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1228章 大结局

  • 作者:孤狼1
  • 类别:都市
  • 更新时间:2020-05-30
  • 本章字数:6411

“你真的做好面对的准备了吗?”见李文龙的脸上飘忽不定,旁边的米娜很想上去紧紧地握住对方的手,但是她不能,这一次来,她更是需要摆正自己的身份地位。

“我必须要面对,这里是我的家。”李文龙估计把家那个字说的很重,这一段日子,他对不起的人太多,甚至,他后悔了当初的选择,如果当初不是太任性,或许现在自己会生活在一个很温暖的地方,虽然过着平静的生活,但最起码可以家庭和睦。

而现如今……

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李文龙的脑海像电影胶片一样,一幕幕的往事在脑海中回荡。

列车很快,快到李文龙还没有来得及想好怎么面对就已经进站。

“米董,我就不跟你过去了,如果有机会,回头再见。”出站,面对米娜,李文龙有说不出的感概,自己跟这个女人也算是风雨中一路走来,可是,他真的不能怎么样,不能有任何的想法,不能给予对方什么,不能有什么非分的想法,因为他有佳怡。

经历过这么多事,李文龙终于明白,所有的一切往事都将随风而逝,可是夫妻之间的那份亲情却是永不泯灭的。

“这里有车,送你吧!”米娜笑了笑,转过身去抹了抹眼角“不好意思,被风吹了眼睛。”

“对不起。”咬咬牙,李文龙猛地一下把对方揽入怀中。

“我知道,明白你的心,你是个好人,却也是个坏人,你留下了正义的形象,却带走了我们的心。”感受着李文龙身上迷人的气息,米娜沉醉了,想要时光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只可惜,所有的一切都只能是妄想,终究,李文龙还是轻轻地推开了她。

“我会永远记着你的好。”转身,李文龙毅然决然的离开,他不敢回头,怕回了头再也没有勇气选择离开。

凝视着李文龙的身影离开,米娜冲不远处招了招手:“跟上他。”

踏上家乡的土地,李文龙突然发现自己似乎不再是自己了,仿佛是一个过客,不再是这里的一份子。

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脑海中无数次闪现的楼座。

上楼,敲门,李文龙的心在颤抖,房间里有人走动,李文龙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谁啊!”里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再也控制不住,李文龙的眼泪哗的一下淌了下来,颤抖着嘴唇却说不出一个字。

许是心有灵犀,防盗门突然打开,露出老太太苍老的脸颊。

“妈”李文龙扑通一下跪倒在地,眼泪顺着脸颊流淌,跪在那里再也不肯起来。

“文……文龙。”老太太哆嗦着嘴唇依靠在门框上,手指着李文龙说不出话来。

“妈,我对不起您,我不孝顺,我是个混蛋……”跪立在那里,李文龙猛的闪了自己几个耳光。

“进来,进来再说。”老太太上前拉起李文龙。

母亲看孩子,永远不会仇恨,哪怕之前恨得咬牙,但是在见到的那一刻,老太太的心软了,不再是训斥,不再是着急,而是先关心孩子有没有吃饭,渴不渴,累不累。

“妈,孩子呢?”李文龙转身看了一圈“佳怡呢?”

“孩子在学校,佳怡……”老太太叹口气摇了摇头。

“佳怡呢?佳怡干什么去了?”李文龙的心里咯噔一下。

“她去寺里了。”老太太叹口气,整个人像是苍老了几十岁。

“去寺里了?”李文龙的心放了下来,不管去哪里,只要人没事就好。

“她,她要出家。”老太太无力的坐在那里“如果不是为了孩子,她可能早就……哎,作孽啊!”

“我去找她。”李文龙猛的起身“是在我们县里的寺院吗?”

“嗯,就是那里,孩子,到那里多说几句好话,一定要把佳怡带回来,佳怡是个好孩子,一定要带她回来,文龙,我们都是普通的老百姓,老老实实的做一个普通人就好,不要再折腾了。”老太太叹口气“我已经老了,也不中用了,孩子又小,如果你们再这么折腾,以后这个家怎么办?”

