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七章 坏了好事

  • 作者:老黑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0-09-24
  • 本章字数:2284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我也准备提枪上阵。

眼看着阿雪裙子撩到大腿根的时候,屋外忽然响起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好像有很多人朝着我们这边跑过来。

“谁!”

我赶紧把裤子提上,与此同时,茅草屋的门被推开,一大群女人冲了进来。

靠,什么情况?这不坏我好事呢吗?

为首一个膀大腰圆的女人冲我开口:“男人,阿婆要见你,跟我们走吧。”

“阿…婆?她见我干什么?”

我记得我刚被救回来的时候,阿雪曾经说过关于这个什么阿婆,她在这儿地位貌似就跟村长差不多。

“阿雪?你怎么了?”

一个年纪稍小点儿的女人坐到床边,看着跟个小火炉一样的阿雪,一脸关切。

“我…没事…就是好热…”阿雪边说边胡乱擦着汗。

膀大腰圆的女人走过来拉了我一把:“走啊,你在想什么呢?阿婆在等你呢!”

我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又走过来三四个女人抓着我的胳膊腿,跟押犯人一样朝外推。

“哎你们轻点!我自己走还不行吗!”

我回过头恋恋不舍的看着阿雪躺在茅草床上,正等待着我在她身上驰骋耕耘,结果半路杀出来这群女人们坏了我的好事。

麻蛋,没辙了,这群女人大概十五个,再加上我腿脚不利索,我只能忍了。

阿雪,等着我,我去去就来。

……

我被这群女人推着朝前走了很远,周围只有不知名的小动物一闪而过,其他什么都没有。

她们举着火把,有点像驱赶犯人一样,我被她们夹在中间心里也很没底。

毕竟,这桃花村的人看起来脑回路都跟正常人不一样,我根本摸不透她们的套路。

翻过了几个小山包,我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个竹屋,竹屋周围立着栅栏,门口站着两个举着火把的女人,看起来像是守卫一样。

只不过这两个女人穿的衣服就是普通的麻衣布衫,这在大晚上的看起来十分怪异。

“进去吧,阿婆就在里面。”那个膀大腰圆的女人推了我一把。

我白了她一眼,这就是哥们现在腿脚不好,不然高低给你一下子。

“你们这儿规矩真奇怪,大半夜的见人,什么毛病…”

我一边嘟囔,一边抬腿朝竹屋里面走,反正一群女人,我怕个球。

“吱呀…”

推开竹门,我没想到这竹屋里面通亮无比,地上插着好几个火把,竹屋中间的一个石头台子上,坐着个满头银发的老奶奶。

这老奶奶背对着我,她听到屋子里有响动,这才慢慢转过身子,借着火把的光芒,我总算是看到了这老奶奶的正脸。

满是皱纹的脸、有些浑浊的双眼,好在五官倒还端正,皮肤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干枯。

但我非常明白,这个老奶奶年纪肯定非常大了,估计怎么着也得八十往上。

看来她就是阿雪口中的阿婆了,桃花村管事的。

“坐下吧,男人…”声音苍老而又悠长。

“恩好。”

我轻声应了一句,坐在她对面的石凳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桃花村呆的这几天,感觉如何?”

我笑道:“感觉很好,要不是这里环境好的话,我的伤也不可能好的那么快…”

“既然这样,那就请离开这里吧。”阿婆语气冰冷道。

我愣了下:“我也想离开,可我连出去的路都找不到…咱们这儿想要离开村子,只能爬悬崖?”

阿婆没有作声,她沉默片刻之后幽幽的开口:“桃花村风调雨顺存在了上百年,祖辈上留下的规矩就是不能有男人闯进来,因为男人会给桃花村带来不详。”

“你的情况特殊,属于无意之间掉到了桃花村,而且身负重伤,我就不再继续深究…等你的伤好了之后,我会派凤兰带你离开这里。”

又是凤兰,这个凤兰到底在桃花村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又能打猎又能送我出去,神一样的女人啊!

“好,没问题,那我就等着凤兰带我出去,谢谢你了,阿婆。”我很礼貌的说道。

阿婆轻轻点点头,她语重心长的继续道:“我的村民们虽然不知道也不了解男人,但我对你们男人很清楚…你们想要做的事情,我都懂,所以,我希望你不要伤害我村子里的村民们,可以吗?”

这句话说的我心头一颤,难道这阿婆并不像阿雪她们那样傻?

我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可能误会我们男人了。”

“住嘴!”

阿婆愤怒的一拍桌子,她用浑浊的双眼瞪着我:“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脑子里那点事儿!”

我故作镇定的摊了摊手:“这世上有坏人,但也有好人,我如果要伤害大家,早就动手了,但我没有,因为我是一个好人。”

阿婆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她佝偻着腰从石台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你是好人还是坏人,这并不重要,反正你不会在这里呆太久了。”

我无奈一笑:“好吧,随你怎么想,反正我是什么样的人,我自己心里清楚,你不用担心那么多。”

阿婆冷哼一声,对我摆了摆手,然后转过身去。

“你可以走了,有事我再叫你。”

我没有作声,转身离开了竹屋。

这老太太是在给我下马威呢,但是听她说话那意思,好像很了解男人一样。

可我转念一想,好像还有些地方说不通,要是这老太太知道男人和女人那点事儿,阿雪还有其他女人们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些成人用品,还有我让阿雪给我咬的事呢?

思来想去,我得出的结论就是,这老太太是在唬我。

不过,不管这老太太是什么情况,我唯一知道的消息就是那个凤兰只要一回来,我就得被带走,所以说,剩下的好日子可不多了。

想到这里,我赶紧加快脚步往回走,阿雪现在的药劲儿还没过,她正在茅草屋等着我“挠痒痒”呢。

回来的路我走的快了很多,同样我也非常累,等我回到茅草屋的时候,已经是满头大汗,拄着木棍的胳膊直抖。

“阿雪…人呢?”

我看到屋子里没有了阿雪的影子,地上湿漉漉的,看样子她又用水瓢淋自己了。

“咦?这是什么?”

我看到茅草床上摆着一根擀面杖,只是这根擀面杖的一头湿乎乎的,我伸手一摸,竟有些滑腻,放到鼻子下面闻了一下,一股特殊的体香味儿。

我只感觉气血朝上涌,难道阿雪用这擀面杖自己…

还没等我邪恶的幻想完,屋外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