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1224章 米娜被绑

  • 作者:孤狼1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0-05-30
  • 本章字数:3236

李文龙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对方芳挥挥手,示意她可以下班离开。方芳见李文龙神色有异,没再使小性子,默不作声的离开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只剩下李文龙一个人后,他冷冷的道:“我凭什么相信你绑架了米娜?”

“那你听听这个……”

电话另一边传来米娜强作镇定的声音:“李文龙,是我米娜,我暂时没事,你不用担心。”

米娜的声音消失,郑阳怪笑道:“现在相信了吧?”

“好!我马上就到。”李文龙咬牙道:“郑阳,如果你敢伤害米娜,我是绝对不会……”

嘟……嘟……嘟……

“混蛋!”听郑阳挂了电话,李文龙脸色铁青的骂道。

之前虽然知道郑阳跑了,李文龙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他以为在这种情况下,郑阳一定会有多远跑多远。却没想到郑阳还敢呆在上京市,而且还绑架了米娜。

李文龙现在有点纠结,不知道自己究竟要不要报警。想想郑阳的实力,一般的警察碰到他就是找死,而且说不定还会坏事,所以这个念头第一时间就被李文龙掐死了。

可如果只有他自己,李文龙又没有信心能拿下郑阳。

他之前之所以能打赢武国华,那是因为武国华少了一条胳膊。而郑阳可是一个四肢健全的大活人。并且还是那种经常接触国际恐怖事件的反恐小队的狙击手。实力未必比武国华弱。

武国华年纪毕竟有些大了,而郑阳却在男人一生当中最强壮的年纪。

李文龙不会轻敌,他明白自己跟郑阳之间的差距。他知道,如果他想把米娜救出来,就必须找帮手。

李文龙疯狂搜寻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兜。

“有了!”大喜的翻出了一张小纸片,那是老何给他的电话。之前李文龙以为自己跟这些国保处特别行动队的人基本不会再见面了,所以看也没看就随意的放在了身上。

幸亏还没丢,否则的话李文龙就郁闷了。

电话很快接通,老何的声音沉稳而有力:“请问你找谁?”他甚至没报出自己的名字,显然对这个陌生的电话十分戒备。

李文龙自报家门:“是我,李文龙。”

“是你啊!”老何的声音一下子放松了下来:“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李文龙把郑阳绑架米娜的事情跟老何说了。

“什么?郑阳竟然还在上京市?”老何不可置信的道。现在他们可是正在紧锣密鼓的抓捕郑阳,可郑阳这家伙竟然就藏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不仅仅藏的好好的,而且还绑架了一个人。

这是红果果的打脸啊。

老何十分火大的道:“知道了,我的人二十分钟之内肯定到,这次一定不能让他跑了。我的人到之前,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李文龙没有回应老何的话,默不作声的挂上了电话。

米娜之所以被绑架,关键还是因为他。所以,无论如何李文龙也不可能不管。

这件事换做以前的他,根本就不会找任何人帮忙,只会靠自己想办法。能求助老何,已经说明李文龙成长了。

开上自己的车,李文龙瞬间就加速到了一个可怕的速度。白色的雪狮在城市中急速飞驰。灵巧的闪避着路上的车辆,所有交通法规一改无视。

平时将近二十分钟的车程,李文龙只花了七分钟就到了。

“漓江路175号!”李文龙按照这个地址,找到的是一个烂尾楼,工地被铁皮围住,只留下数个出口,里面全是断壁残垣。

李文龙先开车绕着烂尾楼跑了一圈,把周围的地形给记在了心里,之后开车进入工地。

下车走进黑漆漆的烂尾楼,李文龙大声喊道:“郑阳,我来了。”

话音刚落,房顶一个喇叭响了起来:“李文龙,来的很快嘛?你的左边有楼梯,来三楼。”

李文龙依言找到了楼梯,顺着楼梯爬上了这座烂尾楼的三楼。

三楼是一个大厅,微弱的灯光将两个人的影子照在地上。

米娜如同粽子一般被绑在凳子上,嘴巴堵的严严实实的。见李文龙上上来,呜呜呜的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郑阳躺在椅子上,宛若抚摸爱人的身体一般,擦拭着手中的长刀。

他的旁边还有一个桌子,桌子上放着电脑。数十根电线从电脑后面延伸出去。见李文龙上来,郑阳放下手中的刀子,不屑道:“还挺小心的,怕我埋伏你?”

郑阳对他的行动如此了解,李文龙觉得那电脑估计是郑阳安装的监控设备。

李文龙盯着郑阳道:“你要找的是我,把米娜放了。这件事情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郑阳闻言鄙夷的道:“李文龙,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我要是放了这个女人,你还不立刻就跑了?”

