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十四章绝处逢生

  • 作者:老黑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0-09-24
  • 本章字数:2588

看着四周伸手不见五指到地方,我心底不由划过一丝绝望。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咬了咬牙,我一大男人,还能就这么丢下个女人跑了?面子往哪搁,更何况,之前还救过自己的命,要跑一起跑!

这时,耳边隐约响起几声咆哮,似乎还越来越近,像是过来这边,这是又来一个?真是,天都要亡我吗。

突然,眼底闪过一丝亮光,我靠,有了!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蹲下身,把凤兰慢慢放在地方,但不让她伤口着地,从怀里迅速掏出了一个瓶状物体,之前为了给阿雪造“痒”方便,就一直放在兜里,没想到现在还派上用场了,就是不知道,这玩意,对动物有没有用了。

看着前方不远处还在因为疼痛而不断怒吼的野兽,心下一定,横竖都是一个死,那就只能赌一把好了,把这个喷雾的瓶盖拧了开来,握着瓶子的手有些微微发抖,凤兰,你要没死,可欠小爷一个大人情,要用肉偿的!

躲在离凤兰稍远一颗树旁边,看着背对着自己张牙舞爪的野兽,耳边由远及近的吼叫声也越来越近,手里的喷雾不自觉攥紧了些,麻痹,就不信老子干不过你们这一帮畜生。

一手盖在瓶口处,另一只手紧攥瓶身,屏住呼吸,心里暗骂,这回可真特么是玩命了,一步一挪大气都不敢出的慢慢靠近这个野兽,不过,这次运气还不错,没被它发现,提步迅速在一旁的树干处躲好。

一分钟……两分钟……连个影子都没看见,我不由有些急了,那个野兽怎么还没来过。

“吼!!”来了!看到面前奔过来野兽,我眼前一亮,居然是只跟刚才那只一摸一样的野兽,哈哈,简直天助我也,如果不是现在的情况很危险,我都想仰天大笑几声,不行,要沉住,等待时机。

近了,近了,就是现在!我趁它们走近的时候,捡起一个稍微大点的石头朝着另一个方向飞速扔了过去,果然不出所料,两只野兽同时都朝那个方向看去,哈哈,畜生就是畜生,就是比人好忽悠。我也没敢再耽搁,用尽所有力气跑了过去跳起,把手里的喷雾尽数撒在两个兽身上后,滚了一圈倒在一旁的草丛里。

fuck!手臂上传来的剧痛,让我都有点快忍不住想骂娘了,刚才滚落之时,一不小心再次抻到了胳膊的伤处,豆大的汗水滑落,这真他娘不是一般的疼,操,等老子出去一定第一件事就是先找个人过来把这俩玩意弄死炖汤喝。

顾不上吐槽,刚才的动作,肯定已经被两个野兽发现,果然,一抬头就看见两对硕大的眼睛紧紧盯着自己,强忍着手臂上的剧痛,撑起身,撒开脚丫子就开溜,妈的,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尼玛,这特么真是一方土地养一方人,就连畜生都这么厉害,狂奔了半天,却也记着路,凤兰还没走,自己不能丢。

跑了良久,身后却没了动静,心底有些小激动,莫不是药效起作用了,没敢停止奔跑,但却回过头,一眼看到身后的画面后,顿时乐的停下了身。

只见那野兽比刚才似是更暴躁了,横冲直撞,但看到旁边同样跑过来的野兽,居然二话不说扑了上去,我敢保证,若是这个时候有手机,我一定拍下来这历史性的一刻,但现在,还是逃命要紧。

我顺着原路绕开了两只仿佛要大战三百回合的野兽,跑回了凤兰的身边,看着面色苍白,气若游丝,完全不复往日威风的凤兰,竟起了几分心疼之意,但这么久的路,要怎么回村子,自己还没办法抱着,而且看这样子,就算回去也该断气了。

