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9章上司的要求

  • 作者:孤狼1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0-05-30
  • 本章字数:2204

“你怎么照看病人呢,这药没了也不知道叫一声……”李文龙是被来换吊瓶的护士给吵醒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肚子里传来的咕咕的叫声告诉自己,好像晚餐时间到了。

李文龙打着哈欠伸了一个懒腰,胳膊刚刚举到一半,却见林雪梅睁开了眼睛,吓得李文龙又把胳膊缩了回去。

“怎么回事?”林雪梅一脸的茫然,自己今天不是要去市里吗?怎么会出现在医院里了?

见林雪梅醒来,李文龙欣喜万分:“林总,您觉得怎么样了?”说着话,又要伸手去触摸林雪梅的额头,见林雪梅皱起了眉头,李文龙把伸到一半的手又缩了回来。

“我身上的衣服呢?”待到护士离开,林雪梅咬着嘴唇看向李文龙。

“您的衣服湿了,正在外面楼道里晾着呢!”李文龙没弄明白林雪梅话里的意思。

“谁给我……脱掉的。”林雪梅眼睛里写满了敌意。

“啊,哦。”李文龙这才明白林雪梅话里的真正含义“是护士,是护士帮忙换下来的……”

“你有没有在身边?”林雪梅紧接着问到。

“没……我去办住院手续了。”李文龙可不敢承认,这玩意儿可不是闹着玩的。

林雪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重又闭上了眼睛,李文龙提到嗓子眼的心刚刚落回到肚子里,林雪梅的一句话又差点让他生出心脏病来。

“晕倒之前我好像在……是你给我……”林雪梅没有把话说出来,不过李文龙知道舍弃的那几个是什么。

“是我给您擦的……”后面的这两个字,李文龙的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

“你……”林雪梅刚想发飙,看到周围病床上的人,重又把话压回到心底“到底怎么回事?”

凑在林雪梅的耳边,李文龙小声把前前后后的事情给林雪梅说了一遍,当然,滤去了擦那一段。

“对了,有一个什么萧总一直在打您的电话,后来……后来我就把您的手机给关掉了。”李文龙这才想起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没有跟林雪梅汇报。

“我知道了。”林雪梅的表现让李文龙很失望,他并没有在她的脸上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你有点食物中毒,又受了风寒,需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李文龙把医生的话跟林雪梅说了一遍。

“知道要住院你为什么不转回到我们县里的医院……”听了李文龙的话,林雪梅皱着眉头说到。

“当时您还昏迷着,医生又说出了事他不管,所以我才……”李文龙郁闷到了极点,这为别人着想,却还挨训,自己真是倒霉。

“你去问问医生,问问他能不能转回我们的医院……”李文龙的解释并没有换来林雪梅的谅解。

“林总,外面还下着雨呢,您这衣服也没干,我们怎么……”李文龙有点无奈的说到“再说了,我刚刚办了住院手续……”

“你……”林雪梅皱了皱眉头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因为,李文龙说的句句在理,转身看了看周围:“想办法给我换一件病房,要单间,你现在就去办……”

乖乖,还住单间,你以为这医院是你家开的。李文龙心里叽叽咕咕的说到,不过,还是不敢违抗林雪梅的话,只是心疼的捂了捂口袋:也不知道这剩下的钱还够不够了?

有钱能使磨推鬼,十分钟,林雪梅搬进了单间病房,李文龙的口袋里也剩下了不到五十块钱,一万多块钱,转眼就都砸到医院里了。

李文龙咧咧嘴,如果是穷苦人家的病人,不知道能不能承担得起这高额的费用。

医院,本是一个治病救人的场所,现如今,却是变成了榨人血的机器了。

李文龙出去买了点吃食,等到再回到病房的时候,林雪梅已经不再挂吊瓶了,脸上也有了血色,而且已经穿上了衣服,这单间病房就是高级,里面就像是一个小家一样,连电熨斗都给准备了,要不然,林雪梅那衣服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干好呢!

“林总,吃点东西吧!”李文龙把手中的饭盒递过去,却见林雪梅坐在病床上一言不发面色古怪的看着自己,而且这眼睛里,貌似还像着了火一样。

“林总……您怎么了?”李文龙小心翼翼的把手中的饭盒放到床头柜上。

“小李,你去把门关上。”林雪梅的声音虽然很轻,李文龙却感觉有一股莫名的火药味。

“啊。”李文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我让你过去把门关上……”林雪梅的声音太高了八度,而且带着不可抗拒的口气。

无可奈何的转身去关上房门,刚一转身,却见林雪梅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身前,没等李文龙反应过来,偏见林雪梅右手一扬,一个耳刮子朝李文龙的左脸扇来,脸上顷刻间传来火辣辣的痛感,伴随着痛感,还有四道清晰可见的手指印。

挨了这一巴掌,李文龙急了,自己忙里忙外的还没处叫冤呢,这边还扇自己的耳刮子,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此刻的李文龙,也顾不上林雪梅什么老总身份了,伸手抓住林雪梅的衣领,扬起右手就想回扇回去。

见林雪梅怒睁着双眼,脸色苍白,李文龙扬起的手重又落了回去,打女人,并不是李文龙的强项。

“打呀,你打呀,你的能耐哪去了?”林雪梅梗着脖子怒向李文龙,此时也没有了老板的架子。

“我怎么招惹你了,救了你不说句客气话也就罢了,还打我,凭什么啊?”到底还是“孩子。”,李文龙的话里写满了委屈。

“凭什么?凭什么你自己清楚。”林雪梅怒气冲冲的说道。“你说,你是不是趁我晕倒的时候对我做了什么?”

“什么做了什么?”李文龙嘟囔道“不就是给你擦了那里提了裤子吗?你以为我乐意啊?!”

“你……”林雪梅咬牙切齿的拉着李文龙就往卫生间里走。

“哎哎哎,你这是干什么?”李文龙急了,这咋还转移战场啊?

“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林雪梅指着纸篓的一团卫生纸冲李文龙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