“我知道,这次我不会再出去了,就这样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做一个普通人。”李文龙点点头。

“那就好,快去吧,我去买点菜,等你们回来吃饭。”或许,这就是老人最普通的一个表达爱的方式,可是这样的方式却是天底下最实实在在的爱,最真切的爱,最无私的爱。

开上车子,李文龙的脑海中重又浮现出另一个女人的身影。

雪梅姐,你现在好吗?原谅我无法再跟你联系,可是,我……

晃一晃脑袋抛开这一切,李文龙紧紧地握着方向盘,脑海中闪过很多有可能要发生的场景,可是,真的到了那里才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徒劳。

在如此**肃穆的一个地方,李文龙根本不敢有所造次,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寺院里寻找着自己想要的。

此时此刻,在某个房间里,正跪坐着泪流满面的孔佳怡,面前,一位老师傅盘坐在那里闭目不语。

“你的爱未了,尘缘未尽,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责任,个人总是渺小的,适应环境最为重要,随遇而安,心态则平,自己也就少有失落感。

有抱怨和遗憾是正常的,没有抱怨遗憾的人生是糊涂的人生,没有抱怨,就没有了人生的欢乐,没有遗憾,也就感觉不到人生的幸福。”少卿,老师傅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就在外面,你可以选择避而不见,但却不能代表你真的能忘却过去,所有的往事终究只会成为记忆,姑娘,没有什么是不能放下的,背在身上的包袱越多,你就会觉得越累,放下,才是解脱,放下,才是拜托枷锁的最好方式。”

“可是我……”孔佳怡掩面而泣,心底里涌出一丝愧疚之意。

“我知道你想表达什么。”老师傅摆摆手“心结还需自己解。”

“谢谢师傅,我知道了。”恭敬地叩头,孔佳怡起身离开。

“佳怡”急的想要撞墙的李文龙转身的瞬间看到了缓缓走出的孔佳怡。

就这样默默地看着李文龙,两行眼泪在孔佳怡的脸颊上流淌。

“佳怡”上前,李文龙猛地一下把对方拥入怀中“我们回家吧!”

“嗯”点点头,孔佳怡俯身在李文龙的肩头。

一拥泯恩仇。

李文龙曾经想过很多有可能遇到的坎坷,却不曾想过,有时候,只要你能真心的选择回头,命中的那个人,会永远站在那里等你归来。

久别之后的两人熟悉而又陌生,躺在床上,李文龙抚着那一头秀发“对不起,以后,我不会再离开了。”

此时的李文龙已经打定了主意,后面,一定要做一个普通人,即便是曾经跟米娜说过的来这里投资的事情,他也没有了那份野心,能够回到之前平静的生活,这才是最重要的,只是,心底深处对米娜的歉意却是更深了。

自己伤害过的女人实在是太多了,可是,自己却没有能力给她们说一声对不起。

“她已经出国了。”答非所问,孔佳怡轻声说到“走的时候特意来过。”

李文龙的心里咯噔一下,手停留在那里像是僵住了一样。

“我知道你们也是真心的,我也知道,当初如果不是我,或许终成眷属的是你们两个……”叹口气,孔佳怡悠悠的说到。

“我答应过的事情就要做到,我说要照顾你,就会照顾你一生。”默默地,李文龙把孔佳怡揽进怀里,虽然心在滴血,但是,他却无法改变这一切,只能默默地祝福着远方的那个她,真的可以寻求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一生。

“据说她跟一个留学生的关系还不错,而且也得到了家里的认可和支持。”像是在诉说一个故事,孔佳怡一点点的说着关于林雪梅的事情。

李文龙的心像是被撕碎了一样,但是,他却无能为力,他没有办法给林雪梅什么,不可能能给她未来,既然无法给予,李文龙也就无法选择得到什么,所有的过去终究会成为过去,往事如烟随风飘,是不可能用手可以抓住的,或许,一开始那就是一个美丽的错误,只是,在心底里,李文龙依然无法割舍,无法割舍属于他跟林雪梅两个人之间的那份小秘密。

“她说了,我们可以是永远的朋友,而且,她留下的有电话,说了,你可以随时给她打电话。”说这话的时候,孔佳怡的心里酸溜溜的,但是,她依然选择了面对,有时候,有很多事情还是说开了好。

李文龙沉默不语,曾经的自己多么可笑,总想着用什么来证明自己,但是,现如今,得到的同时失去的却是永恒。

男人都是霸道的占有动物,总喜欢可以霸占很多人,但却不知道,有时候,当你没有能力给对方什么的时候,霸占,就成了一种给别人的枷锁,一夜的爱情不会有结果,可是,所谓的永恒式的爱情就一定有结果吗?

李文龙紧闭双眼,泪水在眼角留下,如果当初自己没有任性的离开,或许,自己跟林雪梅依然有可能,可是,时光能够倒流吗?最重要的,佳怡怎么办?自己的这个家怎么办?