这时脑海中却不自觉蹦出了仙剑奇侠传里的一些画面,嘴角微勾,哈哈,就这么办。

我脱下外衣,用一只手把凤兰扶到了自己的背上后,又用牙和手把外衣缠在了自己的腰上,又跟凤兰的腰绑在了一起,一只手紧紧的托住她的屁股,咬牙站了起来,大步流星离这里远了些,才敢出声。

“凤兰!你死的好,死的妙,死的呱呱叫,等你死了,一定先上了你,我王乐到了外面,就肯定把身边所有男人带进这个村子,把阿雪带到夜店做小姐,把阿婆带去外面做奴仆,我现在就回去,一把火烧了整个村子,你赶紧死,死了我好把你扔进火堆,啊!疼疼疼,别咬我啊,轻点,轻点!”脖子上的疼痛明显的证明身后的人还活着,尼玛都快死了的人还这么大劲,不过,这招还挺有用的,一边呲牙咧嘴一边想到。

看看这天,已经泛起鱼肚白了,额头汗水不住的流,手已经抖的不成样子,嘴里也因为一直说话,而口干舌燥的,不过效果是不错,还没死,只不过,可怜自己脖子了,快让她咬断了。

也是自己运气好,居然一只其他野兽都没碰到,得上天眷顾啊。

一路走来,虽然当时天黑没太看清路,不过从地上的脚印依稀可以分辨出路径,走了整整一个晚上,整个腿都感觉不是我自己的了,但顽强的意志告诉我,还不能倒下。

“救命啊!”终于,跋山涉水,费尽了千辛万苦后,看到了桃花村的边缘,心里一阵感动,第一次觉得这个村子是如此的亲切,用尽全身力气,死命的大喊了出来,看到有人注意到了这边后,才彻底放松了下来,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声音是从那边发出来的,去看看,呀,阿雪,你看,那个不是那个男人和凤兰姐姐吗,快 看看他们怎么了。”

“天啊,怎么会流这么多的血,啊,怎么办,怎么办啊”

“快,快去找阿婆”

一时间,整个小村庄都炸开了锅,有的忙着包扎,有的忙着清洗,没有一个敢停下的,而作为当事人的我,却睡得异常香甜,终于,在昏迷了一天一夜后,清醒了过来。

“呜呃”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有一瞬间的迷茫,但却又被胳膊上剧烈的痛感炸醒,这哪,啊对了,想起来了,这是桃花村,嘶,怎么两个胳膊都这么疼,腿也好酸。

“乐乐哥,乐乐哥,你醒了?乐乐哥?”看着面前被放大的,有些焦急的美脸,瞬间清醒了过来。

“阿,阿雪?我没事,凤兰怎么样了”我缓了半天,才勉强说了句话,这该死的女人,若不是为了救她,小爷早都逃出去了,不知道死没死,没死老子一定要让你肉偿。

“放心啦,凤兰姐姐已经好很多了,不知道阿婆对凤兰姐姐做了什么,但凤兰姐姐已经没有危险啦,倒是你,一只手臂脱臼,另一只手臂好像,好像啊,想起来了,阿婆说是拉伤了,让我在这里照顾你。”没死就成,我眯了眯眼,心总算安定下来了,昨夜真是自己一辈子的噩梦。

“水”

“乐乐哥你说什么?”

“水!”

“啊,好我这就去给你拿”

躺在床上,一天一夜的睡眠,身体却依旧一点力气都没有,抬个腿的力气都没有,就更妄想下地了。

命运多舛,他不就是想回个家吗,招谁惹谁了,至于这样对我?唉

“阿雪,凤兰姐姐醒了”

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这么快就醒了?这女人的生命力也是很顽强的。

“还有还有,阿婆,叫你过去呢”

“叫我?”

“对,快走吧,别让阿婆等急了”

“好吧,我这就过去,乐乐哥等我一下”

“我马上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