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十三章 绝境

  • 作者:老黑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0-09-24
  • 本章字数:2070

跑!

这是我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不过很快就被我否定了。

通过先前的观察,我很肯定,我绝对是跑不过这头野兽的,况且先前从高空摔落,我身上虽然没受什么伤,却也被摔得七荤八素的,一时间连方向都找不准了,怎么跑?

更何况,此时我怀里还抱着一个人,凤兰也不知道怎么了,自从落下来之后,连哼都不哼一声,要不是还感觉得到她还在呼吸,我甚至怀疑她已经死了。

就在这时,我环在她背后的手臂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流淌出来,抽出来一看,鲜红一片,我顿时就吓懵了,这么多血,再拖下去,只怕到时候凤兰就算没有当场给撞死,也要失血过多而亡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我脑海里一团紊乱,根本想不出一个具体的办法。

而那头野兽已经再次冲撞了过来,没办法,我只能抱着凤兰就地一滚,堪堪避了过去。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那头野兽似乎被激怒了,嗷嗷叫着,再次转身,准备撞过来。

这时候我看到了掉落在一旁的火把,好在还燃着,我想到了电视里说野兽都怕活,不由分说,当即拾了起来,将之对着野兽,欲图通过火把,让野兽知难而退。

也正因如此,让我看清楚了野兽的真面貌。

这是一头比犀牛还要大上不少的怪兽,长得跟犀牛差不多,不过犀牛的犄角是长在鼻子上的,而它的则是长在额头上,而且它的尾巴,也不是犀牛那样,像一条鞭,却是有点像马尾巴,长长的毛发挂在身后,跑起来一飘一飘的。

准确地来说,这确实像是一匹马,很像电视里的独角兽,只不过身材实在臃肿得过分,四肢也很短很粗,而且看起来是披了一身犀牛皮。

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和幼稚,火把非但没有把眼前的野兽吓走,反而似乎激起了它的愤怒,就在我将火把往它面前一挥的同时,野兽猛地发出一声渗人的巨大吼声,随后疯了似的冲我奔来。

我吓了一跳,赶紧将火把往旁边一扔,人也以最快的速度朝着旁边的地上砸去。

咚!

重重砸在地上,因为用力过大,我感觉到自己的右臂似乎被我自己给砸脱臼了,不过此刻我顾不了那么多,急忙往野兽那边望去,想看看它到底有没有在追我。

这一看,我顿时发现了有趣的一幕,只见那野兽庞大的身躯冲着火把那边去了,只不过在临近的时候,却又不敢靠近,只是愤怒地吼叫着,四肢重重地蹬在地面上,感觉它对火有着一种又怕又怒的情绪。

我想火把可能已经把野兽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旋即小心翼翼地向凤兰那边爬过去,想带着她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

谁知道我才刚一动,那野兽便好像后面长了眼睛一般,转过头来望着我,在火光跳跃中,我似乎看到了死亡的气息。

我不禁在心里大骂,曹尼玛的,老子就想回个家,招谁惹谁了。

只是那野兽好像并不着急着收拾我,给了我一个警告的眼神之后,便又继续对着那火把疯狂蹬地,一见到这一幕,我便气不打一处来,麻痹的,老子还不如一支火把是吧?

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猛地从地上爬起,随后发疯一般地朝着那地上的火把奔去。

既然你对这玩意这么在意,那就跟着它一起去死吧!

我在心里咆哮着,跑到野兽身边的时候,就地一滚,躲过了它踏过来的一脚,随后用唯一可以活动的左手,抓住了火把,朝着旁边的岩壁上甩去。

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看这野兽的样子,似乎是跟这火把杠上了,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可以尝试着利用火把,让野兽自己撞墙而死。

当然,我并没有指望这一撞之下,那野兽就能把自己给撞死了,但好歹,也能给我和凤兰的逃跑,争取一些时间吧,再加上没有了火把的照耀,整个世界一片黑暗,特别此时已经到了黎明,正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刻,我带着凤兰往桃花林里一钻,难不成这野兽还有夜视功能,找到我们?

不得不说,我这一拼了老命的举动,实际上只是在进行一场豪赌,我赌野兽会跟着火把撞出去,我赌野兽会把自己撞晕,我赌自己能够在野兽撞出去的那一瞬间,能够准确地找到凤兰的位置,然后带着她离开。

这一切都紧密联系在一起,但凡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现了失误,那么等待我和凤兰的,要么是被野兽活生生撞死,要么就是被它踩成肉饼。

事实证明,我赌对了,那野兽看到火把飞了出去,厚重的身躯仿佛脱离了地心引力一般,迅速就撞了出去,而我也在这一瞬间,跑向了凤兰,准备抱着她逃走。

然而我的计算出现了一个漏洞,那就是我的右手已经脱臼,一只手根本抱不起凤兰,尽管她很轻,尽管我还算有力气,但我还是没办法抱起她。

轰隆隆……

又是一整颤动,巨大的响声震耳欲聋,我绝望地望向野兽那边,只见它如我所想的那般,狠狠地撞向了岩壁,那仅剩的半截犄角,彻底被撞得从根部断裂,而我也只能看见这么多了,因为被我扔出去的火把,在撞击岩壁之后,弹了回来,落入水中,彻底熄灭。

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又是一整“轰隆隆”的声音以及激烈的颤动,我不知道那野兽是不是正在向我们撞过来,我唯一能够感觉得到的是凤兰越来越微弱的呼吸。

曹尼玛,老天爷你这是要逼死我啊!

我仰天长叹,今夜的天空也是漆黑一片,根本连星光都没有,这岂不是要让我在这黑暗之中等死?

或许我可以抛下凤兰,然后自己逃跑,可是那样,别说回去之后那老婆子会不会以一个谋杀的罪名将我处死,就算我侥幸逃过一劫,也会一辈子接受着良心的谴责。

难道真没有办法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