男人,最重要的是要担负起责任,经历过这么多事,李文龙终于明白,生活中没有大事,见识过草根的疾苦,经历了京市那些二代的灯红酒绿,李文龙豁然省悟,生活中的繁杂琐碎的小事就是人的大事,孝敬父母关爱家人就是一个男人最重要的责任。

所有的一切都将灰飞烟灭,只有这份情永不泯灭。

“柱子已经结婚,对象就是那个他一直爱恋的人,现在他们已经有了大胖小子了,前一阵子还抱来看了,在林总的干预下,那边的一切都如你当初设想的一样,唯一的不足,唉,那里的人事大权已经被某些人给剥夺了。”抹去眼角的泪痕,孔佳怡一点点的为李文龙讲述那些曾经的过往,那些曾经属于李文龙的过去。

“权力,有时候并不一定就是一个好东西。”李文龙摇头苦笑,对于某件事却一直在耿耿于怀,那就是当初那封举报信,如果没有那份举报,或许自己也不会有今天,或许自己就不用去京市,或许……自己跟林雪梅依然还可以保持那份即便是埋藏在心底也依然甜蜜的你情我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悠悠的,孔佳怡盯着天花板说到“那件事是我做的。”

“什么事?”李文龙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少卿,猛地一下坐了起来“你说什么?”

“那件事是我做的。”孔佳怡一字一句的说到。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李文龙有些抓狂,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出卖了自己,也终于,他想到林雪梅曾经的欲言又止,或许,她早就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孔佳怡所为,只是,林雪梅不能说,她必须把这件事埋在心底,或许,她希望所有的一切永远成为谜,却没有想到,今天,孔佳怡竟然自己说了出来。

“我不想你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你心里明白,所有的一切本来就不应该属于你,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当初你们那样做,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我只是不想那个错误继续下去。如果可以再来一次,我依然会那样做,不管你怎么想,不管你愿不愿意,我依然会那样做。”孔佳怡的话说的很坚定“现在,你知道真相了,你可以选择离开,当初我曾经跟林雪梅说过,让她留一份机会给你,如果你们真的有可能,现在,或许她还在等你,电话就是书桌上,你随时可以打给她,我不会再阻拦。”

说出来,孔佳怡似乎放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

“你……”一股怒火在李文龙的胸膛燃烧,哆嗦着嘴唇说不出什么。

“我说过,你可以选择离开,现在还有机会,电话就在书桌上,离婚协议书也在书桌上。”孔佳怡依然面无表情的躺在那里。

想到刚刚才得到的家庭的温暖,想到小家伙那份怯怯的眼神,想到老母亲头顶的白发,想到表哥得知自己归来后那份欣喜,想到自己在京市时那份疾苦,想到曾经所有的过去,李文龙终究还是选择了放弃。

有时候,放下就是一种解脱,就是一种顿悟,放下,是心态的选择,放下,是生活的智慧,学会放下,所有的压力、烦恼、敌人和痛苦会减少很多,自己之所以在京市受了这么多的苦难,不正是因为放不下吗?

“从容面对是一种气度,是一种男人应该拥有的气度,尤其是在女人面前,从容是一种风范,是一种智慧,是一种理性的选择。”林雪梅的话在李文龙的耳边回荡,此时的李文龙再次顿悟:原来,自己一直做不到的就是放下。

生活中的事情,提起来千斤重,放下去二两轻,学会放下,潇洒驰骋人生,佛家有云:如何向上,唯有放下。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从容的人面对生活的诸多变故,心灵总是云淡风清;即使生活总是风生水起,内心也依然波澜不惊。

假如没有孔佳怡的那次举报,自己或许可以飞黄腾达,但是,福祸相依,或许,自己也将会面临另一种压力,另一种枷锁,或许,自己也会难以免俗,或许,现在的自己已经被请到某处去喝大茶了。

“对不起,我刚刚……”李文龙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说出来我心里轻松多了,这件事一直像一块巨石一样压在我的心头。”孔佳怡悠悠的说到“怪不得老师傅说,放下的过程,也是得到的过程。当你紧握双手,里面什么都没有。当你松开双手,世界就在你手中。这便是放下的智慧。心灵的内存有限,只好放下过去。释放新的空间,才能装下更多新的美好的东西。放下时的割舍是疼痛的,疼痛过后却是轻松!现在我终于明白,之所以我内心是痛苦的,就是因为我心里装的事情太多,就是因为有很多事情我放不下,现在,把所有的一切全都讲出了,我心里舒服多了。”

