死?”

我模仿电视里那些驾鹤西去的老人闭上眼睛:“恩,也许这就是命吧…不过我很开心,能在生命的最后几秒,遇到了美丽的你,由你给我送终,我很知足…”

偷偷睁开眼睛,我看到阿雪一脸悲伤的低着头,双手扯着自己裙角眼看都快要哭出来了。

我心中那个得意,吗的,要是全世界的女人都这么傻,老子能繁衍出个国家来。

不过我得绷住,因为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胜败在此一举。

想到这里,我默默的开了口。

“你不要难过…其实,还有一个办法,能够挽救我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