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十章 离开

  • 作者:老黑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0-09-24
  • 本章字数:2104

“我一定会杀了你的。”凤兰死死盯着我,咬牙切齿道。

我嘿嘿一笑,并不以为意,一般女人说出这样的话,大多是爱上你了。

这里的女人确实力气比外面的普遍要大许多,不过我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毕竟常年上货卸货,对付凤兰还是绰绰有余,一下子将她的双手扳到后背,也不顾她的挣扎,直接帮她搓起背来。

不得不说,凤兰这小妞的皮肤真是光滑如绸缎,手掌覆上去,便是一片滑腻,简直令人醉生梦死。

我一边在她身上尽情地吃着豆腐,一边问她:“我说,你这不洗都洗了,要不要连下半身一起啊?”

我承认自己很无耻,但这女人先前还要杀了我呢,现在只是讨点利息罢了,我丝毫没有因为欺负一个女人而产生任何的罪恶感。

凤兰忽然停止了挣扎,似乎是认命了一般,肩膀来回耸着,忽然冒出一句:“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哟嚯,先前还举着弓箭要杀了我,这会却又给我装可怜?

我不由得冷笑起来:“呵呵,我今天就要让你见识见识男人到底是什么东西。”

如此说着,我直接伸手将她包裹住下半身的兽皮也给扯了下来,两人正对着,她整个人便光溜溜地完全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饱满坚挺的胸脯,光滑平坦的小腹,幽深神秘的丛林,这些在我面前展露无遗。

极品啊!

我心里感叹着,小腹一团火焰燃起,下身不由自主地扬起了头,我恨不得就在这里将这女人办了。

“乐乐哥,凤兰姐姐,你们在干嘛呢?”

阿雪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岸上,一句话救下了凤兰。我是无耻不要脸,却也没有在阿雪的面前把凤兰这小妞强上了的勇气。

我松开了凤兰的手,冲着阿雪道:“没事,我看你凤兰姐姐身上全都是兽血,帮她洗澡呢。”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凤兰姐姐,我就说吧,乐乐哥人很好的。”阿雪一脸天真道。

“咳咳……”我难得地老脸一红。

不知道为什么,凤兰似乎不想让阿雪知道她其实很清楚男女之间那点事一般,先前还对我充满敌意的她,在阿雪出现之后,忽然间又变成了一副懵懵懂懂的无知样,特别是在我说出帮她洗澡那句话后,就很配合地从河里捧起水来清洗这身上的污垢,完全没有戳穿我的意思。

这女人的神秘我早有体会,这一切只能说明,她在这里,绝对不止是免费分发给大家自己的打猎成果那么简单。

没有豆腐吃的我自然不会真的去帮她洗澡,很快就爬上了岸,跟阿雪说先回去,让凤兰自己再洗洗,谁知道阿雪竟然拒绝了我的建议,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道:“别着急啊乐乐哥,我们等一下凤兰姐姐一起回去吧。”

“谁知道她还要洗多久啊,我肚子都饿了。”我催促道。

“乐乐哥你再忍忍啊,我们等凤兰姐姐一起回去吃。”阿雪抛出了一个让我呆若木鸡的消息。

凤兰一起回去吃?

我忽然想到,当初我刚刚醒来的时候,发现阿雪的草屋内居然又两张床,可这些日子以来,除了我,阿雪的家里也没有看到有人跟她一起住,难道凤兰这小妞居然跟阿雪住在一起?

我眉头微皱,仿佛看到今后地狱般的生活。

别的不说,单是凤兰这小妞知道男女之间的那点事,那么以后我再想让阿雪帮我吸血块或者要帮她“止痒”是不可能了,这不是要我老命嘛。

不行,得赶快像个办法把凤兰的问题解决掉,否则别说是为了一时的欢愉,只怕到后来让她带我出去都成问题了。

很快,凤兰走上岸来,因为她的兽皮已经被我扯掉并且让河水冲走了,她也只能赤着身体一起回去,一路上跟阿雪有说有笑的,完全当我不存在。

我愈发觉得,凤兰这个女人,心机深不可测。

吃过饭,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阿雪和凤兰躺倒了一张床上,而我却只能独自在草榻上忍受着浴火的侵蚀,辗侧难眠。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正当我迷迷糊糊之际,忽闻得外面有人敲门,正要起床,阿雪已经快我一步,将门打开,门外传来一声传唤:“男人,阿婆要见你,还有凤兰,阿婆说让你们两个现在过去找她。”

见我?

还要凤兰那小妞一起过去?

我大概知道阿婆想要干什么了,不过这么晚了,难道想让凤兰半夜将我弄出去?

在村子里,阿婆的话就等于是圣旨,我还没有蠢到拒绝这次见面,穿好衣服,跟着那传唤的女人朝着阿婆的住处走去,凤兰那小妞也跟在身边。

不过这时候我并没有心情去观赏她到底是什么表情,而是在脑海中快速运转思考着。

如果我之前的猜测正确的话,那么阿婆肯定知道桃花村通往外界的通道,至于为什么要半夜让凤兰带我走,原因无非是怕白天的话我会记得路,到时候又折返回来。

只是我不明白,或许说阿婆这么做,是为了不让桃花村沾染外面的尔虞我诈,可在我看来,却没有那么简单。

一个全是女人的与世隔绝的村子?

女儿国只会在神话故事里才存在,别的不说,光是传承就是个大问题,可这个问题阿雪就是不跟我说,我也没办法。

阿婆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凤兰呢?她又想干什么?

一路上我脑海里闪过无数种可能,无数种猜测,却始终没有一个能够确定下来的结论。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阿婆的住处,阿婆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待见我,眼神里总是那么的平淡。

见得我们过来,她先是看了一眼凤兰,凤兰急忙上前,恭敬地叫了一声:“阿婆。”

阿婆的脸上立即笑开了花,呵呵地摸着凤兰的头直夸她有能力,说些什么以后桃花村就靠她之类的话。

我看不下去了,直言道:“阿婆,不知道您这么晚唤我们前来有什么事?”

我这话一出来,她们仿佛才发现我存在一般,阿婆偏过头来,冷冷道:“男人,是你离开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