郑阳站了起来,走到米娜的身边。抓起米娜的一缕头发放在鼻子前闻了闻,一脸的陶醉。

李文龙脸色铁青,大声质问道:“郑阳,你究竟想干什么?”

宛若触动了什么开关一般,郑阳突然发狂的挥舞着刀子道:“我tmd的也想知道你想干什么?李文龙,我郑阳什么时候的罪过你?你竟然要这么对我?”

“现在你得意了,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很正义是不是?要不是因为你,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郑阳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过一个酒瓶,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大口。

神经质一般的笑道:“哈哈……哈哈哈……现在我不仅没了工作,还每天被条子追的跟狗一样,你以为这都是因为谁?”

李文龙冷哼一声道:“你管哪个叫工作?那根本就是犯罪好不好?”嘴上说的不客气,但是李文龙的心中警铃大作。王董跟武国华的事情是严格保密的。可看郑阳的态度,他明显知道的不少,这是为什么?

“这种事情我们不做,也终究有其它人去做。只不过是一些古董而已,冷了不能穿,饿了不能吃,干嘛拿他们当宝贝一样供着,换成钱难道不好么?”

李文龙气的肝颤:“那是我们国家的国宝……”

郑阳刷的把酒瓶子扔向李文龙,李文龙侧身闪过。酒瓶掉在他身后的水泥地上,啪啦啦碎裂一地:“别跟我说这些大道理,老子没兴趣听。你以为你是谁?你不就是一个走了狗屎运的家伙么?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么?”

“看来说道理是说不通了。”李文龙无奈的道。之前面对武国华的时候,李文龙就有这种感觉。

他们的眼中看到的只有金钱跟利益,扭曲的就仿佛是一个神经病。跟神经病讲道理,又怎么能说的通?

郑阳听到李文龙的话,手中的刀舞了一个刀花:“我也不是来听你说什么狗屁大道理的,过来受死。”

李文龙戒备的试探郑阳:“你知道是我……?”

郑阳嘿嘿冷笑:“李文龙,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们的人都死在了你的手上,你以为那些人会就这么算了?”

“对了!”郑阳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戏虐道:“我还忘了,郑国华好像也是死在你的手上吧?啧啧啧,李文龙你也真下的去手。”

武国华的话题让李文龙愤怒无比,吼道:“放屁!你们才是让教官走上这条死路的罪魁祸首。”

郑阳猛的上前一步,手中长刀直直的朝李文龙劈了下来:“你把自己摘的还真干净啊。”

李文龙闪过郑阳的长刀,随后躲开一记横扫。

没有武器的李文龙被郑阳逼的连连后退。激将道:“郑阳,你要还是个军人,有本事给我一把武器,我们拼个你死我活?”

郑阳不屑道:“李文龙我今天是来杀你的,不是来跟你比武的。我只想杀了你知道么?那么弱智的激将法,就不要对我使出来了。”

说着郑阳的刀斜劈之后,一个诡异的上撩。

撕拉,李文龙的胸口被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衣服撕裂鲜血直流。

李文龙心有余悸的抹了一下鼻尖的冷汗。这次是他运气好,所以只是受了皮外伤。下次可就不一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李文龙你放心吧,我是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就死掉的。在你死之前,我会让你尝遍这世间所有的痛苦。”郑阳面容扭曲的道。

李文龙僵着脸,反讽道:“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话说的虽然漂亮,可李文龙清楚,郑阳本来就比他强现在手里还拿着武器。他光是躲闪都要尽心竭力了,根本就找不到机会反击。

哪管现在手里有把小刀,李文龙也敢跟郑阳拼一拼。可郑阳显然早有准备,这里明明是一座烂尾楼,但是楼层里干净的连一块板砖都没有。

显然是郑阳之前已经把所有能当武器的东西,都给处理掉了。

两人动手没过两分钟,李文龙的胳膊跟大腿上又分别挨了一刀。胳膊上的伤还好说一点,可腿伤却让他的灵巧大大降低。

拖着半只伤腿,李文龙躲了几招后,又被郑阳用刀尖刺出了一个伤口。

明明有机会直接干掉李文龙,郑阳却仿佛猫戏老鼠一般,一直没有对李文龙下杀手。用刀的侧面,狠狠的抽在李文龙的脸上。

瞬间,李文龙的脸上就出现了一道一掌宽的血印子。

郑阳猛的抬起脚,把李文龙踹倒在地,狠狠的踩在李文龙的胸口。

李文龙还没来得及反抗,郑阳的刀尖已经点在了他的鼻子上,居高临下的道:“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