“你是对的,当初我太功利了。”李文龙两眼盯着天花板“我天真的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怎么样,后来才发现,所有的事物怎么可能会围绕着你来转。”

“当时我没有其他的想法,就是不想你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眼泪顺着孔佳怡的脸颊流淌,想起自己悲惨的童年,想起自己经历过的那些苦难,孔佳怡赫然发现,自己最害怕的还是失去。

平凡的我们,不可能像圣人那样拥有从容的心境,可以如石子一般,仰高山之巍峨,但不自惭形愧;若小草一样,慕白杨之伟岸,却不妄自菲薄。

正因为小时候得到的太少,长大后的孔佳怡总是害怕失去,害怕那些自己曾经抓住过的东西又会在自己的手里溜走,也正是因为害怕失去,所以她不敢跟李文龙坦白,也正是因为不敢坦白,才注定有了后面发生的一切。

如果,假如,这两个词都只能是人后悔时的追悔莫及,因为所有的一切不可能推倒重来,云从容,才能亦雨亦雪,自由俯仰天地;松柏从容,才能不改初衷,听任四季变幻;花从容,才能满室清香,无憾香消玉殒;人从容,才能惬意生活,时刻拥有快乐。

放弃过去,用心去感受未来,才能体会生活的美好。

在老师傅那里,孔佳怡得到了很多,也深刻体会到了很多,正是拥有了这份心境,这才有了这份勇气,有了这份面对的勇气。

“我知道”转过身,李文龙把孔佳怡紧紧地揽在怀里,却不知道,孔佳怡的另一只手里一直拿着一样东西。

所有的一切真的成为过去了!

在省城某个房间的一个角落里,抱腿蹲坐在那里的林雪梅泪流满面,旁边地上放着一个正在通话的手机。

虽然李文龙跟孔佳怡的先在是她希望看到的,但是,心底的那份情却不是那么容易割舍的。

人们说,爱是无法舍弃的痛苦。那么你大概后来不爱我了,因为你能舍弃。而我大概是很爱你的,无论如何我都不愿放手,可最后我也放弃了,因为我要成全你未来的成功和幸福。但愿你也会遇到无论多么痛苦也无法割舍的爱,那么我的伤痛你便能一一细数了。

可是,这世上真的有那么一个人,让你奋不顾身的去飞蛾扑火,一遍遍伤痕累累还是不愿意割舍,曾经,一路上有人陪笑有人陪哭,有人给温暖,有人给肩靠,可是,那个人注定只能陪自己走过那份短暂的美好时光。

忘记过去吧,那份美好,但却不能属于自己的一份情。

擦掉眼睛的泪痕,林雪梅默默地起身,今天,将会是过去的结束,也是新的生活的开始,洗一把脸,拿起桌边的座机:“帮我定一下机票,明天飞……”

“雪梅,你终于答应我了?你终于肯跟我一起……”电话那边的人欣喜不已“我一定会好好待你,我会给你我所有的爱。”

“我只想拥有一份平静的普通生活,孩子必须在我身边。”林雪梅强忍着那份心伤。

“我知道,我会让时间来证明一切。”电话那边的人小心翼翼的说到“我现在能过去吗?”

“……”林雪梅不语,心理上,她依然不想接受,依然不想面对,依然不想承认这一切都是真的。

“那我不打扰你了,你早些休息,明天我过你接你。”电话那边的人有些失落,他知道,想要让林雪梅接纳自己还需要时间,需要让时间来证明自己的内心。

“你过来吧!”挂掉电话,林雪梅转身走进卫生间,新的一切终将要开始,过去的,就让它永远成为过去吧,那一份美好,化作永恒的回忆,等到自己老的时候可以当成一份午后的甜点。

看着在自己臂弯里睡着的李文龙,孔佳怡轻轻地挂掉了电话,同时发出一条短信:错误的人在错误的时间做了错误的事情,可是,这份错误却铸就了曾经的美好,我们,是永远的朋友!

祝福你!

关掉手机,孔佳怡轻轻地为两个人盖好被子,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甜蜜的微笑:这才是她想要的美好,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

明天终将继续,但是她已经不再烦恼,没有什么事情比李文龙回到身边更重要!

心底里,再次响起老师傅的话语:

放下的境界: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从容的胸怀:荣辱不惊,笑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