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十一章 凤兰

  • 作者:老黑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0-09-24
  • 本章字数:2075

我一怔,没有说什么。

自从来到这里之后,我没有一天不想着离开,可是现在,就在将要离开之际,我竟是有些不舍。

我悄悄看了一眼门外,发现不知何时,阿婆的屋子外站着十几个中年妇女,大多是平时干着耕地这种重活的,而此时,她们手里拿着的,并不是耕具,而是火把和竹棍,一个个沉默地站成三排,看起来就像是古时候的军队。

看来我想去和阿雪告别的想法没办法实现了,这些人用屁股想也知道是为了防止我逃跑的。

“看来我确是可以离开了。”我说,语气里不无冷笑与嘲讽。

“好了,废话少说,待会我会让凤兰丫头带你离开,今后别再进来了,让我们这个村子保存现状就好。”阿婆冷冷说道。

我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决定争取一下,道:“我想跟阿雪道个别,感谢她这些日子对我的照顾。”

“不必了,你的感谢我会替你传达给她的,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就出发吧。”

这次说话的是凤兰,这小妞自从河里上来之后,就一直没有跟我说话,此时转过头来,映着火光,我隐隐看到了她眼神中的杀意。

我一惊,没想到这丫头是是真的想杀了我,不过旋即我又放松了下来,如果她想杀我,早就在我睡着的时候一箭射穿我的脑袋了,我现在还能站在这里,生命应该是无虞的,只不过待会离开的时候,要受到什么苦就说不定了。

“那啥,我还有东西挂在树上呢,就是那个带着四个轱辘的箱子,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能不能先帮我把箱子弄下来我拿了东西再走?”

我还不死心,我想离开,但不是被迫离开。

谁知道我这话一出来,阿婆浑浊的眼珠子忽然迸射出一道精芒,大喝道:“不行,你今晚必须离开。”

“好嘛好嘛,我走还不行吗?别生气呀。”我急忙摆手表示放弃。

开玩笑,这老婆子看起来半只脚都要埋进土里去了,可在村子里的权威还是毋容置疑的,万一惹恼了她,到时候不仅不让我出去,还找个地方把我埋了,我找谁说理去?

于是,在凤兰的带领下,我很快就走出了村子的范围,朝着河流的下游走去,那些中年妇女期初的时候还跟着我们,可走了大概两三公里之后,就只剩下我和凤兰两个人了。

根据这些天的观察,我们离开的方向正是村子的东面,我还是第一次离开村子这么远,可饶是如此,我们所到之处,依然还是一片片的桃林,花开正盛。

“喂,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啊?”

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了,桃花林还是没有尽头,凤兰一直闷着头往前面走,也不担心我会跑掉,因为此时她已经用绳索将我捆了起来,只留两只脚走路,绳索的一头拴在我身上,另外一头攥在她的手里。

听到我发问,凤兰头也不回冷冷道:“别废话,跟着我走你就能出去。”

“我累了。”

我一屁股坐到地上,一刻不停地走了一个小时,将近十公里的路程,是个人都会累,我确实走不动了。

凤兰回过头来,双眼冒着怒火:“王乐,你是不是真的想死?”

“哟,你还知道我名字啊,我还以为你们桃花村的人都只知道我叫男人呢。”

我吐槽了一句,耍起无赖来:“我是走不动了,要不你背我吧。”

“呵呵。”凤兰冷笑了一声,忽然从个背后把弓拿了下来,搭上箭指着我:“不想死就快点。”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我也怒了,从一开始,那个老婆子就看我不顺眼,现在又加上了一个凤兰,特别是送我离开挑在晚上不说,还把我捆住,像一个犯人一样,泥人还有三分脾气呢,更何况我一个大男人,被两个娘们跟玩似的。

“有本事你就打死我,老子今天把话给你撂在这,只要老子没死,将来一定把你狠狠的办了,还要找一群男人办你。”

我气呼呼说着,没等她开口,又继续道:“对了,你还不知道一群人的威力吧?你放心,等到那一天,我会让你跪在地上求我……”

“住嘴!”

凤兰大喝一声,怒不可遏的样子,脸色涨得通红,胸口激烈起伏着,手里的弓渐渐拉到满月,下一刻,便要一箭射死我。

“来啊,弄死老子啊。”我大吼着,疯狂大笑了起来。

咻!

轻微的响声刺耳无比,我死死盯着那越来越近的箭头,呼吸莫名地开始急促起来,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难道我就要死了吗?

噗!

利器刺入血肉的声音,奇怪的是,我竟然还有意识,身上也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感到疼痛,难道是凤兰那丫头射偏了?

嗷呜……

不容我多想,身后传来了一声虚弱的惨叫,我机械地偏过头去,才发现身后不知何时竟然有一头狼匍匐在距离我仅有一尺的地方。

此时这头狼的一边眼睛被一只竹箭狠狠插入,整支全部射入了狼的脑袋,没到了箭羽处,在一声惨叫之后,这头狼直接就闭上了眼睛。

我靠!

不得不说,这头狼的出现吓了我一跳,同时我也想起了先前凤兰射出的那一箭,原来不是要杀我,而是要救我。

难以想象,在这大半夜的,这头狼接近了我的身后,而我却完全没有察觉,若是没有凤兰小妞,这会我是真的死翘翘了。

“谢谢啊。”我喉咙干涸地道了句。

“快走!”

凤兰却是将弓箭收了起来,拉着我继续前进,语气冰冷得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女人真是神秘啊,我不由对她好奇了起来。

从种种迹象看来,凤兰绝对是对外面的世界有所了解的,甚至她直接就是从外面进来的,跟桃花村里的人生活在一起,可是她为什么这么做呢?这一手出神入化的箭术,又是跟谁学的?

“到了。”

又走了两个小时,我都累得快要虚脱了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凤兰忽然停了下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