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十二章 异象突生

  • 作者:老黑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0-09-24
  • 本章字数:2094

这里是峡谷的尽头,两边都是高耸入云的悬崖,两片悬崖呈人字形交接在一起,而我们所在的地方,就是悬崖交接处的一个狭窄的通道。

通道的一头,是成片成片的一望无际的桃花林,另一头,却是个幽深昏暗的山洞,先前在桃花村里宽阔的河流在这里也变得狭窄无比,只不过比前面要深很多,这时河水正汩汩往山洞里流去。

凤兰所谓的“到了”,指的应该是到了离开的洞口,看着她指着那低矮昏暗的洞口,我不由得心下一怵。

该不会想让我从这里游出去吧?

“我说,从这里就能出去了?”我咽了咽口水问道。

“是的,不过河水有点深,你等我一下。”

凤兰说着,将手中的绳子拴在了一旁的一颗桃树上,中间还缠绕了一棵树干,防止我解开绳子逃跑,随后她人就没入了桃林之中。

大半夜的,我们两人只有一支火把,这时候她一离开,整个空间都暗了下来,我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内心不由得有些害怕。

不过很快,凤兰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她一手提着火吧,一手却抓着一根拇指粗细的麻绳,麻绳经过她的肩膀,只见她费力地拉着,似乎后面有什么很重的东西。

随着她越走越近,背后她拉着的东西渐渐现出形状来,原来是一艘独木舟,看样子已经有些念头了,应该是这里的人离开的时候用的。

不够从村子里的人们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这独木舟只怕也是凤兰和那老婆子的专属物品了。

将独木舟放到河岸上,凤兰过来解开我耳朵绳子,一边在嘴里说道:“你这次是意外,无意中进入到这里,阿婆没有责怪于你,不过下次若是还敢进来,休怪我箭下无情。”

从先前那头狼的事情看来,这凤兰小妞也不过是刀子嘴豆腐心,看起来冷冰冰的,但真要她杀人,只怕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也有恃无恐起来,嘿嘿笑道:“我走了你会不会想我啊?”

“你再废话,我直接把你扔到河里去,生死由命。”

“行行行,反正以后都看不到我了,就不能给个笑脸让我留作纪念?”我无耻地笑着。

没想到这么一句话,凤兰小妞竟是害羞了起来,脸色变得有些熏红,白了我一眼:“胡说什么呢?!”

“哈哈……”

我大笑着,同时趁她不注意,双手迅速出动,朝着她胸前偷袭过去,凤兰没想到我居然不要脸到了这种地步,没有防备,被我抓了个正着。

“嘿嘿,真有弹性啊。”我得意笑着。

凤兰气得脸都绿了,怒瞪着我:“你……混蛋!快放开!”

“是是是,我混蛋。”

我不仅没有放开,还用力捏了捏,这样的好事,出去之后就没法享受了,这些日子跟阿雪相处,对那些只要有钱就能召之即来的女人,我已经厌倦了。

恍神中,凤兰很快就挣脱了我的魔抓,同时将我身上的绳索全部解开,不知何时已经再次将弓拉至满月,对着我,用眼神示意我朝那独木舟走去。

我知道,自己的离开已经成为必然,重重吐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下一次,再来到这里是什么时候,不过相比这里,我还是想出去,想要回到那个已经令我疲惫无比的社会上去。

因为我的亲人,朋友都在那边,至于这里,或许只有阿雪能够让我怀念了吧?

想到阿雪,我又想到,明早上起来找不到我,她会不会想我呢?

应该会的吧。

心里五味杂陈,我坐上了独木舟,凤兰帮我将独木舟推下了河水中,顺着河水,我很快就要到达那低矮的洞口。

“嗨,小妞,要不要跟我一起走啊。”我笑眯眯的望着凤兰,挑衅似的朝她勾了勾手指。

“滚!”

凤兰爆喝一声,转身就走。

“别这样啊,好歹咱们也有过肌肤之亲啊,你不跟我走,岂不是想念我一辈子?”我无耻笑着。

忽地,已经走远的凤兰止住了身形,随后转身朝我走来,我急忙加速了划桨的速度,希望能快点进入到那洞口之中。

开玩笑,我绝对不会认为她折返回来是要跟我一起走的,看她那气势汹汹的样子,不杀了我才怪啊。

凤兰越走越近,我划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再加上水流的力量,独木舟已经有一半进入了洞口之中,我不禁松了一口气,毕竟以她的速度,想要追上我是没可能了。

轰!

突然之间,只听得一声巨响,正在朝我疾步走过来的凤兰忽地整个人腾空飞了起来,随后身体不受控制地朝我砸了过来,手中的火把也脱手而出,在空中旋转着。

借着火光,我看到了令人肝胆俱裂的一幕。

凤兰自然不是自己要朝我扑过来的,而是她被一头看起来像犀牛一样的野兽给撞飞了,而这头野兽在撞飞她之后,后脚快速蹬着地面,再次准备冲锋,只不过这次的目标,不是凤兰,而是准备进入洞口的我。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看着那足有一层房高的野兽,它额头那巨大的锋利的犄角,若是被撞伤那么一下,只怕下一刻就得见阎王去了。

来不及多想,我急忙从独木舟上站立起来,随后双脚蹬在了洞口上方的岩壁上,整个人跃了出去,并在空中抱住了凤兰那小妞,两人相撞,随后又改变了方向,朝着河岸旁边落下。

轰轰轰……

就在我们刚刚落地的同时,那头野兽已经撞向了原本我所在的地方,一阵巨大的响声,整个地面仿佛地震了一般,剧烈晃动着。

我朝那边瞥了一眼,顿时万念俱灰。

独木舟已经飘过了洞口,不知去向,而那头野兽,狠狠撞在了洞口旁边的石壁上,额上的犄角断了一截,看起来并没有破坏洞口,可是它的整个身躯将洞口完全堵住,我再想出去,绝无可能。

最要命的是,片刻之后,那头野兽转了过来,正对着我们,双眼通红,鼻孔里喷出厚重的喘息,显然是将我们当做了导致它犄角断裂的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