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六章 我有个宝贝

  • 作者:老黑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0-09-24
  • 本章字数:2150

回到茅草屋里面,那群女人依然喋喋不休围在我身边问个没完。

她们很好奇我来自什么地方,还问我村子外面是什么样子的,我很无语。

“难道你们就没人离开过村子吗?你们又不是没手没脚。”我无奈道。

女人们互相看了看对方,十分茫然的摇头。

阿雪在一旁解释:“桃花村的规矩是不准任何人离开这里,还有最重要的原因…”

说到这里,阿雪压低声音:“桃花村没有通向外面的路,就算是有人想离开,也没有办法。”

我回想着面包车掉下来的位置,上面是一眼望不到顶的悬崖,悬崖峭壁上还长了一大片茂密的大树,估计上面的人也看不到下面有个村子。

再加上这桃花村地处偏僻,四面环山,这里不被外界发现也在情理之中。

凭借我的记忆,我被那个傻比卡车司机撞下来的地方,应该是地处京市和津市之间的大山里面,这条路百公里内是没人出没的,因为地势险峻,更没人来这儿旅游踏青。

不过最令我感到好奇的是,这桃花村没有男人,怎么延续香火?听阿雪之前说这是桃花村的秘密,难道她们能自己让自己怀上?

这个桃花村实在有太多地方说不通,我也懒得去想。

我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把腿养好,然后嘛,呵呵,先把阿雪弄的走了不路再说。

……

一整天的时间,我就跟个考取了功名的状元郎衣锦还乡似的坐在茅草屋,跟一大群女人吹着牛比。

当然,我没有说男人和女人那点事儿,我只是简单跟她们讲了一下桃花村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看得出,这群女人虽然看起来很傻,但她们对外面的世界还是很向往的,就连阿雪也是一阵憧憬。

仔细想想,其实我说这么多也没用,这个桃花村四周的悬崖根本不知道有多高,我都不知道自己腿好了之后能不能爬上去,更何况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了。

这群女人们走了之后,我和阿雪也准备吃晚饭,我试着活动了一下腿,除了微微有些疼以外,再没有别的感觉。

胳膊腿都没问题了,老子等了一个多礼拜终于等到这一天!

看着阿雪蹲在地上拾柴火,我等不及让她坐上来,然后用我的电动小马达教育教育她。

门外面天还没完全黑下来,等着晚上,我让你自己求我大战到天明。

我为什么如此自信?都是因为我有一个法宝。

这个法宝就是我白天在河边捡到的那个白色小瓶子。

白色小瓶子是老张让我单独给他带的喷雾。

这喷雾是一个资深成人用品老司机调配出来几瓶送给了我,无论对着男人还是女人喷一下,立马能让对方跟发了情的牲口似的,瞬间丧失理智,而且还能促使对方产生一些特有的反应。

男人能够深切体会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女人能够像瀑布一样止不住的流。

这喷雾市面上根本买不到,老张托我给他带一定是他遇到了拿不下的妞,这喷雾就放在我的副驾上,结果翻车了之后掉在了河里,真是天助我也。

今晚,就让我替老张试试看,这喷雾到底功效如何。

……

晚上还是没有咸淡的野菜,没办法,总不能饿着肚子,我只能硬着头皮朝下咽,好在水果一直能供应的上。

趁着阿雪拎着盆去外面打水的功夫,我偷偷将喷雾握在手里,等待时机。

没过多一会儿,阿雪双手捧着盆回来了,我趁机假装腿脚不好,胳膊一撞,直接将盆撞翻。

“哎呀!”

阿雪尖叫一声,手足无措的抬胳膊挡着头,与此同时,我的喷雾对准阿雪的脸一阵猛喷。

“呲呲呲!”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特殊的香气,阿雪被喷的一阵咳嗽,木盆里的水倒了她一脸。

“咳咳…这水怎么有股…香味儿?”

我一边将木盆捡起来一边说:“估计是山里野花的花瓣落到了水里,把水给染成香气了。”

阿雪点点头没有说话,她将木盆放回到灶台旁,然后背对着我擦着脸。

我静静坐在茅草床上观察着阿雪,心里默默数着时间。

1、2、3、4…

等我数到八十多秒的时候,我发现阿雪开始变得有些不对劲。

她的小脸跟个红苹果似的,而且额头上慢慢朝下流汗,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奇怪…怎么忽然这么热呢…”

阿雪伸手扇着风,微微张着嘴哈着气,她捧起桌上的水,咕咚咕咚猛灌几大口,但似乎没什么用。

我心里一阵激动,这喷雾果然给力,一分钟多点儿就开始上劲儿了。

与此同时,阿雪的动作也开始变得奇怪,她坐在木头板凳上,一边将两肩的衣服朝下拉,一边伸手扇着风,但这似乎根本不管用。

“我…受不了了…”

阿雪踉踉跄跄的站起来,伸手舀起一瓢水就朝自己脸上浇,她一边浇一边用手把自己身上浇湿,藏蓝色的裙子紧贴她的身体,我看到那轮廓都快受不了了。

“阿雪,你怎么了?没事吧?”我上前搀扶。

阿雪身子就跟没有骨头一样瘫软着,她有气无力道:“没事…就是身上好热…”

我故作关心状:“是不是病了?着凉了吧?快躺下快躺下!”

阿雪被我扶到了床边,她躺在茅草床上,两腿纠缠在一起,双手在茅草床上乱抓,领口大敞,里面两个球被挤压的变了形,那画面要多喷火就有多喷火。

“热…我要着火了…水…我要水…”

“好好好!我这就给你拿水来!”

我用木瓢舀了一瓢水,阿雪强撑着抓过,直接就朝着自己胸前浇。

“哗啦…”

整个茅草床都被水浸湿,我能感觉到此时的阿雪就跟一个烧红的炭一样,正源源不断朝外散发着热量。

“我…痒…不行了…我要死了…”阿雪紧闭的双眼微微颤着,语无伦次的嘟囔着。

“啊?痒?哪儿痒?”

阿雪艰难地指了指下面:“这里面…”

她一边说一边伸手进去挠,但似乎怎么挠都不舒服。

“我…挠不到…”

我吞了一下口水,强作镇定:“要我来帮你挠挠吗?”

阿雪气若游丝的点点头,然后自己伸手慢慢的撩起了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