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八章 我来帮你搓背

  • 作者:老黑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0-09-24
  • 本章字数:2202

看着一群女人像疯了一样涌向一个方向,我不由得啧啧称奇,形象莫不是又有外人进来了?莫不是前来寻我的警察?

不过事实证明,我还是想得太梦幻了,很快我发现小雪也一脸兴奋从跑了过来,赶紧上前拉住。

“阿雪,发生什么事了?”我问。

“太好了乐乐哥,凤兰回来了。”阿雪一边答着,一边拉着我往人流最多的方向奔去。

我一怔,心想凤兰回来了,岂不是意味着我就要离开了?

我想过无数种离开时候的场景,却没有想过,这一刻竟是来得如此之快,不禁有些不舍。

阿雪拉着我,很快就穿过了人群,于是我就看到了“传说中”的凤兰。

村子的中间有一块还算宽敞的空地,空地的上用石块组成了一个祭坛,听阿雪说是平时祭祀用的,而这会一个长相清秀,身材近乎完美,身上披着紧身兽皮的大美女正站在祭坛上面,她的脚下堆满了各种野兽的尸体,我和阿雪赶到的时候,她正在从这堆兽尸上分出战利品来给村民们。

我深深被这女人的气质所折服,原因无他,只因为她脚下的那堆成小山的野兽尸体,都是她一个人打的,而且用的,还是背在她背上的那样式古朴到了极点的简易弓箭。

饶是她的身上被各种兽血沾满,看起来脏兮兮的,却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就连阿雪都比不上。

“凤兰姐姐,凤兰姐姐……”

这时阿雪跳起来大叫着,凤兰听到声音,偏过头来,可下一秒,她脸上和熙的笑容消失不见,眼神仿佛一把利刃,直直刺向了站在阿雪身边的我。

我只感觉背后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仿佛在盯着我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伺机而动的猛兽,随时扑过来将我吃了。

“阿雪,你快过来。”凤兰语气不善地朝阿雪招手。

“好呀。”

阿雪显然没有发现凤兰的异常,欢快应着,还拉着身边的我,一块朝着那边走了过去:“乐乐哥,快来,我介绍凤兰姐姐给你认识。”

“阿雪,快放手,你身边的那个人危险。”凤兰大叫。

我眉头一皱,反而把阿雪的手握得更紧了,看向凤兰,露出一抹冷笑。

这凤兰显然和阿婆一样,知道男人的存在,当然,她们的共同点,还有同样厌恶男人。

阿雪不明白凤兰的意思,拉着我走到她身边,一脸的真诚道:“凤兰姐姐,你误会了,乐乐哥不危险,他人很好的,还替我治病呢。”

“治病?”凤兰狐疑地看着我。

“是啊是啊,乐乐哥很厉害的,他知道好多好多事情,这些天都在给我们讲故事呢。”

阿雪说得起劲,片刻之后才记起还没介绍我们认识,于是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这才道:“乐乐哥,这是凤兰姐姐,村里最厉害的女人,凤兰姐姐,这是乐乐哥。”

“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凤兰依旧死死盯着我,语气冰冷地问道。

我实在受不了她这种总是一副我会祸害大家的表情和语气了,当即冷冷地呛了回去:“我是谁难道刚刚阿雪介绍的时候你没听清楚?至于来这里做什么,当然是做我想做的事情了。”

我注意到,在我这话一出来的时候,凤兰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厌恶,甚至还有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寒冷在里面,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那应该是杀意。

然而我一点都不怕,再强悍,终究是个娘们,而且就算她真的想对我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我不相信阿雪会任由着她胡来。

“你最好安分点,否则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里。”凤兰恶狠狠地警告我。

我完全不将她的警告放在心上,拉着阿雪就往屋子里走去:“走吧,阿雪,看来你的凤兰姐姐并不待见我。”

阿雪当然不乐意,她还没弄明白,我和凤兰这个女人到底为什么会彼此看不顺眼呢,既不想走,又不想悖了我的要求,一脸的为难。

我没有再为难她,自己一个人走出了祭坛,穿过人群,再次回到了河边,开始思索起来。

看凤兰的打扮,虽然放在外面的话,也很开放,但至少紧要部位都保护得很好,而且先前我观察过,她并没有如村里的女人们那样,只是随便穿着一件裙子就完事了,而是她在兽皮下面,还穿了抹胸,至于有没有穿内裤我不知道,不过我想应该是有的。

这一点很值得怀疑。

我不禁想到,难道她也是外面世界来的?

就在我这么胡乱想着的时候,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反正在我回过神来时,凤兰那女人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我顿时感觉浑身一阵冰冷,旋即一个坚硬锐利的东西便顶到了脑袋上。

“我不管你是谁,如果你想对这个村子图谋不轨的话,我真的会杀了你。”

卧槽!

我当场就愤怒了起来,老子啥事没干呢,招你惹你了?上来就拿着弓箭要怼老子,真当老子是病猫哇。

我并不相信她真的敢就这么一箭射死我,于是反手就朝着她胸前的高耸抓去。

就算是死,老今天也要尝尝你这朵毒玫瑰!

凤兰这小妞显然没想到我居然会反抗,一时间愣了一下,就是这么一刹那,我的双手轻松地覆上了她的胸脯。

弹嫩!有料!

这是脑海中唯一的感觉。

只可惜,有点小,没有阿雪的抓起来柔软,不过还是非常舒服。

“你……!”

凤兰脸色一怒,瞬间就挣脱了我的双手,同时举起弓箭,立刻就要朝我射来。

“我靠!”

我嘴里大叫一声,看着凤兰这样子,分分钟就是想要老子的性命啊。

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如此近的距离,如果真的被那弓箭射到,就算那箭只是削尖的竹子,我也绝对没有活命的可能。

情急之中,我想也不想,双手再次出动,一把抓向凤兰的衣服,将她扯向自己,同时我整个人向后倒去。

噗咚!

无数的水花溅起,我们两人纷纷掉到水里,更令我没想到的是,凤兰身上那兽皮已经破烂不堪,被我这一扯,连兽皮带抹胸全部脱离她的身体,落水之后,被水冲走,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我看着她脸上还有残留的兽血,不由得想到了城里某种职业,当即学着电视里的口吻道:“大爷,啊呸,小姐,要我帮你搓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